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影日||记忆失格(中)

(上)

BGM详情戳 这个




【4】


那天过后日向就恢复了常态,可能那也并不算是反常,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或者可怕一点说像被附身一样。对着自己话语中要寻找的那个人说着奇奇怪怪的话语,要么是还没睡醒要么就是排球打太多了出现错乱。


这是影山的想法,不过说实话在被那样的眼神盯着的时候自己非常不好受,而且有种很诡异的感觉,但是只出现过一瞬,之后就仅仅觉得那是自己的错觉。


日向马上就回到了最平常的样子,每天跟自己打打闹闹然后吵着要托球,偶尔也会突然抱着球停下来发呆,被自己训斥一句后又会马上嘀咕着回到状态中去。


之后便是陷入紧张的比赛,羽翼还没有丰满起来的乌鸦就跃跃欲试想要飞翔,用着稚嫩的翅膀挣扎着,虽然跟日向可以配合出让人吃惊的怪人快攻,但最后还是败在了青叶城西的脚下。低谷期的时候一个人闷在排球馆使劲地对着墙壁练习着扣球,有规律的击打声响彻在整个场馆里面,原来是仅有自己一人的,接着日向出现在了门口,双手把住了门框。


他走了进来站在自己的面前,对视着,跟自己一样,眼里充满了不甘和反击。于是影山就把球扣了过去,然后被接回来。他们就这样重复着动作,一开始 没有任何语言上的交流,排球就是最好的发泄工具。


循环被一不小心弹出去的球打断,日向停了下来站直了身子。


“腰,太高了。”


“恩。”他说着,然后走过去弯腰捡球,“决赛就要开始了吧。”


“是啊。”


“赢的一方进军全国大赛吧,”日向握球的手收紧,关节处开始发白,看样子用了不少力气,“能打好多场比赛吧。”


“……是啊。”


“可恶。”


他这样低声说着然后开始在场馆内跑起来,声嘶力竭地喊着叫着。影山也紧跟着发泄性地把框内所有的排球都打得干干净净,然后跟着一起奔跑着,所有的不甘心和悔恨都在此时爆发出来。


不知道自己在喊叫着什么,差不多也都是对自己生的气,如果当时再多一球,再在场上留一分钟也好。比赛时的热度还残留着,却如同早已冰封很久了一般,沸腾,再冷却。


好想赢。


他们的脑子里面只有这一个念头,好想赢,然后以此化为动力。

 


【5】


在一开始看起来都是美好异常、充满希望。


 【6】


一年级时就跟着大家参加了春高, 也许是因为对于三年级来说这是最后一次共同奋斗的机会了,各种因素夹杂在一起,日向和影山的配合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磨练并且他们也真真实实地踏出了那一步,终于在再一次站立在青叶城西的面前时,是以赢者的身份。


一下子好像回到了那场让他们低头离场的瞬间,只是这一次他们被允许可以在球场上呆得更久。


“影山,我们赢了。”


日向站在楼梯上大声说着,影山回过头来正视他的眼睛。一年前他站在这里对自己流下不甘心的眼泪,几乎是喊出来自己的话语,而那时他说的要和自己登上同一个舞台,现在倒也实现了。


“恩。”


影山笑笑故意把脚步放慢,等对方跟上来之后并肩走着。下一场比赛马上就要来临,他们必须赶紧回去休整和练习,但此时此刻却尤其缓慢地在街上走着。夕阳从很远的地方蔓延过来,橙黄色把全身都包裹住。他转头去看对方的身影,及其相近的发色将他的全部都融进光线里面去。


但他是知道的,日向不会消失,会一直完好无损地在自己的身边。


会一直吗?


身子有些颤抖起来,思绪以现在作为起点无线地延伸到未来,必将面临的场景严酷几乎在蚕食着他的心灵。但仅仅是现在,两个人都相互展示着不禁任何掩饰的心情,这也是一开始所抱有的东西。


“影山,说好的一起到达世界的最顶端的,你会守约的吧。”


糟了。被从右方传过来的视线盯着的人心里默默地想着,像是自己的心里话被看透了一样,所顾虑着的东西现在被这个小子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似一剂安心的药,从脊椎处注入然后扩散至全身。


“当然,我会成为在球场上站的最久的人。”


“是我们啦。”


“哦。”


日向往前蹦跳了几步然后把手放在背后转过来对他笑着,快要落山的太阳泼洒下最后一点阳光,把他整个人都放置在阴影里面,声音却很清晰地传过来。


“我觉得,能够和影山打排球真的是太——好了!”


“哈?”


“我说——可以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7】


就像所有的东西都会过去,最终这些当年的热血和激情都会慢慢平静下来,最后沉淀至底部。

 

【8】


一年级时停留在半决赛,二年级时几位前辈退出又加入了新的队员,更为成熟的他们终于打进了决赛,却以微弱的差别输给了别校。虽然都没有拿到过最高的奖项,但他们的实力都让乌野这个名字收到广泛的关注。


升上三年级的时候终于感受到了当年前辈们的压力和紧张感,每一场训练和每一场比赛都格外珍惜。脚步从来没有停下过,越来越近了,墙壁排山倒海倾倒而来。


“喂这么快想走啊,等下不是有聚餐吗?”


影山刚用毛巾擦了擦脸就发现对方提着包就要出门,赶紧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啥?”


“聚餐啊聚餐,昨天我不是说明天有事就提前到今天下午了吗。”他稍微松开一些手。


“啊这样啊。”


“你不会忘了吧,这种事情你应该记得最清楚的吧。”


“啊啦,好像忘了。”


“白痴。”


“你不会发个短信告诉我吗?”日向大概已经习惯了被各种东西称呼了,偶尔他也会模仿一下对方的表情来逗逗后辈,基本是被发现然后追着揍一顿。


“昨天我都当面跟你说过了干嘛还要发短信。”


“你不发短信我怎么记得住……”他抽出自己的手臂然后换上整理了一下衣服就要开门,又被一把拉住。“干嘛。”


“现在是夏天啊,不换身衣服吗都是汗,会很难受的。”


“不用啦我现在就回家了。”


“日向你不会在害羞吧。”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影山控制不住地笑起来,然后恶作剧地伸手想把对方的衣服拉起来。


“你干嘛,喂混蛋住手啊。”


两个人几乎是扭打起来,滚到了柜子的侧面,拉扯过程中影山终于成功地把对方的衬衫从下往上脱掉一半,自己的衣服也被揉皱,狼狈不堪,但是他的动作却突然停了下来。


日向的腰部有一个看起来像是条形码的印记,上面标着数字。


因为是在一瞬间的事情,对方马上就扯回了衣服然后挣脱着站起来,但影山坚信自己刚才确实有看到那个图案。


“喂,那个是……”


“小夏的贴纸。”他飞快地拿起书包跨了几步到门口然后一把拉开来回头跟大家打了声招呼,“我先走了!”


“啊,日向前辈不去聚餐了吗?”


“稍微有点事啦!”


“那明天见吧!”


影山从刚才就感觉到很强烈的违和感,有种说不出的难受,这下才突然明白过来。明明同在一个房间里面,并且他们两个人的动静也不小,却没有一个后辈发出声音来。就好像从来没注意到这里的异常一样,自顾自干着事情,一直到几秒前才产生了对话。


他叹了一口气也站起身来整理着衣领,这些天日向也偶尔会变得很奇怪,好像什么地方断线了一样,老是说忘记了几天前刚发生的事情。


想到这里心里突然断了一拍,自己从来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深入地想下去,一直以为丢三落四稀里糊涂是对方的常事,可是一旦认真地回想的话,那种异样感又冒了出来。


日向怎么了?

 

【9】


这个念头从开始出现的那一刻起,就不停地冲撞过来,几乎把他整个人碾碎。

 

【10】


“啊啊,要结束了。”


日向靠在栏杆上面把手指张开来透过指缝看向天空,另一只手搭在旁边。


“怎么。”


“大学的邀请,我看到你收到了,我可没有。”


“那个学校的要求是你我两个人继续做搭档。”


“我知道,所以先恭喜你,”他跳上栏杆一屁股坐上去,把双脚前后摇晃起来,“然后说声抱歉。”


“为什么。”


“我大概去不了了。”


“你不愿意吗?”


“差不多,啊,也不是……啦,”他仰头看着天空,纯净地蓝色从很远的地方伸展过来,在蔓延到很远的地方去,“家里人让我回去帮忙,然后可能去不了你说的那个大学了。”


三年级的他们参加了最后几场重要的比赛,最终还是没能登上他们梦想的那个舞台,这样的他们迎来了毕业典礼,穿着同样的服饰,唱着同一首歌曲,然后划上了整整经过了三年的句号。


“你当年说的那些话呢,全都作废了吗。”影山压抑住浑身的颤抖,相反他的心情却平静异常,好像很久以前就已经预想过很多遍一样,那些话语最后都不会成真这种事情他早就知道了。


“看起来好像是的呢。”


“我不能相信。”


“因为不被允许啦!”


“允许什么?”


“和影山在一起……打排球。”他马上摆摆手表示否认,“是我自己的想法啦,总之就是这样。”


“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的吗?”影山喝完手中的牛奶,将纸质的包装揉皱起来。


“这么说起来,确实还有一件事……”


日向话还没说话,却看到天台入口的门背后探出一个女生的脑袋来,满脸通红在犹豫着,旁边还有一个短发的女生正推着她。因为影山是背对着入口所以并没有察觉,倒是疑惑对方为什么停住了话。


“怎么了。”


视线顺着日向眼神示意的方向移过去,便看到了终于鼓起勇气的女生跌跌撞撞从门口走出来,短发的那个笑着偷偷下了楼梯。


“影……影山前辈,我有话想对你说!”


“说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旁边的日向一下子就爆笑了出来,上气不接下气地抹了把笑出来的眼泪,“你太糟糕了影山哈哈哈哈,还有别人在就敢跟女生这样讲话。”


“哈?”


“那个……影山前辈,可以换一个地方吗?”她的脸变得更加红了,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勇气,这么说着她看向日向。后者识趣地仰仰腰:“影山你快跟着去吧。”


“可……”


“没关系我在这里等你,还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他咯咯地笑起来肩膀上下颤动着,然后挥舞着手对他露出一个很大的笑容,夕阳再一次把他埋入阴影里面去,。


十五分钟后影山会觉得如果他当时留下来会该多好,可是一切看起来已经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过去了。在学校某幢楼的背后影山拒绝了女生的告白,接着计算了一下距离校园内的自动贩卖机的距离,还是决定到马路对面的便利店买饮料,虽然不久之前刚喝完牛乳但现在依旧口干舌燥。


在卡车撞向自己之前,影山还在考虑着要不要帮日向带一瓶。


好像稍微有那么一点惋惜。在世界被黑暗吞噬的瞬间他产生了一丁点这个念头。

 

【11】


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面只有一个少年将全身都缩在栏杆前面,夜幕已经降临,他却一直蹲在原地。


嘴里像是在小声说这些什么,无论怎么听都听不到。双脚灌了铅一样动弹不得,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只能看着那个少年紧紧拽住衣领像是快要窒息地仰起头,努力地不让泪水流出来,却是徒劳。


  tbc


PS:现在可以猜到了吗?

评论(26)
热度(34)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