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影日||一次,再一次(7)

【1】  【2】 【3】 【4】 【5】 【6】

BGM详情戳 这个


幸福是一种一开始人人都自以为能够得到,最后没有一个人敢说已经拥有的东西。


【7】


时间流逝得比自己想像中还要艰难。


接踵而至的高强度训练让他一下子没有心思去想日向突然离开的事实,倒不如说,他觉得对方的出现和消失都太过突然,既然让人反应不过来不如不去反应,所有的东西都恢复到之前的日子吧。


一颗石子投入了湖中,水面自然而然会产生涟漪,但是平静下来后便和没有发生过这一切一模一样了。影山原本是这么认为的。


但这七天说实话难熬得很,每一分每一秒几乎都是艰难地挤走的。他一开始想用大量的训练来盖过这些想法,但无奈曾经那段刻苦铭心的时光都是和他度过,和现在手上的排球度过的。不去想,不去念,就会自然而然地浮现出来。


每当未来开始变得没有定数,人就开始执着于过去。


可能也不能算是一种执着吧,从前的记忆中留下来的大部分都是美好。有人说过,有些东西是不能忘却的,你记得说明你自己心甘情愿。


影山从来都是很坦然地面对过去的,他觉得既然已经无法改变那些,那么直视也是一种必要。如果说有一种感觉叫戛然而止的话,他认为就是高中毕业时日向退出时的那个瞬间。


少了他的排球总有些变味。很久以前的影山是坚信着只要自己一个人来托球、接球就可以了,但是在遇到大家之后他才渐渐明白这是一样团体的运动。很难相信,抽离掉一个人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在高二的时候几个前辈因为毕业的缘故退出了排球部,那时也仅仅是产生一点惋惜的想法,这和日向退出后的情景完全不同。甚至他开始想着,没有了对方自己还能够打排球吗。


那时,他不认为自己拥有的心情是对方轻易说出口的“喜欢”。


直到几天前日向用几近失控的声音再次传达了感情的时候,他的脑子里一下子变得空白一片。影山很清楚自己的状态,已婚、妻子逝世、领养小光,这些对于常人来说就足够填充剩下的一半人生了,但是对方却在这个时候再次站到了自己的面前,怀揣的那些感情依旧没有改变。


那个时候他产生了畏惧,对即将要面对的决定恐惧着。


突然就觉得自己或许真的是一个糟糕的男人,什么都没有守护住,什么都没有留下。影山无法做到让自己开口答应,这是不被允许的,是对不起两个人的行为。因为没有能力负起所有的责任,所以选择不去踏出这一步。


说实话在回答完那一句的瞬间自己就后悔了,对方被抽离所有力气的眼神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的。印象中的日向永远是对事物抱有乐观态度的人,即使有不开心的时候也总是可以马上找到奇怪的点然后笑起来,整天只会跑来跑去嚷嚷着要接球的不能满足的小怪物。竟然会在十年重逢后的时候露出这样绝望无助的表情。


所以,请让一切恢复到这些年平淡的状态去吧。


……


周五的晚上日向果然没有出现,小光显得尤其难过。他一个人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好几遍,每次都悄悄伸出脑袋看一眼门口的位置,想等待那个活跃的身影出现。


最后等到的是再一次微醺的影山。


这次大家仅仅是训练结束后一起吃个饭,不知不觉自己就喝多了,控住不住自己一遍又一遍地喝下一杯杯的酒,幸好相比于上个星期,这次没有醉倒需要有人带路回家的程度。


如果到了那个程度的话,如果再一次拨打了他的电话了的话,那个人还会再一次出现吗?


大概是酒精的关系,一直到了家门口他的脑子里还是乱七八糟想着一个那个有着一头橙毛的人,过去的他现在的他,所有的身影都从关不上的记忆盒子里面放出来,站在他的不远处。


七天前,也是在这个位置,借着酒劲影山吻了日向。


不是任何其他人的原因,也并不是认错了人,就仅仅是因为对方是日向翔阳才去吻的。


影山揪住自己的衣领,布料皱缩起来发出一点细微的声响。楼道里面只有微弱的安全出口牌子发出的绿色的光芒,还有依旧没有关上的窗户灌进来的冷风。


他也站在这里过,是不是也徘徊过,然后握上把手打开门,坐在家里迎接着自己?


有一刹那他突然很想马上就开门进去,那个一直会笑着对自己的家伙也许现在就坐在那里,桌上大概已经摆好了晚饭,小光也很乖地窝在沙发上或者拉着那个人的衣角。


但是他不会在的。


这一点影山比谁都清楚。


“爸爸,”小光看着有些摇晃着进来的男人,等他进厨房取了一杯水出来坐在椅子上清醒的时候,便走了出来,“欢迎回家。”


“小光啊,抱歉。”


“不需要道歉吧。”他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又补充了一句,“不应该对我吧。”


“啊?”


“爸爸,你很寂寞吧。”小光突然提高了一点声音,他从来都没有这样平静地讲过话了,但此刻影山却什么都回答不上来,所有东西都到了喉咙了就是发不出一点声音。


“因为我也很寂寞,我猜日向叔叔也很寂寞。”


“在说什……”


“去道歉吧,”他跑过来踮起脚在影山的脸颊上浅吻一下算是道了晚安,“但是爸爸和叔叔都没有做错。”


……


影山不明白为什么对方总是这样乍然闯进自己的生活,然后又飞快地逃走。


几年前自己还在北川第一的时候,跟在雪之丘中学的日向第一次相遇,那绝对是短暂却影响了他一生的比赛。


这场爱恋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只是两个人都没有察觉到罢了。


就像一脚踏进了那个设置好了的漩涡,他以为自己能够全身而退,却不想到最后却越陷越深。


现在他知道了每两个人的相遇都是戏剧性的,下一秒你就不知道自己会遇到命运中安排好的那个人,下一秒你就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就此坠入爱河。


一下子他突然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无所谓了那些在未来等着他要承担的东西都在此刻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此时此刻,想见他,就只有这唯一一个想法罢了。


所有的感情全都翻涌上来,影山取出了手机给他发了一封邮件。


【我想你】


原本的话语是“我想见你”,但是有个字打漏了并且很意外的,他不打算改正过来。事到如今,影山的生活似乎已经离不开那个叫日向的人了。


发完邮件后他就坐在那里等着,寒气从脚尖蔓延上全身,逐渐清晰过来的酒精让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


一直到自己缩在沙发上昏昏欲睡过去,还是没有收到任何的回信。


影山那天做了一个梦,之前在梦中一直哭着的孩子止住了哭泣,然后开始安慰起控制不住流下大滴泪水的自己。


他抽抽啼啼,狼狈得像个孩子。

 

“很多事情我还不甚明白,尽管我在尽力而为,但恐怕还需一段时间。至于这段时间过后自己将在何处,现在的我完全心中无数。但我尽可能不把事情想得过于深刻。如若深刻地追究下去,势必会发现这个世界的变幻莫测,以致在结果上将一己之见强加给周围的人。而我绝不想强加于人。

我十分渴望见你,但正像从前说过的一样,我并不知道这是否正确。”

                                                                ——《茧》

tbc

   

PS:别问我理由……应该嗅到了下章甜的味道了吧【强词夺理

简短的一章,因为中途被叫出去一趟,回来就没感觉了。

评论(24)
热度(42)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