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影日||一次,再一次(8)|完

【1】  【2】 【3】 【4】 【5】 【6】 【7】

BGM详情戳 这个



一个人可以爱上另一个人多少次?

【8】


视野开始变得灼热起来, 所及之处都是炽热一片,红色携带着火星席卷而来,甚至好像听到了噼里啪啦的声响。仅仅是目光沦陷,也快要抵挡不住炎热的感觉。刹那世界又冰冷下来,红色不知为何转换成了冷色调,所有的东西因为反差过大快要碎裂,还能隐隐约约感受到心脏的位置,那里却冷如冰窖。

 

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不可名状的痛楚侵袭过来,把他整个人包围住。转动了下头部,眉毛紧皱起来,但还是没有醒来。

 

影山伸手把一条浸过温水的毛巾拧干,然后叠好放在他的额头上,顺手把被汗水沾湿的几撮头发捋到边上一些,手指触碰到的皮肤烫得要命,他叹了一口气坐回旁边的椅子上。

 

 发展成现在这个模样是他预料之外的。


早上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十点,第一个担心的是小光,没想到他却已经很懂事地起床了,并且还给自己披了一条毛毯。多亏了一直有在锻炼,看起来没有感冒。


影山揉揉脑袋从沙发上起来,到厨房给小光煮面。男孩洗漱完了就汲着拖鞋出来,乖乖地坐在凳子上晃着脚等着早餐。


两人简单的吃完之后就窝在沙发里面看电视,今天没有训练,影山可以在家里面呆上一整天。虽然酒劲已经散了,但是昨晚的事他还记得清清楚楚,这么想着又取出手机解锁查看了下,依旧连一条信息都没有。

 

是故意的还是真的没有看到,虽然明白大部分的可能性都放在前面的假设上,但还是忍不住去猜想后者。抱着这样的心情他踌躇了很久,一直到下午的时候才说服自己给对方打个电话去,平常听起来没什么的连接音那时就感觉在等待一个世纪一样,最后是另一个人接起的电话。

 

得到的消息是日向胃病发作引发高烧正在医院昏迷不醒,那一刻心脏就好像停跳了一拍,好不容易控制住颤抖的声音问到了地址,慌忙地嘱咐小光在家里好好呆着,就急匆匆出了门。

 

医院其实并不远,但是在那个时候任何的距离哪怕只是一厘米都被无限得拉扯开来,遥望不见尽头。他第一觉得两个人的隔得这么远过,一直都是对方形影不离地雀跃在周围,却从没想过远离的可能性。

 

宇宙是由爆炸产生的,一个高度浓缩的点因为及其细微的偏差躁动起来,星球只会以越来越快的速度远离着,直到最后连一点边际都摸不着。

 

等终于看到想念了好几天的对方的时候,他还没有醒来,额头上全是冷汗,把头发弄得有些湿漉漉的,眉头也紧紧皱着。旁边的院长在看到影山的到来的时候稍微松了一口气,下午的时候几个孩子哭哭啼啼地跑到自己的办公室说日向倒下了,自己只能匆忙把对方送过来,这时正好影山的电话打来。又嘱咐了几句就离去了,期间护士进来送了一次药说是需要按时服用。

 

询问了一下情况并不是特别严重,幸好送来的及时,打一瓶盐水醒来后差不多就可以出院回家了。影山一边想着这个呆子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一边又无奈地叹叹气把另一条泡在水里的毛巾拧干,换下了贴在对方额头上原先的那条。

 

此时的日向安静的出奇,原本一直都不休息的嘴现在只是紧闭着,空气寂静的快要挤出水来。影山就这样坐在旁边安静地看着他,以前就觉得他的皮肤好得要命,现在仔细观察一下真的是比同龄人都细腻很多。他再次伸手想把皱起的眉毛抚平,因为平日里一贯看着他笑起来的样子,现在却如此痛苦。

 

指尖刚触碰上的时候因为温度差的关系,日向迷迷糊糊偏开一点脑袋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感受到光线的刺激,又眯了一会儿终于彻底醒过来。

 

“唔。”口中燥热异常,额头上有湿漉漉的,意识还有些混沌,起身想要拿水杯却一下没有握准。这时另外一只手取来水杯放在他口边,不算太冰凉的水正好解了渴,刚想道谢却抬眸看清了是谁。

 

“影山?”

 

日向发誓他最不想在这种糟糕的情况下最不想见到的就是对方了。

 

“你啊,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啊,脸色差的不行,”影山把水杯放回桌面上,用着一种教育的语气,“工作辛苦的话就更要好好休息,是笨蛋才会像这样没头没脑地死用功,然后一点都不会保护自己的身体,你看看,撑不住了吧,白痴一样。”

 

刚醒过来就被对方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坨,不过也多亏了了这么一长串,日向的脑子里稍微平静了一些,把后背靠在了叠起来的枕头上。“你好像老太婆啊叽里呱啦的。”

 

“随便你怎么说。对了,昨晚给你发的短信是没看到吗?”

 

“……大概。”

 

“所以是从那时候就不舒服了是吧,察觉到的话就早点吃药啊。”

 

“哦。”

 

“这点常识都没……”“你好烦。”

 

日向很干脆地打断了他的话,双手紧紧拽着纯白色的床单,褶皱浮现出来,曲曲折折从起点蔓延出去。

 

“我看到了。”

 

“啊?”

 

“昨晚的短信。”他说,“我看到了。”

 

“那为什么不说。”

 

“那你现在在这里是什么意思,”日向突然直直盯着对方,几乎没有任何表情却带着压迫感,就从前在球场上用着异于常人的专注度盯着球一样,“是来欣赏一个再次失恋的人窘迫的样子然后趁机温柔一把装装老好人是吗?你太搞笑了吧影山。”

 

他把“再次”咬得很重,黑发的男人被这样盯住身体好像不能动弹,呼吸停顿了一拍。

 

“我是来道歉的。”

 

“我搞不懂你到底在想什么。”日向收回了视线低下头去,阳光从病房的窗户里面打进来,却没有一丝是照到病床上的,皮肤又一次冷的跟冰窖一样。

 

“之前是我的不好,抱歉。”

 

“影山,你觉得这样子玩弄我很有意思是吗,一次次拒绝我又一次次给我机会。”他顿了一下,不等对方回答自己又接了上去,“我一直在对自己列举着你的缺点,脾气不好、讲话不礼貌、单细胞、总是动不动就凶我骂我。但我有一个缺点比你的这些都要坏上一百倍一千倍,你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

 

“那就是这样糟糕的你会让更糟糕的我无数次地喜欢上。”

 

他说话的时候一直都没有看对方,只是不停地用手抓着白色的床单,一下又一下,一下子消不去的划痕显得有些狰狞。日向的声音十分平淡,好像是站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说着的,甚至还揉着一些笑容。

 

“其实我对你……”影山结结巴巴地开口,却突然卡在了关键的音上面,无论怎么使劲都发不出来那两个简单的字。坐在那里的人像是早就看透了一般发出了一声无奈的轻笑,然后再是深深的吸气再呼气。

 

“是我一直抓着不放,打扰了你的生活,抱歉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他突然浑身颤抖起来整个人缩起来一点,然后伸手指着门口,再也没有抬眼直视过对方,声音黯淡下去。

 

“求你快走啊,我已经……不想再看到你了。”


……

 

那是他所不太熟悉的日向。

 

从前的时候他总是把想法都清晰地写在脸上,无论对错,什么事情总是大大咧咧直球地大声说出来。不管是排球还是其他的东西,一旦盯准了就不会放弃,一定要达到自己的目标。

 

那是他所熟悉的日向。

 

同样的眉眼同样的笑容,只是抹上了一丝成熟。对于要追求的事情还是那样坚持不懈,一次再一次勇敢地把心情传达过来,是自己一直在逃避在畏怯。

 

那是他的日向。

 

……

 

几天后是公休假,他起了个大早摸到洗手间洗漱一番,然后踢着拖鞋出来把面包放到机子里面烤,接了被热水泡上牛奶,再煎了个一面生的鸡蛋放在了微焦的面包片上面。

 

解决了早饭把碗筷都洗干净放进碗槽里面,去阳台把晾晒着的衣服收进来,回到房间换好要出门的着装,揣上必备物品穿上鞋走出家门。

 

做着地铁到达站点然后下车走了几分钟来到目的地,跟门口的保安解释了几句就得到允许进了学校,各处的设施都没怎么变,熟门熟路拐进了排球馆,径直走到了那个一只手拉着孩子另一只手举着球的男人面前。

 

把手机里的短信打开放到他面前像是在质问。

 

【明天上午七点在乌野的排球馆见。】

 

“我不是说了不想再见你了吗?”

 

“你不还是来了。”

 

日向白了一眼依旧语气糟糕的人,然后对着小光招招手,男孩扑进他的怀里面拼命地蹭着。

 

“我还以为日向叔叔不想见我了。”

 

“怎么会嘛。”原本想再搂一会儿男孩的,不想被另一只手拉开来。

 

“去坐在那边的凳子上,爸爸有事跟叔叔说。”

 

“怎么,你要告白吗?”橘色头发的男人尽量让自己的笑声听起来自然一些。

 

“是的。”

 

“喂喂,这个玩笑不好笑啊。”

 

“再击一次球吧 ,我会好好的托过去的。”

 

影山的表情严肃认真,然后走到了网前面做出了一个非常标准的托球动作,那是自己所熟悉得不行的姿势,很多年以前,也在这个地方他第一次为自己托出了球。

 

他略微一怔,转而摆了摆手,“我不会打的。”

 

“跳吧,像以前那样。”

 

没有理会对方的回答,说着就把球托了出去,准确地到了那个他到达过很多次的高度,在那里召唤着他鼓动着他。好像有声音在心里面说,让我来,托给我。

 

一下子当年那些横冲直撞的热血就翻涌了上来,什么事情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就在这里,就好像所有的东西都回到了最开始那样。

 

他,和影山飞雄,都回到了最开始一样。

 

他还是那样横断,用着好像什么都知道的口吻,一口咬定所有的事情,就像现在认定自己可肯定会去击球一样。而自己,还是不能够再次抵挡住,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机会,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托球。

 

脚步移动起来,很长时间没有运动都动作有些生疏,但是异于常人的速度和跳跃力还保留着。在相同的地方,相同的两个人,再一次完成了配合。

 

他跳起来的同时,早晨的阳光正好从窗口照进来,把所有的东西都镀上了一层金色。球落地之后,他也紧接着落地,手掌心有些发红并且胀痛着,那是日向最喜欢的触感,那是日向最喜欢的影山的托球。

 

“我一直不敢正视自己的感情,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影山走过来一把把还在发愣的人抱入怀中,手臂收紧着把那个小小的人都圈进了自己的臂弯里面,把脸颊紧紧贴在橘色的头发上嗅着淡淡的洗发水的香味,“那么日向翔阳先生,你愿意把接下来的一生都交付与我吗?”

 

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人还在发着呆,只知道自己一下子就被那个人塞进怀里,还说着乱七八糟摸不着头脑的话语。他只觉得到处都溢满了他的气味,有些未愈的身体原本因为晨起沾染上的一丝寒气此时都融进了温暖里面。

 

“放开。”

 

“这次我不会逃开了,如果你不能原谅我并接受我的话,就挣脱掉吧。”

 

日向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挣扎了一下,但是有没有锻炼过的差距很明显地摆在那里,他觉得如果放在从前的话自己大概也比不过。然后他突然就笑出了声,这与之前压抑的笑容很不一样,是真的被逗笑然后充满着释怀。

 

“你好狡猾啊影山!”他踮起一点脚双手反抱上去攀着对方肩膀,把脸都埋进他的颈窝里面,“明明重要的话一句都没说过!”

 

“行行行,那你要听好了,”影山转了一点头给了对方一个吻,然后凑到耳旁一字一句地说着,“我喜欢你,日向——”

 

“有很多事情我都无能为力并且无法挽回,从前我没有察觉到,但是我现在明白了,我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尽量让你幸福。我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就爱着你了,我希望你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然后再次爱上我。”

 

有些没有头绪的话在此时显得无比地稚嫩,而且很有他的风格,势力强大,像是巨大的海浪就要把日向掀翻。他使劲地把脑袋埋进对方的胸膛前面,努力压住了将要决堤的泪水。

 

此时此刻,其他所有的一切都黯淡失去了色彩,他愿意把自己的全部都交给眼前的这个人,一秒、一分、一辈子,都统统放在他的手心里面去。

 

他一直在做着一个梦,梦里面他在毫无目的的奔跑着,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分辨得清楚方向一样,一刻不停地在往那里跑着。明明已经气喘吁吁,明明已经精疲力尽,他总是一次又一次地踏出步伐。

 

终于他被从漫无天日的黑暗之中唤醒,和煦的阳光泼洒进来,浩浩汤汤充斥了整个世界。

 

“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啦!”他说着,只是更加收紧了手臂。

   

FIN


PS:完结!!完结了!!中途会不会转折太大了??

其实两个人都明白对方对自己是有喜欢的感觉的,所以日向只是希望影山能够看着自己能够回应自己,但是影山因为各方的压力很大顾虑很多,所以迟迟不能够正视自己的感情。

所以说了嘛,这场爱恋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从他们相遇的那一刻就开始了,只是过了这么长的时间罢了。

很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你们!

从一开始只是有个小小的想法写了个开头出来,到现在完成了我有史以来字数最多章节数最多的文了,希望今后能够写出更多我心中的他们两个人。

真的很感谢很感谢每一个愿意读我的文的,每一个按下喜欢或者推荐,每一个给我评论的人,对我来说这是最大的鼓励,让我知道我是有在努力着的。

文笔还很幼稚,用着最朴实的语言写的,状态还时常波动,总之需要进步的地方还有很多,愿接下来能够再接再厉吧!

对了,让我想想番外写啥,再让我挑挑梗准备写下一篇【【最后一幕我一直在脑补在旁边的小光是什么表情哈哈哈这是个BUG吧


评论(37)
热度(96)
  1. 骨蝶非魚乾 转载了此文字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