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影日||记忆失格(下)

(上) (中)

BGM详情戳 这个


【12】


他睁开眼睛,看起来像是醒来了一样。


闹钟正在床头孜孜不倦地叫着提醒着时间,窗帘没有被全部拉上,大好的阳光早就投进来,洋洋洒洒破满了整张床。影山扶着脑袋坐起来,意识还浑浑噩噩的,呆滞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


然后他伸手一把按掉了闹钟,起身摇摇晃晃地穿上拖鞋走到卫生间里面开始洗漱。牙膏被很完美地挤了一条在牙刷上面,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薄荷味,这也让他从睡意中稍微走出来一些。


打开衣柜取出白色的衬衫,然后对着镜子仔仔细细地打上一个领带。其中一条交叉到后面,然后从中间穿出来再塞到下面去,把出现的任何一点褶皱都尽量弄平,最后在调节一下紧度。


下楼时母亲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几口吃完后咬着牛奶盒的吸管就出了门。


“今天是毕业典礼吧,别迟到了。”


“我知道。”


跟母亲打完招呼之后一路走到了学校,清晨的空气让他舒服很多,学校里面早已布置好了场地,隆重的典礼在最大的礼堂里面进行。校长和学生代表都作了讲话,周围都充斥着激动但又悲伤的气氛,三年的句号在此划上,接下来就是新的人生篇章了。


中途他差点睡过去,明明已经补充了睡眠结果还是听着那些一成不变的话语犯起困来。最后是被同学用胳膊肘捅醒的,提醒他典礼结束了要去拍集体照了。打了个哈欠之后准备去洗手间里再整理一下衣物的,正巧在门口碰上了日向。


“噫!”


“你大叫什么啊。”


“噢噢对了我正好找你有事。”


“什么?”


“等下去天台见吧!你们班好像排在我们班后面拍。”


“哦行。”影山再次调整了一下领带,然后把有点翻起来的衣领弄平。旁边的日向用手捧了一把水扑在脸上,然后又沾点水抓了下头发。


“你想把你那个自然卷弄顺吗?”


“屁啦,只是后面有点睡翘起来。”


“你满头都是翘的吧白痴。”


“你不懂!啰嗦!”日向翻了个小小打的白眼,然后擦干手上的水对他招招手就走了,“下午要记得啊别忘了。”


“知道知道。”

 

【13】


人总是喜欢到最后要结束的那一刻才开始回忆最开始的地方,然后陷入到里面不能自拔。


拍完集体照之后大家都吵吵闹闹地讨论着聚餐的事情,影山打了声招呼准备先离开。教学楼不算太高,但从操场到那边还是有一点距离的。走着走着就开始分析现在的状况,马上就要离开这个自己呆了三年的地方了,最舍不得的恐怕就是排球馆了。不过因为接下来自己依旧会选择打下去,所以倒显得不那么惋惜了。


自己进入高中后得到的翻天覆地的改变大概就是从遇到乌野排球部的众人开始,可是总觉得再更久之前就受到了一点触动。思来想去影山还是觉得日向才是改变这一切的开端,无论是国中那场毫无悬念的比赛也好,还是成为队友之后一起面临的每场比赛也好,都在逐渐地影响着自己。


到现在他也承认从前过于独断,慢慢地也开始坚信着排球是一项集体的运动。虽然还是会被对方时不时调侃自己“国王”样的脾气,但也有好好地按照前辈们的建议去改正。


接下来的路还很长吧,那个家伙已经跟自己约定好了要一起登上世界的舞台,还能够和他继续打着排球,想到这里竟然不由自主地笑起来。影山晃晃脑袋,然后走上了楼梯。


“等很久了?”


影山推开天台的门的时候看到不远的地方靠着一个橙色头发的人,提高了点音量想让自己的声音传过去,后者也确实很清楚地听到了然后转过身子来朝走过来的人丢了个东西。


“还好吧。”


“哦。”影山一手接过来发现是盒装的牛奶,而且是平时自己最常喝的那种,倒也不客气地插好吸管吸了一大口,“什么事?”


“你看从这里可以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诶!”


“哈?”


“看到一整个操场了。”说着他踮起脚把手放在额前作眺望状。


“没事我走了啊。”


“喂喂影山你太无趣了吧!”日向赶紧转过来,虽然对方嘴上这么多但实际是不会真的走的,这一点他是很清楚的,“来看一眼。”


影山也就按照他所说的那样站在那个位置往下望了一眼,因为是在天台上所以还是有点风的,远处的景色也都集中在眼前,深呼吸了一口气,整个人觉得有种内心舒畅的感觉。


“啊啊,要结束了。”


“怎么。”


“大学的邀请,我看到你收到了,我可没有。”日向靠在栏杆上面把手指张开来透过指缝看向天空,另一只手搭在旁边。


“那个学校的要求是你我两个人继续做搭档。”


“我知道,所以先恭喜你,”他跳上栏杆一屁股坐上去,把双脚前后摇晃起来看着有些危险,“然后说声抱歉。”


“为什么。”


“我大概去不了了。”


“你不愿意吗?”


“差不多,啊,也不是……啦,”他避开视线仰头看着天空,“家里人让我回去帮忙,然后可能去不了你说的那个大学了。”


“你当年说的那些话呢,全都作废了吗。”


“看起来好像是的呢。”


“我不能相信。”影山想要盯牢眼前这个不稳定的人,但是摇摇晃晃总是能够躲开来。


“因为不被允许啦!”


“允许什么?”


“和影山在一起……打排球。”他小声地笑着然后像是在推翻着自己的话语一样摆摆手,“是我自己的想法啦,总之就是这样。”


“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的吗?”影山喝完手中的牛奶,将纸质的包装揉皱起来。


“这么说起来,确实还有一件事……”

日向的话停了下来,脑袋偏了下看向对方的身后,脸上的表情先是跟着顿住,然后又活跃了起来。


“怎么了。”


顺着眼神示意的方向望过去,便看到了终于鼓起勇气的女生跌跌撞撞从门口走出来:“影……影山前辈,我有话想对你说!”


“说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旁边的日向一下子就爆笑了出来,上气不接下气地抹了把笑出来的眼泪,“你太糟糕了影山哈哈哈哈,还有别人在就敢跟女生这样讲话。”


“哈?”


“那个……影山前辈,可以换一个地方吗?”女生这么说着,脸涨得通红。

日向也识趣地仰仰腰:“影山你快跟着去吧。”


“可……”


“没关系我在这里等你,还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他咯咯地笑起来肩膀上下颤动着,然后催促似地朝他挥舞了下手露出一个熟悉地要命的笑容。太阳快要下山,所有的一切都将那个人融合进制造出来的阴影里面去。


拒绝了告白之后便打算到学校对面的便利店买饮料,在踏出那一步之前影山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毫无预兆地,有个声音告诉了他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


包括被卡车撞和再次醒过来。

 

【14】


他终于记起来当时对方说的那句话应该是这样的——还有很重要的事要跟影山飞雄说。


即使自己就站在他的面前。

 

【15】


就好像所有的东西都崩坏了一样。

 

【16】


“啊啊,要结束了。”


第三遍听到这句一模一样的话语。


这次影山紧紧盯着眼前的这个人,橙色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杂乱,不同寻常的是,仔细观察可以感觉到他眼中的悲伤。


于是把同样的话语又重复了一遍,他突然想起来自己为什么听到对方说出不打排球时自己如此平静了,并不是承受能力大,而是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听到。


而且,在自己有这个意识之前,肯定还有那真正的第一次。


女生又一次出现,说着相同的话露出相同的表情,影山发现这个世界似乎除了自己之外只有日向稍微不同一些,即便程序不变,但只有他每次的眼神都不太一样。


“没关系我在这里等你,还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他盯着对方,终于看到了那双一直充满活力的眼睛里面埋藏地很深的悲伤,更像是在恳求。


“抱歉,我不能回应你。”


影山当场就拒绝了女生,他想着如果一旦让那个人离开自己视线那么这一切时不时还会按部就班地再重复一遍。女生显然是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头也不回地跑下了楼梯。他也不准备去追,径直地往日向走过去。


意料之中,他捧着腹部笑得很大声,然后把头深深地埋起来,整个人蜷缩在一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影山你太糟糕了”


“你是谁?”影山不准备给对方任何反驳的机会,“你不是日向。”


小个子的人的笑声愣了一下,然后又笑了几声便停住,轻咳一声又站了起来。


“我就是日向翔阳呀。”


“你们确实长得一模一样,性格也一样,但是我就觉得你不是他。”


“372,这是我的名字。”日向解开西服的扣子把衬衫拉起来一点,露出那个熟悉的条形码的图案,下面的一排文字写着序号:NO.372。


“……我见过这个。”


“是吗?我不知道。”


“不是你?”


“我们都没有超出设置外的记忆,你看到的大概是另外一个吧。”


“你们?我不能明白你的话。”影山稍微后退了一些,他的脑子里面开始形成另一种说法。


“我是第372个碎片体,只负责一小块记忆的重现。”日向放下衣服简单整理了一下,“抱歉我只知道这么多,其他的只能靠你自己发现了。”


“所以之前日向……经常忘记我前一天说的东西,是因为都不是同一个人?”


“嘛……差不多,但我们并不是真正的人,只是日向翔阳脑中的记忆碎片而已。”


“那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


“无缘无故会出现这些肯定是因为这跟原来的世界不一样吧!”影山有些激动的上前揪住对方的衣领,橙色头发的人歪过一点脑袋盯着黑发的人。


“我不知道。按照设置你现在应该不在这里,虽然我之前说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讲,但其实我并不知道是什么。”


“我知道……”他一下放开紧拽着的手,整个人脱力一样地松下来,“我知道他接下来会说什么,但是我在原来的那个世界已经被车撞了吧。”


“唔。”日向露出有些迷惑的表情,然后走过去一点把自己塞进对方的怀里面,影山稍微吃惊了一下,却也环上手臂抱得更紧。


“这也是设置好的吗?”


“这是日向翔阳脑内分离出来的记忆,所以会和他有连接,我只是突然很想这么做。”


“也就是说,他可以看到在这里的我吗。”


“我不知道,但是不能够控制我们。”


影山深呼吸了一口气,完完全全想起来了所有的东西,包括他来这里的原因和所有奇怪现象的目的。如果这段是真正的日向能够与他共享的最后一段记忆,那么自己应该会如前两次一样在经过马路的时候被冲来的卡车撞倒。

 

【17】


一旦齿轮出现不吻合,那么一切设计好的虚幻都会开始解构。

 

【18】


“那么,日向,”他更加收紧了手臂,心脏跳得扑通扑通响,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我喜欢你,我现在就去见你。”

 


【1】


影山飞雄。

男。

血压、心率、脉搏等各项指数均在范围之内,并未发生失调性呼吸等,体温略微偏高,触光后瞳孔正常收缩。

昏迷已有464天。总体情况稳定。

 

【2】


“日向,今天来得好早。”


水果在床边堆着,说话的人看着对方正在很仔细地削一个苹果。


“噢噢,家里事不太多我就先溜出来了。”


“不和……朋友出去玩吗?”


“没关系的,叔叔。”日向稍微笑了下,旁边的仪器发出细微的声响,“没关系。”


他看了眼病床上安静躺着的影山,眉毛不像平时那样紧巴巴地皱着,眼睛也就那样紧闭着看起来再也不会醒来一样。


日向几乎每天都会来医院像这样在旁边的凳子上面坐上好几个小时,有时候他会看到他自言自语,或者俯在影山的耳边说着什么。他的性格很活跃这是知道的,自从毕业典礼影山出事那天开始,时常能够看到他眼睛发肿的过来。


叹了一口气他对还在那里专心地对付苹果皮的日向打了声招呼就先出门了,日复一日,他很想问他为什么还要等下去。


本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为何还要一直守在这里,守在昏迷了这么长时间的影山身边。

 

【3】


“拜托了!”


日向深深地弯下腰,恳求着。


“你执意要这样也没办法,只是把所有的记忆都提取出来对于你的精神来说可能会吃不消。”


“我知道,但还是拜托您了!”


“真是的。日向翔阳是吧,对方是……影山飞雄,那么接下来请你努力把那些场景都回忆出来,我会捕捉下来。”


“太感谢了!!”


“没办法吧。不过这种痛苦你真的可以承受吗,有不适的话记得马上说出来。”


“没关系!”日向在戴上仪器前看了眼窗外,夕阳的颜色像极了他们第一次相遇时的那样,“这对我来说是幸福吧。”


他还记得自己迟迟不能够从对王牌的执著里面走出来时他有些发怒的表情,还记得他说了“有我在你就是最强的”,还记得从排球馆的窗户里投射进来的清晨第一抹阳光照在他脸上的样子,那些好像还只是昨天的事。

 

【4】


464天前,在乌野教学楼的天台上,他独自等待着对方。明明已经准备好了各种嘲笑的方式,然后再试试鼓起勇气能不能把自己藏了好久的感情传达过去。于是抱着这样的心情坐在栏杆的旁边等啊等,一直到太阳完全下山,一直到夜幕降临,一直到变得一片漆黑。


好冷。那是唯一的感觉。


于是小小的日向蜷缩在一起,把所有的眼泪都在那一刻哭了出来。

 

【5】

你知道影山飞雄在哪里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

我喜欢他。

 

 

【0】


影山睁开了眼睛。


这次首先冲入鼻腔的是医院消毒水的味道,然后再是素白色的天花板,最后视线定格在伏在自己身上睡着了的橙色头发的人。


一阵风把拉上的窗帘吹开一点,光线偷偷地跑进来一点,日向的呼吸声很平稳,还是那样带着点肉感的脸颊,乱翘着的头发让他更像是一团同样颜色的毛球。


他想凑近点闻闻他颈间的味道,稍微一动才发现自己的手被对方紧紧地握着,小小的拉扯感足够把日向叫醒。


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日向猛地把头抬起来,眼睛一下子睁地很大,忍不住捂住了嘴巴,喉咙里一阵酸涩的哽咽。他看到的是白色床单里面包裹着的一双狭长漆黑的眼睛,眼中带着强势又冷冽的光,一如少年时的模样,嘴角还是向下的弧度,看起来是有些可笑的严肃。


“……影山?”


他看着面前距离自己近得要命的人一脸诧异的样子,然后整个人颤抖着开始抽泣,无奈地动动脑袋抿起嘴咂了一下。


“你这么久……呜,才醒!”


被对方的哭声搅烦了便从被子里抽出另一只手把他揽进自己的怀里,许久不运动有些虚弱,喉咙也干燥异常。


“别哭了啊,吵死了。”


影山把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塞进自己的颈窝里面,语气恶劣依旧,但下一句话又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等了太久。”


 

——在浩瀚的宇宙,光速最快,光每秒跑三十万公里。

我可以不被暗夜里的黑、不被光芒的耀眼所迷惑,只捕捉到你的眼眸。


FIN


PS:啊啊啊啊啊最后一章写了好久怎么写也写不完……因为时不时想起来之前安置的伏笔,结果好像还是没讲清楚几个……

恩脑洞的开端是脑子里出现脸上有条形码的翔阳,当时就被自己想象的画面击中了【捂心口【于是修修补补算是稍微完整的一个剧情了。

影山因为车祸进入昏迷【感觉差不多都要是植物人了】日向拜托了不知道谁将自己与影山共同拥有的记忆碎片传输过去,当然了像对方昏迷后自己等待的这些记忆是不属于共同拥有的范围所以不能够传输。在影山做的很长的梦里面会再现那些场景,但是日向只能够很细微很细微努力地让对方察觉到异样,这样才会醒来。天台的场景是最后有关联的记忆,卡带重复了几遍影山便察觉到了,于是大牌、王者气息地苏醒了过来【X

这有个小BUG,原本再加上几句话结尾会完美一些,但是那样会增加诡异的气氛和复杂性,于是在这里放一下,减一减煞气。

——————————————————————————

“让我察觉到异样的话只用重复最后一段场景吧。”影山把手里的水杯放下,逐渐冷掉的液体在里面打着转,“你真的想要让我醒过来吗,日向。”

他紧紧盯着对方,橙色头发的人没有避开视线,反而用像是慢了一拍的笑容回答着,眉毛抬起来一点的同时眼角也向上扬起,嘴角一点点地划出弧线。

———————————————————————————

总之!非常感谢能够看到这里!能够耐着性子看完这篇很不一样的影日!果然写着太累!

对了!!300fo感谢!!感谢有你们陪伴!!

评论(31)
热度(73)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