【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灰夜久||足枷(一)

*巫女设定



【】
他有些些急匆匆地走下台阶,跟周围人完全不同的明艳的灰黄色头发显得异常显眼,发尾早已没过腰际,被整齐的扎好服帖地垂在身后。裙摆处看起来快要触碰到地面,但又总是能够隔出来那么几厘米。

“夜久桑!”

快要回到自己房间时,在门口转角的地方突然听到声响吓了一跳。脚步顿了一顿往前踏了一步,最后还是停下来。

“别跟过来。”

夜久卫辅把手搭在门把上面,头上的花簪还没摘下来,淡红色点缀在前额正中央。

“今天穿的跟平常好不一样哦!”也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一个家伙笑嘻嘻地推搡着夜久就挤进了他的房间,差点一脚踩到裙摆,“夜久桑今天也很美呢!”

“说了别跟过来。”

话语说出来的时候已经无济于事了,对方的个子实在是跟自己差的太大,自己几乎是被簇拥着进来的。

能够这样毫无章法直呼自己名字,并且一直做着无理的事情的也就只有眼前这个人了。浅灰色的头发与本人截然相反,很顺从地贴在头皮上。最令人在意还是祖母绿的眼眸,被盯着太久的话浑身会不舒服起来。

灰羽列夫。

是一个连发音都不想发的名字。

“这是什么?”

灰羽很好奇地看着他取下来的簪子,想要拿起来的时候被一把打掉手。

“头饰,看不出来吗。”

“诶——感觉今天的夜久桑很不一样。”他转了目标想伸手扯一下对方身上看起来很特别的衣裳,“那这是什么呀?”

“别扯!”夜久气鼓鼓地转了过去,“这是千早。”

刚才刚做完神事,浑身乏力感觉微微有些出汗。这么说起来已经四月中旬了,接下来温度也会渐渐上升。说实话夜久对夏天没有太大的好感,自主要的原因是必须穿着面积很大的服饰,实在是闷热得要命。

“啊千早的话,我来猜猜看,今天跳了千鸟之舞吧!”灰羽把下巴搁在桌面上看着对方一件件取下身上的饰品,然后歪着脑袋显得很乖,“真好啊,我也好想看夜久桑跳舞啊。”

“有什么好看的。”

“可是神事的时候我无论如何都进不去神社,真的好羡慕啊!”说着眼角泛起了泪花,好像下一秒就要爆发抱着对方往衣服上蹭眼泪。

“是吗。”

夜久褪下了大件的饰品,贴身的白衣比较轻便。发结这个时候还不能解开,但是是檀纸做的经不得水洗,便伸手拿了新的一个发结转身出了门。

灰羽自然屁颠屁颠跟了上去。

“是巫女!”

还没出神社的时候遇上了两位为了神事特意前来参拜的村民,因为还想再停留一会儿,便留到现在还没有离开。他们看到夜久显得很高兴,一边激动地默念着今天的好运气,一边又同时深深弯下腰鞠躬。

夜久没有回话,只是微微点头表示感谢,然后加快了脚步往后面的树林走去。

“这届的巫女果然很美呢。”

“是啊是啊,天生的发色无论怎么看果然还是很神奇啊。”

“不管怎么说,她上任这些年来都没有大灾害,多亏了她我们才有丰收啊!”

细碎的话语灌进了夜久的耳朵里,这些话他听过不止一次了。虽然从来没感觉到过自己有多厉害,但好像就是能够很平常地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能跟人们所称作的“神”交流,能够多多少少实现一些愿望。

这些能够做的事情合在一起,大概就显得很了不起了吧。

从出生起便被赋予了这样的职业,与其说职业,倒不如说是使命。一开始就被告知的命运,他必须以这样的姿态活下去,以这样的姿态成为别人活下去的希望。

但最初的时候,是不是什么地方搞错了。他有这么想过。

“夜久桑还是不愿意开口啊,明明声音这么好听。”灰羽又从一旁突然冒出来。这里是神社后山处非常隐蔽的湖,一般人是不会随意踏足这个地方,一直以来只有夜久处入于此。

还有灰羽。

“要是让大家知道我是男的话就完了,这点你早知道的吧。”他把白衣和下裙都脱了下来放到一旁的草地上,湖水清澈却又并非透明见底,虽然偏近中午,但清晨的雾气还萦绕在周围。

灰羽好像很享受地看着对面这个人在湖中洗澡的样子,趴在草地上用手撑着下巴笑嘻嘻地开口:“知道的!只有我知道的秘密!”

“偷窥狂不要在那边笑。”

“我这是光明正大!”

“叫你光明正大。”他捧起水朝他泼了过去,“快回去!”

“夜久桑是害羞了吗!”

“才没有。”

因为已经扯下发结,稍微站起身的时候灰黄色就铺满了整个后背,还没有完全回暖的气温让他打了个寒战,抓起旁边的白衣简单披在了身上。脚还浸没在水中,他坐在湖边眯着眼睛看着上方的阳光。

刚遇到灰羽的那天的情景他还很好地记在脑子里面,做完神事后拖着疲劳的身体按照惯例来湖里洗澡,转身拿衣服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消失不见了,找了好一会儿才看到对面草丛里面露出一双碧绿色的眼睛。

当时的第一个念头是,完蛋了自己是男儿身的事情被发现了。但仔细观察了下发现对方似乎不是村里的人,于是从担忧马上就转为了微怒。

“还给我。”

灰羽印象里夜久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三个字,伴随着伸过来的手臂上还带着水珠。这是这么久以来见过最美的画面,灰黄色长发的男人站立在如同镜面的湖水中央。神情有些发怒,身体到处都在滑落着水珠,因为是巫女的关系皮肤被包养的很好,手掌小小的脸也小小的。

还给我。

他的心脏稍微猛烈地跳动了一下。

作为狛犬居然还有能有心脏。当后来他跟夜久描述当时的情景的时候得到的是这个回复。第一眼就已经发现对方不过是神社入口处守卫的雕像罢了,只是没想到化为人形的时候居然有偷窥别人洗澡的坏毛病。

什么时候让神社里的人换一个新的雕像吧。这是夜久那天晚上回去之后的想法。


【】

“下届的巫女吗。”

“向来都是女子当任的,这是否不太符合传统?”

“黑猫选中的是他吧,既然是神的指令就不能违抗”

“可这……传出去的话怕会引起……”

“那就一直以女子的身份吧。”

“恐怕也只能这样了。哎,也是可怜的孩子。”

【】
如同梦境一般找不到出路的迷宫,他在里面行走着,虽然毫无头绪但是却完全不焦急。

“神先生,今天也在吗?”

“我一直都在这里等着夜久。”

他走累了,就坐在了一块突出来的石板上,空气中飘来回话。

“你好像有点困惑的样子。”

”神先生,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为什么这么问?”

“我明明一直做着很平常的但是别人认为很特别的事情,难道就要一直这样下去吗。”

你是为了实现别人的幸福而生的,又是为了之后的许多相遇而活下去的。

和谁相遇。

说破的话就不能称之为相遇了吧,未知又充满的期待的未来才是有价值的不是吗。但到最后,你将经历陷于巨大的痛苦当中,这是我唯一能够预先告诉你的事情。你无法避免,我也不能改变什么。因为为了换来别人的幸福,你必须拿出自己的悲伤。

永远不过是憧憬的残酷幻觉。

你是一直相信着的吧。

tbc

评论(5)
热度(29)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