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沮||兔赤||烤肉819生日快乐

*最后加了几段



“赤苇。”

 

“……”

 

“赤苇。”

 

“干嘛。”

 

“突然发现这两个字好拗口,可不可以直接叫你京治?”

 

“不可以。”

 

“京治,京治。真顺口。”

 

“闭嘴,然后,”他放下了手里正在看的书,大腿已经被压得酥麻,有个人的脑袋正不安分地拱来拱去,“这是我最后警告你了,从我腿上下来。”

 

 

 

 

 

 

1

 

对他的第一印象,嗓门很大。

 

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听到那个声音在大喊大叫着,走路也好跑步也好击球也好,胜利还是失败时都会发出吵闹的声响。

 

说实话对于这种热情爆棚的人他一开始没有任何好感,但也没有很讨厌。

 

唯一的好处是,他发现只要呆在他旁边,自己可以减少讲话的次数。

 

“联谊?我和赤苇?”

 

他看了眼自己然后又立刻把头转向问话的人。

 

“我的话今天部活会到六点吧,来不及大概就不去了,家里等着吃晚饭嘿。”

 

“啊,那……”女生好像是鼓起勇气来的,手紧紧抓着校服裙摆扯出深深的痕迹。

 

“不会是想要约赤苇吧?”他做出一脸惊讶的表情,但谁也不知道这是否是意料之中,“不好意思这家伙要一起来我家吃饭所以就下次吧!”

 

“啊…”旁边自始至终都没发出一点声音的人终于开口准备说话,原本沮丧下来的脸又浮起一点希望。

 

“不好意思,”他先是把木兔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取了下来,然后小小地低了下头,“我确实是要去他家吃饭。”

 

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地平淡,即使他们事先并没有排练好。

 

……

 

“所以说,晚饭呢?”

 

像是抓到了什么把柄一样,他准备好好运用一下。

 

训练完毕后正好轮到他们整理场地,把网架都收拾整齐之后一把拉上了用具室的门,整排整排关掉了体育馆的灯之后,两个人面对黄昏站立着。

 

“嘿嘿。”

 

木兔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突然用不明意味的笑声回答了对方。目的像是完全没有达到一样,赤苇失望地一声叹气,然后选择不接话,眯起一点眼睛望着远方即将下坠到地平线以下的太阳。

 

“我们去吃烤肉吧!”

 

话语来得不明不白的,他总是会很突兀地冒出一句话,前言不搭后语的。说实话刚见到木兔的时候,赤苇觉得自己根本没办法好好跟这个人相处,张牙舞抓喊来喊去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在他耳边吵吵闹闹的。

 

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渐渐习惯了这个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习惯性的会想要一直呆在这个人的身边。

 

大概是错觉吧。

 

“我要去木兔前辈家吃饭。”

 

赤苇特意加重了这几个字,想要最后再用这个梗捉弄一下对方。

 

“我爸妈不在家啦,走啦走啦去吃烤肉,我知道有家店超级便宜量也多!”他赶紧到无动于衷的少年身后用手去推他的背,“对了对了!吃完后去看电影吧!最近上映的那个超级热血的——啊叫什么来着的!忘了!”

 

赤苇抬了下眼皮,然后报出了一个名字。

 

“啊对对对就是这个!我们要不还是先去买电影票吧!座位没了可不好。”

 

“不去。”

 

“你刚才都…!”

 

“我又没说要去。”

 

“去吧去吧!”

 

“不去。”

 

“那我们就只吃个烤肉好了。”

 

木兔一本正经地说出这句话,让人完全感觉不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嗯。诶,”赤苇这才发现自己上当了,“谁要跟你去吃烤肉。”

 

“你刚才自己答应了的,可不能反悔!”

 

他摇晃着手臂然后要过来抓自己,根本就没有反抗地余地就被紧紧禁锢在怀里面。虽然说已经入了秋,但是热气并没有完全散退,尤其在黄昏时分,阳光从斜对角照过来,浑身都开始发烫。

 

尤其是对方裸露的手臂和自己脖子碰到的那一块,冰冰凉,却又炽热无比。

 

等下到店里的时候要多点一杯冰水。

 

赤苇很冷静地想着。

 

 

 

 

 

2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烤肉店里正做着活动,放题的时间比以往延长了十分钟。虽然这十分钟在赤苇眼里并不算什么,只是他坐在那里继续看着对方狼吞虎咽消磨掉的一丁点时间而已。

 

之前也说了,第一印象是嗓门很大,接下来他就马上发现了这个人很能吃。

 

也难怪,打排球的时候总是大吵大闹地消耗了不少体力,身体需要吸收更多的养分,这点全部体现在了吃上面。经常部活结束后怂恿大家去聚餐,还死皮赖脸地拖着自己去,每次又会吐槽自己进食量小的可怜。

 

相比于自己吃,他更喜欢看木兔吃东西的样子。

 

就像现在,赤苇稍微眯起一点眼睛,因为在一个比较狭窄的包厢里面,即使上方的排气扇悄然工作着,热气却还是蒸腾上来,堆在了半空中。

 

他用手撑着脑袋,自己的碗里很清淡地只留下一丁点酱汁的痕迹,筷子整齐地摆放回原来的位置,点来的米饭还剩一半,冰水挤过冰块反射着火光。

 

木兔坐在对面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小的汗珠,每夹一块肉都会发出一声惊呼,好想被赐予了伟大的使命一样,将所有自己觉得会逐渐变腻的东西从头到尾都吃得津津有味。赤苇觉得他的模样实在是太可笑了,单单是看着就已经饱了。

 

“不吃吗?你看我烤得超棒的。”

 

“吃过了。”

 

“你这么瘦!快快快,这些这些都给你!”

 

赤苇不回答。直接抽走了自己的碗不给对方有下手的机会。木兔也不是那种碰一次壁就放弃的人,举着筷子伸到对方的嘴边。

 

他根本想不到对方会来这一招,受到惊吓赶紧往后缩,脑袋碰到了墙壁。

 

然后就被莫名其妙递过来地烤肉塞了满满一嘴。

 

“好吃吗?嗯嗯?烤得怎么样?”始作俑者还在孜孜不倦地发问着。

 

赤苇只能够发出几声呜咽,然后面无表情地摇摇头,开始慢慢地嚼动着嘴里的肉。

 

“吃了我烤出来的肉,就要多给我托球。”

 

“难吃。”他终于发话了。

 

“怎么可能!这可是天下第一棒的!”

 

“难吃。”

 

“我不信!”

 

“太难吃了,”他决定使点坏,“数量减掉十个。”

 

“十个——!!不可能啊!”木兔又猛地往自己嘴里塞了几块肉,“超级好吃的!”

 

“木兔前辈请快一点还剩五分钟店员就要来催了。”

 

“赤苇你再吃一口嘛——真的超级棒的!”

 

“不要。”

 

他将杯里最后一口冰水饮尽。

 

 

 

 

 

 

3

 

他对于自己而言意味着什么?或者,自己是如何看待他的。

 

这些问题赤苇独自考虑过很多次,因为自己并不擅长与人交流,准确地说是自己懒得作出情感上的回应。无论是高兴地事情需要应和,还是悲伤的事情需要一同伤神。他无法作出很明显的表情回应。

 

天亮的选择太过于冗杂,既然如此,那便都陷入黑暗好了。

 

这时候木兔就像一道光开辟了赤苇眼前的道路。

 

很多人都说木兔太过于孩子气,明明是一队的王牌,有时候又跟个孩子一样喜怒无常,完全没有形象地跑来跑去,击个球还要叫个老半天。

 

这时候就有人会说,看看人家赤苇多沉稳。

 

什么事情看起来好像都是他在管理着一样,连吵闹的木兔都可以被制服。但赤苇心里都知道,其实一直被照顾的其实是自己,因为前方太过于险境,自己只会小心地躲在这个人的背后。

 

带着一点心机,欺骗着自己,就这样快要走过整整两年。

 

 

 

 

 

 

4

 

地球已经存在了约46亿年。

 

距离太阳耗尽燃料还有一半的时间,而它在毁灭的同时,地球也在所难免。

 

这是总会迎来的结局。

 

 

 

 

 

 

5

 

洋葱和火腿肠被很仔细地切成丁状放在一边备用,锅内已经倒好油在加热着,用手掌试了下温度,觉得刚刚好的时候将板上的洋葱先放了进去。

 

香味很快就蔓延开来,充斥着整个厨房。玉米和青豆已经细细挑选过,都是完整饱满的,已经洗净都装在纯白的瓷碗里面。

 

将剩下的材料都到了进去,来回翻炒着。一手取过放置在一边碗中已经散去热气的米饭,悉数倒了进去。加上调味料的同时,手上稍加些许力气,将他们都搅拌得十分均匀。

 

倒在盘子里的时候已经放成一个完美的橄榄形,放下锅又转手打了两个鸡蛋用一双筷子快速搅拌着。

 

加热后的锅关了火倒进了蛋液,再用刚才的筷子小小搅动着,最后包成一个蛋包的形状,小心翼翼地被放上刚才的炒饭上面。

 

端出来的时候,把脑袋搁在桌子上有点垂头丧气的人猛地抬起头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但又重新把脑袋砸回了桌面上。

 

赤苇用刀划开蛋皮,浇上番茄酱后将盘子推到了那个人的面前。

 

“吃吧。”

 

“有点没胃口。”

 

“不吃我倒了。”

 

他假装起身,果然手被拉住又坐了回来。木兔很不情愿一样接过递过来的勺子。

 

“行了,别难过了,吃吧。”

 

赤苇撑着脑袋眯起眼睛看对方开始狼吞虎咽,感到有些小满足。这个家伙今天又变成了沮丧模式,一整个上午垂头丧气不说,下午还蹿到自己班里只是坐在旁边的位置上无精打采。思考了很久赤苇才做了个很大的决定,把他扯回了家里,一路上对方还叹气连连。

 

“我的分数肯定上不了想去的大学——啊怎么办——”

 

“木兔前辈你已经重复这句话第八遍了。”

 

“我已经不是一个好前辈了!连想去的学校都去不成!”,泄愤一样他塞了一口蛋包饭,还不忘赞叹一下,“哇超好吃的。”

 

“不是有好几所体育名校发邀请书给前辈了吗?这不挺好的。”

 

“那些都在地方县!”

 

“有什么关系吗。”

 

“关系超级大!!这样就不能经常找你了!”好像想到非常悲伤的事情一样,木兔含着米饭支支吾吾带着哭腔,“我会寂寞死的。”

 

“哦。”

 

“赤苇这样不会想我吗?”

 

“什么。”

 

“如果我去地方县的话,赤苇会寂寞吗?”

 

他歪着脑袋把一面脸放在桌子上就这样看着自己,语气永远是那样的认真,他甚至开始在想这句话到底有些什么含义。脑子里突然变得一片空白,瞬间想到很多可以吐槽的话语但一下子都卡在了喉咙那个地方。

 

赤苇现在能够做的就是避开那个炽热的视线,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觉得自己向来都很冷静。

 

“不会。”

 

“真的吗?”带着一丁点的笑意,好像看穿了自己的心虚,又好像是那种无奈苦涩地轻笑。

 

“嗯。”赤苇深呼吸了一下,起身端起碗,“我拿去洗了。”

 

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逃离了这里,这个有他一直无法释怀的人存在的地方。这是他最后一次目睹这个人的沮丧模式,也是最后一次将自己藏在这个人的身后。

 

 

 

 

 

 

6

 

举行毕业典礼的时候所有二年级都在场,跟褪去了校服换上了西服的毕业者们一起唱着每年不变的歌谣,歌声嘹亮,回响着整个校园。

 

第三体育馆的地板依旧被擦得发亮,用具收拾得整整齐齐,网架收放在一边干干净净。

 

“木兔前辈你放心!我绝对会成为下一个王牌的!”

 

“哈哈你可要多学学我好好练习击球!可不要偷懒!”

 

“嗯!”

 

他看着所有自己或曾触摸过的排球,看着从前轮到自己整理场地时用过的拖把,看着那个原本属于自己的衣柜。

 

然后看着那整整属于了自己两年的二传手。

 

“赤苇。”

 

他大声笑着走上去使劲揉了揉对方的脑袋,而黑发的人只是往前踉跄了几步想要开口说话却又什么都没说出来。

 

 

 

 

7

 

“拜托啦,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FIN

 





TBC





 

 

 

 

 

0

“这些都放在那边的角落吧。”

 

木兔一打开门的时候就看到那个人面无表情地用着命令自己的语气指着身后的一堆箱子,楼下传来一阵小型货车的倒车声。

 

“赤苇?!”

 

“你还记得名字就太好了,我还以为你的笨脑子早忘了。”

 

“你你你你怎么来这了——!”

 

“向阿姨问了地址了。”

 

“我不是指这个!我是问,干嘛把东西都搬过来了!”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着,还是乖乖听话地踢上拖鞋出门一个一个往里面搬着箱子,大大小小重量各不相同。

 

赤苇只是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咬着喝了一半的果汁的吸管:“笨。”

 

“啥?”刚抬进来一个超级大的箱子的木兔没怎么听清楚,把最后一个完美地放在指定好的角落后伸手关了门,到冰箱里捞了一瓶汽水这才也坐到了沙发上,“你说啥。”

 

“没什么。”

 

“现在是暑假吧,对了你考到什么学校了?东京的哪里?”

 

“……”黑头发的人猛地吸了一大口果汁,然后把纸盒揉了一下放在了桌面上。

 

“虽然这边是地方县,但我还是可以偶尔去你那边看你的啦……啊!”

 

靠汽水解渴的人完全不会想到下一秒自己的怀里就塞进了一个暖融融的蜷缩起来的身体,汽水瓶倾斜了一下还好没有晃出来。怀中的人把脑袋卡在自己颈窝的地方,皮肤相贴的地方开始变得黏热。

 

“干嘛呀,你头发弄得脖子好痒哈哈!”

 

“木兔前辈绝对是一个白痴。”

 

赤苇终于开口说话,然后懒洋洋地闭上眼睛。

 

“等等,等等等等等!”一只手举着汽水瓶的人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几乎就要跳起来,“赤苇你不会来了这边的大学吧!没考上东京的吗!你不是脑子一向很灵光的吗!”

 

“嗯。”说实话他觉得这个人说话的声音实在是吵死了,自己明明这么觉得烦,却还是团在那里不想动弹,“我来跟木兔前辈平摊房租。”

 

室内的温度并不比室外低多少,电风扇一直在晃晃悠悠地转动着,吹过来的也是一阵阵热风。在这一年的时间里面,像是在对着他也是对着自己发脾气一样,没有联系过一次对方。

 

他知道自己的邮箱里面堆满了多少封信件,也知道假如自己不回的话他还会一直不停地写下去。短到寒暄,长到一整天的流水账,从没有间断过。

 

和同届的应考生坐在冰凉的教室里倒数着最后几天的时候,他突然就会想起来那个排球部,从几年前一直到数个月前为止,自己都呆过的那个体育馆。

 

然后就会想起来也是差不多这样的日子,在一年前,有个人咀嚼着自己做的蛋包饭把头歪在桌子上盯着自己看,然后问自己:“你会寂寞吗?”

 

赤苇调整了一下厚重的围巾。

 

会啊。

 

他抬手扶了下眼镜,然后按出原子笔继续抄起黑板上的笔记。

 

FIN









PS:第一次写这对,之前也推敲琢磨了很久,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对样子。
这篇不怎么包含明显的箭头之类的,想写的还有很多,希望之后能更加抓住性格描写得更到位吧。
好久没写文字了。复个键下次也不知道会什么时候再写。(笑)
全都是为了有块肉。


PPS:是的就是为了有块木兔最喜欢吃的烤肉。/0819

评论(4)
热度(81)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