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影日||一次,再一次(6)

【1】  【2】 【3】 【4】 【5】

BGM详情戳 这个

 

 

神用七天来创造人类,我用七天来放下你。

神如期完成了任务,而我却没有

 

【6】


时间流逝得比自己想像中还要平静。

把心思都放在了工作上面,通过浏览大量的文件来让自己忙得抽不开身,从而脑子里最主要想的东西就变成了眼前的工作了。

其实这种事情很常见,都是我们经常使用的手段,用另一件东西强行代替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某物,从而进行暂时的、自欺欺人的遗忘。

但是效果也挺明显的不是吗?那些前些日子崩溃的感情现在都很好的收起来了,感觉也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真正抹去的,我们只能封堵住,哪怕有决堤的危险。

……

日向翔阳打算把自己考保育员的计划提前到下个月,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明年就可以辞去现在的工作专心做保育员了。

并不是说对现在的厌倦了或者抱有讨厌的态度,只是觉得自己跟小孩黏在一起比较放松,如果两边都不放弃的话自己大概会被累垮。

从周一一直忙碌到了周五,甚至连同事都惊愕于平日里那个一直想方设法搞怪的日向居然一本正经地认真工作,诧异之余不免还是担心了起来,毕竟他地体格就比办公室里的其他人小了一号。

“日向啊,明天就先不用来上班了。”

“课、课长!”刚吃完饭就被课长叫到了办公室,听到这句话日向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我我我工作哪里有出了什么差错吗?”

“很好啊。”

“那、那我什么地方有做错了吗?”

对方原本还有些莫名其妙,后来突然明白了日向为什么如此焦虑了,不禁笑出了声。

“并不是辞职通告,只是看你这个星期勤奋过头了。”

“诶?这样吗!”

“你已经把明天的任务都完成了,暂且就放你一天假吧!”

“真的吗!!”

“算上周日就有两天了,你也好好休息一下,下周回来可要保持这个劲头。”

“遵命!”

刚从不是被辞职的喜讯里面出来,又增加了一天休假,日向不知道开心成什么样子了,哼着小曲兜兜转转回到了办公室。被同事调侃了一下黑眼圈有多深之后他喜滋滋地等着下班之后回家了。

心情舒畅地洗完澡盘着腿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节目的内容其实一般,但他还是跟着开怀大笑,肩膀上下蹿动着。

之前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酸奶此时置在桌上,虽然天气算是寒冷,但温度更低的酸奶把包装外边的水蒸气液化成了小液滴,一小摊的,快要把整张纸巾浸湿。

日向一只手按着遥控器在广告的间隙想要找点别的看打发下时间,另一只手用勺子挖起一勺酸奶就塞进了嘴里。

刚洗完澡整个人都是暖呼呼的,冰凉入口刺激着味蕾带来舒适感。他眯起一点眼睛看着屏幕里面的文字,脚趾蜷缩起来。

短信提示音响了起来,他把勺子叼在嘴里伸手抓来手机,看过一眼之后又匆匆丢了回去。

然后大口大口地飞快把剩下的酸奶都吃完,凉意如期席卷而来,日向打了个寒战缩起了身子。

……

周六难得的是一个晴朗的天气,只用套一件不算太厚的外套就不冷了,好久没有去的幼稚园还是如往常一样,孩子们嬉笑打闹着跑来跑去。

“日向叔叔来了!”当他刚走进去的时候就被包围了起来,衣角被几双手拉扯着,许久不见的面孔们都出现灿烂的笑容。日向稍微弯下一点腰去把每个人的脑袋都摸了一遍,忍不住咧嘴笑着。

 

“日向叔叔好久都没来了。”

 

“我们都以为你不要我们了。”

 

站在最前面的两个孩子嘟起嘴像是在抱怨。因为这几个星期都是在照顾小光,平时偶尔造访一下的地方都被自己遗忘到了一边。他有些自责地把两个人都抱进怀里然后用脸颊分别触碰了一下他们表示道歉。

 

“今天叔叔可以陪你们一个下午哦!”

 

他直起身子来环顾着四周,“大家想玩什么游戏呢?”

 

“球!球!”

 

他们异口同声地叫喊起来,传递着把已经开始在玩的球塞到了他的手里去。

 

日向挠挠脑袋,看了眼一双双充满期待的眼睛,转念一想便点头答应下来:“来教你们打排球吧!”

 

仅仅是脑海里面浮现出这两个字内心就开始在不停的颤动了,是那种激动的冲动感。即使很多年都没有怎么触碰排球了,即使现在手上拿着的也并不是真正的排球,但是那些遥远的热血此时都稍微翻涌上来了一些。

 

自己本来也就没有记得太清楚,于是简单地讲解了一下排球比赛的规则,然后像模像样地把孩子们分成了两队,各自安排了位置并教他们学会读自己所处位置的名字。期间院长走过来巡视了一下,在发现他正在带领孩子们进行健康的体育运动便点点头表示赞许,并打开了后院的门说前几天装了一个比较小的网说不定可以用下。日向听闻后两眼放光,就差一点抱住接近五十岁的院长了。

 

接下来他简单地教了他们一些基本的动作,比如发球和接球,像扣球这样对于小孩子来说有点危险性的动作还是收了起来。日向盘腿坐在一边的长木凳上欣慰地看着他们仅用着这两个动作打着小比赛,晃着脑袋时不时指导一下。

 

他突然就想起了国中时期的自己,在升上三年级之前整个排球队都只有自己一个人。课间对着墙壁独自练着,参加女子排球部的基础练习,偶尔还要接一接大妈们的发球。明明是很艰难很心酸的日子,但是对于那段时光他从来不觉得白过,相反地他很感激。

 

好友总是问起自己为何要如此这样坚持,当时他一直觉得这没有任何理由,就像对于胜利的渴望没有任何理由。因为想打排球,因为想要赢,就是这么简单。

 

国小时偶然看到的“小巨人”大概是他第一次接触排球,即使是通过电视的屏幕他还是在第一眼就被这项运动深深吸引了。这当然是最开始的缘由吧,如果硬要这么说的话。但是到了后来,在逐渐进步最后超越了“小巨人”之后,有东西就改变了,准确的说,是有一种感情在很早很早的时候已经开始产生了。

 

让人束手无策,无可救药般的。

 

日向把身子往后缩了下靠到了栏杆上,尽量把自己蜷缩起来,他觉得胃部有些痛。更可悲的是,他发现自己无论怎么避开那样东西,所有的一切最后都会指向那个人。

 

从眯着的眼睛里面看到了正沉浸在排球世界里面的孩子,突然觉得现在这一切也挺美好的,过着各自不同平淡又充实的日子,因为道路的不同选择也是不同,因为想法的不同结果也会不同。

 

他想起来很久以前被人夸过自己不怎么会放弃某样东西,他以为当时自己放弃了排球之后就成长了,现在看来还保留着一点小孩子的脾气。

 

影山的言行中没有任何意识,而他却想要得到意识。于是擅自期待,一次次的误解一次次的坠入,一次次地被这个糟糕的男人所欺骗。

 

已经快要到极限了,不想再增加一份对他的爱意。不管是当时止不住的哀伤,还是强忍住的眼泪,都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一件是让人喜悦的事情。

 

明明已经都到了这个地步了……

 

“日向叔叔。”

 

有一双小手轻轻推着他,一下子就从恍惚之中惊醒,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缩在长椅上睡了过去,于是抱歉地笑笑扶着脑袋起身。

 

“怎么了?”

 

“我们想让你也一起来玩排球。”接着稚嫩的童声又补充了一句,“叔叔说过以前是扣球手的位置吧!”

 

“是的呢。”

 

“那么,我来托球给你吧!”他举着那个球对他笑着,像是说了一句不得了的话一样。

 

“啊?”

 

“托球呀!”男孩摆出一个不太标准的姿势,但此时日向的脑子里面全都是那个人托球的标准的姿势,还有追随自己而来的视线。

 

“不啦,我看你们打吧。”他怔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男孩有些难过地撇撇嘴,在听到第二句话的时候又开心起来,想要展示一番一样蹦跳着回到了队伍里面,然后回头朝自己挥舞着手臂。

 

日向回应以笑容,然后又坐回了长椅上。说实话刚才那一瞬间他确实有过动摇,在对于排球上面从来都很容易丧失抵抗力。但是却又冷静了下来,如果真的能够重新面对这两个字的话,他更想要得到影山的传球。

 

看吧,不知不觉又变得脑子里面都充满这个男人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充斥着自己的生活了。

 

一个星期前的那天晚上回家之后日向就把自己丢进了浴室,泡在冒着蒸汽的浴缸里面他才开始咀嚼着之前发生的一切。过程自然很痛苦,但那天他也明白了对方或许处在比自己更大的压力下面。对于妻子的内疚,球队的高强度训练,还有小光。

 

这些都是日向从来没有承受过的,是他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感受到的压力。也正是因为想明白了这点,他决定不去见。

 

但是此时此刻他依旧是喜欢他的,这就是对他所持有的感觉。他可以做到掩饰这些感觉,也可以不再去干扰,但惟独让他忘却这份心情,他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就像昨晚他发来的短信一样,他不会选择再去回复,如果可以他不想再与这个人扯上任何关系。

 

阳光意外的好,暖融融地照射下来,日向甚至觉得自己就要被晒化。

 

七天。经过七天之后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是不是可以回到这些年安定平淡的日子中去呢?

毫无预兆的痛感席卷过来的时候他只觉得眼前的事物曝光过度似的发白,直

觉被一丝一丝抽离出身体,就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还在胡思乱想着。

 

tbc

 

 

PS:终于放假了!!有漫长【】的五天!!除掉拜访亲戚吃吃酒什么的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时间……之后又要没日没夜的学了……

那个啥太久没写手有点生,不太满意QAQ凑合着看吧!

下章大概,就,甜甜甜了吧?

评论(13)
热度(42)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