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影日||记忆失格(上)

BGM详情戳 这个



影山飞雄。

男。

血压、心率、脉搏等各项指数均在范围之内,并未发生失调性呼吸等,体温略微偏高,触光后瞳孔正常收缩。

总体情况稳定。



【1】

人醒来需要几个步骤?

一个,睁开眼睛。

可是影山觉得自己似乎不能够顺利地一口气完成这个动作,几乎是挣扎着,才勉勉强强从床上坐了起来。闹钟因为之前被自己一把拍掉,现在正歪倒在地板上,钟面朝下所以看不到时间。昨晚忘记拉上窗帘,好得一塌糊涂的阳光随意泼洒进来,熙熙攘攘像是在提醒着。

其实他还没能够瞪大双眼清醒过来,脑子里面浆糊一般还沉浸在睡梦之中,于是在重力的作用下他又倒了回去。

托自己的福,影山成功创下连续第三天上学迟到的记录。

“喂!影山!”

站在教室门口整个人还有些迷迷糊糊,就听到了旁边传来一个被刻意压低的声音。

“干嘛。”

“你又迟到啦?”

“恩。”

“哈哈哈哈哈让我笑一会儿。”

“你笑什么,白痴吗,”影山不想理会那边开始狂笑但是克制住笑声导致整个人颤抖成一团的人,打了个哈欠把手插在了口袋里面,“你不也迟到了被罚站啊。”

“特殊情况啦特殊情况啦。”

日向抹了一把笑出的眼泪,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撑着墙壁。

“我也是啊。”

“怎么可能三天都特殊哈哈哈!”

“你有什么意见吗。”

“哈哈哈没有没有。”还没有止住笑的人赶紧起身摆摆手,“你知不知道老师看到你走进来的时候脸有多黑!”

“没看清楚。”

“啧啧真可惜。”

影山揉揉脑袋,因为学校的走廊上是光线最好的地方,眼睛被照射久了不免有些发晕。他眯起来一点透过几扇没关好的窗户去看教师里面的情况,老师正在黑板上面写着什么东西,最后两排的同学也认认真真地听讲着。

“我说,”他觉得没什么有趣的便又收回了视线,盯着脚边的一块阴影的地方,“下午一起去部活。”

“噫我才不相信你!”

“什么?”

“上次没等我就走了吧!你个大骗子。”日向悄悄挪过来一点朝自己吐吐舌头表示不满。

影山抬头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他说的那回事。“那是你动作太慢了,我等了你足足一分钟。”

“影山我想打你。”

“你打不过我。”

“可是那次我是被老师留下来呀……!”橙色头发的人原本想用委屈的语气,后来觉得不大对就提高了一点声音来辩解。

“那就是你自己活该表现不好!”影山一把抓住冲过来人的头,想要阻止他伸出的拳头。

“你给我等着!今天下午绝对是我第一个到!”

“我不会输的!”

两个人好像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面一样,动手动脚吵吵闹闹,两个班级都有人探出脑袋来看着他们,最后被各自的老师警告了一番,才消停下来。
于是就演变成两人相互瞪着翻着白眼迎来欢快的下课铃。

“哦对了。”日向刚要冲教室的时候停了下来,刚回头却发现影山已经抬脚往回走了一半了,于是急急忙忙上前一步拉住他的衣服,褶皱产生伴随着细微的声响,“等下。”

“你又怎么了。”

“你知道影山在哪里吗?”

“啊?”他一下子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影山飞雄,他在哪里?”日向只是更加详细地重复着。

睡意一下子就惊醒了,影山下意识咽了一口口水,刹那间他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只是就那样看着眼前的这个还拽着自己衣角的少年在质问着自己。

“你脑子坏了吧!”

“噢……”日向突然歪了歪脑袋,然后微笑起来踮起脚拍拍对方的肩膀,“没事了,下午见吧。”

走廊的尽头被埋没在一片素白之中,好像什么东西被抹去了一般。影山站在原地看着他蹦蹦跳跳地走回了教室,迟迟不能够回过神来。他刚才看得很清楚那个人是如何笑起来的,眉毛抬起来一点的同时眼尾缓慢地向上扬起,嘴角也跟着划出弧线。

估计两个人都没睡醒。他仅仅是这么简单地想着。
 

【2】

谢天谢地这次没有被老师留下来,日向终于再次和影山打了个平手,两个人背着包用两种不同的姿势倒在排球馆的门口喘着气。

因为两个人对于影山到底是赢了231次还是232次又一次发生了争执,最后终于达成一致决定清零重新来过。虽然已经过了盛夏时节,但是气温还是偏高,尤其是快要到黄昏的时候,地面散发着热气。

“回去的时候去买冰——条吧!”

日向的脸贴在墙上面,说话含含糊糊的但还是充满活力。

“叫你跑这么快,没力气打球了吧。”

“才没有!”最后一个音感觉更像是在做着无力的挣扎,他深呼吸了几口气然后唰得一下又站得笔直,“来吧!给我托球!”

“看你这么累今天就五个。”

“影山!”几乎是在惊呼,或者更准确的说他的声音在揪着自己的衣领,“小!气!鬼!”

“吵死了。”

“倒是你,会不会因此精准度下降啊。”

“你在开什么玩笑?”影山也直起身子来提高了分贝,他一手抹了把汗,“这种可能性为零。”

“要试试看吗!”

“走吧走吧!”

两个人同时挤进了排球馆,前辈们早就已经在里面训练着,球鞋和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跟着自己的心跳从未停止。

排球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有些人可能会说这样枯燥的重复动作有什么好的,不过只是把球托起来又击打出去。但是他们却从来不这么认为,自身能力的提高和简简单单的触碰球就可以给自己带来很大的喜悦。
日向早就跃跃欲试,热身过后就一直跑来跑去嘴里不停地嚷嚷着要托球给他。尽管之前说了限定数量的话语,却总是忍不住去将球一次次托到最完美的位置去。

他小小的身体里面好像蕴含着无限的力量,更像是由自己不会放弃的念头所培养起来的一样。对于所有的事情他都愿意去试一试,如果身高不够就高高地跳起来,如果击破不了就躲开。

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看着这个小怪物的呢?

那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赛,北川第一以压倒性的优势战胜了雪之丘。就在那个时候,影山第一次有点开始相信人是可以飞翔的。那个橙色的身影极度渴望着胜利,在那种沸腾的血液的驱使下他挪动着脚步,用异于常人的敏捷度和速度起跳着,有力的击球,高度集中的眼神,全都刻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就是这样的一个小怪物,现在成为了球网这边的队友。

命运这样安排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处呢?


【3】

日向推着自行车慢吞吞地跟在大家的后面,脚步显得很沉重,脸上是复杂的表情。

“你磨磨蹭蹭地在干嘛!”

影山稍微顿了下脚步,刚好跟对方并排 。

“我的肚子好饿…”一脸委屈地要哭出来的样子,橙色的头发这个时候看起来也像是被晒蔫儿了的树苗一样。黄昏的街道稍微凉快一些,前方的坂之下飘来一阵香味。

“谁叫你一刻不停地打球,我早提醒 过你了。”

“日向,你好像还让我给你托了二十多个球吧?”前面走着的菅原稍微转过一点身子,把两个鼓鼓的纸袋交给了离他近一点的影山。

“有二十几个?”

“什么啊。”

“没有没有,我就觉得有点少,感觉还可以再打几个的。”

“你别逞强了,那个时候你都喘成什么样了!”

“啥?”

“没啥没啥。”影山也懒得跟他解释,接过肉包后分了一个给对方,蒸汽蔓延上来,把东西都弄得模模糊糊的。

“真受不了你。”

“谢了。哦,喂!我干嘛了。”

“笨,蠢,呆。”

“我可以用车撞你吧。”

“第一个飞出去的也是你不是我。”他做了个防御的手势,心有余悸地看了眼对方正有气无力地握着自行车的车把,便又稍微放心了一点。

“我看你刚才也撑不住倒场边休息了吧,”日向几口就解决了手里的包子,然后贼头贼脑地盯着还没吃的那个人手里的,“叫你昨天熬夜。”

“我睡得没有很迟啊。”

“你知不知道,早上老师看你迟到的时候脸有多黑。”

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话语,好像在不久之前被说出口过,有什么东西在挠着影山的心脏。

“我不是早上回答过你这句话吗。”

“哦,这样吗。”

日向歪了歪脑袋像是在回忆,然后又回过神来趁着对方不注意想扑过去咬一口肉包,没想到被轻而易举地躲开了。

“影山你真小气。”

“这不是小气不小气的问题吧!自己的那份你不是刚吃掉了吗!”原本还有些疑虑的话语想要问出口的,一下子又被冲散地无影无踪。影山赶紧背对着日向阻挡住偷袭,然后几大口也解决掉了包子。

嘴里被塞得鼓鼓的,说话困难。

“饿死啦饿死啦!”

“那就乖乖回家吃饭!吵死了!”

好不容易咽干净了嘴里的东西,又被把着车把的人用手肘捅了腰部。

“我要去找影山啦,你知道在哪里吗?”

日向的表情没有任何改变,因为走到了棚子的下面所以大半部分的脸都是处于阴影之中,声线跟之前的相比,不带任何的异样。

前辈们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吵吵闹闹继续往前走着,还回身招呼着他们快点跟上来。

影山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还没从早上的睡眼朦胧中清醒过来,之前吃进去的食物好像全部涌到了心口。

他开始觉得不对劲。

tbc

PS:第一次打到了最后几段整个被我手贱删掉了,伤心事不提了。

这是一篇脑洞有些奇特的影日,原本想一次性写完的看起来不行了,大概会是上中下之类的,看情况吧。

大概需要深度理解一下字里行间隐藏的东西吧,到最后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 
 

评论(24)
热度(41)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