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影日||一次,再一次(4)

【1】  【2】 【3】

BGM详情戳 这个



【4】

——“就好像舔了一口的糖掉到了地上,出门却发现下雨了,花很长时间下载好的电影却被说数据损坏需要重新下载,手机提示新信息却发现是应用软件更新,我怀着满满的期待却掉进漫无天日的绝望,这就是你给我的感觉。”

 

被频繁用尽量抽干水分的拖把擦拭过的木质地板反射着光芒,颜色清晰分割开来的橙色和蓝色,调适好亮度的灯不刺眼也不昏暗。球网架设在中线上空,球网为纯黑色,网眼直径10厘米,球网上沿缝有双层白帆布带。带子的两端留有小孔,用绳索穿过小孔系在网柱上使网上沿拉紧。一根柔韧的钢丝穿过帆布带,拉紧然后固定在柱子上。


不高不低正好2.43米,这是与顶端的距离。


日向翔阳第一次站到球场上是什么时候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了,只知道当时他盯着一丝阳光正好擦过网最上端那块帆布带,投射进眼睛里面。


好高,他想着。那一边是什么模样呢。


于是很小的日向就跳了起来,他没有任何的畏惧,如果不够高就只能跳起来,他的念头只有这一个。


就这样他凭借着自己惊人的跳跃能力在排球这个世界里面打拼着,再加上自己强烈的赢下比赛的欲望,追随着“小巨人”,直至超越他。


这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时间的浪潮席卷而来,虽然没有将他的热情熄灭,但是这项运动也被仅仅当作爱好保留了下来。如同每一个正常的大学生一样,毕业然后工作。


但是日向是永远忘不了鼻尖残留的镇痛剂的味道和每次击球时手掌传来的刺痛感,还有自己已经无法再拾起的毫无畏惧。


选择放弃排球不仅是因为自己的位置被取代了,在当时的日向看来这完全可以被自己的努力覆盖过去,用自己的实力是有可能夺回那个与影山紧挨的号码的。但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自己察觉到了对他的感情并且很直爽地告诉了对方,就像是突然想起来没有做的事情然后很高兴地去完成一般。


可是他得到的回答是“你在开什么玩笑。”,影山这么说着的时候身子已经再往训练场地转了。他知道那里有一个新来的10号等着对方配合,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可笑的错误,他知道有些东西在心里已经悄无声息地改变着。于是人生中的第一次,他很故意地挤出一个笑容。


然后日向翔阳默默地沿着学校的林荫道上走了回去,一个晚上,一个月,一年,几年,都不能从那个夜晚的寒冷里走出去。


扭伤,退出,平静下来。一切水到渠成,不拖泥带水。他选择了逃避。


这么多年家里也偶尔会旁敲侧击地问着有没有对象之类的,也勉勉强强交往了几个女生,但是最后全都因为各种原因分手了。因为长相偏嫩,后来父母也就不太着急着这类事情,倒是小夏会时不时恶趣味地问几句。


只是没想到在十年后的现在,又会遇到这个他以为已经放下的男人,而且很悲哀地发现自己熄灭的感情又冒出了一点火花。


……


“又这么早回去吗?”


“啊,噢!”虽然手中在整理着桌面,但思绪稍微飘远了一些,被同事拍了拍肩膀他才反应过来,“嘿嘿是啊。”


“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吗?感觉日向你最近挺开心的。”


“诶有吗?”


“你刚才一直在哼歌,下意识的吗?”


“真的吗,”日向把最后一叠资料整理好,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有些不敢相信,“是这样啦,我每周都要去朋友家照顾他的孩子。”


“怪不得,你好像以前说过要考保育员的。”恍然大悟的人提起自己的公文包挥挥手,“下周见!要加油啊!”


“当然!”


……


日向翔阳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从店员的手里接过热气腾腾的包子,然后转身递给一直被自己牵着的小光。男孩举起双手接过来张口咬了一下,蒸汽升上来把他的眼睛蒙地水汪汪的。


因为教练临时在周末增加了训练,日向又已经成功地照顾好了小光好几个礼拜了,影山便把孩子交给他一整天。闷在家里没什么好玩的,思量了一会儿两个人便溜出了门来到了游乐园,见到新奇的事物,小光显得有些兴奋。


日向手里也拿着一个包子,只不过比起孩子他用更快的速度解决了。站在地图前面决定着接下来的去处。


“小光有想玩的东西嘛?”


“那个……马!”


顺着孩子的手指看过去,他没忍住笑了一小声:“旋转木马是吧,走,我们去玩吧!”接着就牵起他的手用几乎是跳跃起来的步伐往那边走去。


“日向叔叔。”两个人选择了前后的两匹木马坐了上去,小光紧紧抓着木质的脖子脑袋稍微扭转过来一点看后面的人。


“什么?”日向把头凑过去一点,然后听到清脆的声响,“啊开始了。”


“你上次给我讲的故事还没有讲完呢。”男孩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那里还残留着包子的香味。


“上次讲的故事?”


“勇士虽然没有高大的身躯但还是踏上了讨伐王者的道路。”


“噢噢,这个呀。”日向用食指摸了摸鼻尖,为了哄他入睡自己也是临时编了这个故事,说是说编的,但总之还是掺进去了一点自己的经历。找不到地方倾诉,就像一股脑像故事一样说出来好了。


“我上次讲到哪里了?”


“有一天勇士突然成为了王者的队友,然后要去消灭大王。”


他一听到这句话就忍不住笑了出来,惹得周围的人奇怪地看着他,他抹了下笑出来的眼泪,对前面的小光开口:“后面还有很长的故事呢,留在睡前跟你讲好嘛?”


“现在想听……”


“要是现在就说完了的话,我就不能去哄你睡了。”日向用指甲扣着木马上面一块凸起的地方,那里常年被抚摸已经褪掉了一点油漆,“难道小光想这么快就和我分开吗?”


“不,不要!”


男孩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露出难过的表情想转过来扑进对方的怀里。日向赶紧摆摆手让他重新趴回木马的上面,稍微松了一口气。旋转的速度没有很快,但是整个设备意外的景色都在往后倒退着,形成一团色彩。


小光呆了一会儿又不安分了,把耳朵贴在木制物体上面眼睛偷偷瞄着后面的人。


“我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只管问吧。”


“为什么后一匹马总是追不上前一匹呢?”


“啊这个呀,小光你看,”日向指了指固定住的几根柱子,“因为后面在前进的同时,前面的也在前进,之间永远都保持着那个距离。”


“真的诶。”男孩伸手触摸着那根柱子,“这样子好可怜。”


“什么好可怜?”


“后面的那匹马好可怜,”他这次没有回头,从后面看背影像极了缩小的影山,“明明一直想追上来的。”


日向怔怔地看着对方,看似无心的话语此时却重石一般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来,又像一个巴掌让他清醒了一些。好好看清楚现在自己在做些什么,要就这样一直小心翼翼满足自己的私心接近下去吗?


从很久以前开始他就承认影山很强,自己想要追上那个身影,想要与他并肩站立。但他现在终于发现了自己始终就没有缩短过距离,就像无论再怎么起跳,他与顶端的距离永远都是2.43米,不会有任何改变。


直到现在自己还在奢望些什么呢?


……


他几天前问过小光一个问题,原本也只是出于教育的目的。他说,如果你一下子与大人们分开了,怎么也找不到,走丢了,该怎么办。


他回答,回到原地等。因为爸爸说了,如果找不到了就回到原来的起点吧,总有个人会来接你的。


他的眼神平静淡然,反而像是在教育自己一样。


影山,虽然我已经走不回从前的那个我了,但是我现在回到这个起点的旁边了,为什么没有来接我。


……


“小光,下周我就不能来陪你了。”


“为什么?明明说好了继续讲那个故事的!”


男孩从木马上下来,露出诧异的表情,他不能理解。


“那个本来就没有结果的啦,”日向看着天空努力控制着声音,“小光也给叔叔放个假吧。好吗?”


“是爸爸惹你生气了吗?”


“不是你爸爸的错。”


“我很喜欢日向叔叔,这样也不可以留下来吗?”


他蹲下来去揉他的脸,皮肤柔软而且光滑,他突然就笑出来了。


“我也很喜欢啊,但是这是不被允许的。”


“谁不允许你?是爸爸吗?”


“没有谁啦,”日向深呼吸了一口气,起身牵起他的手,“都是我的错。”


——我怀着满满的期待却掉进漫无天日的绝望,这就是你给我的感觉。


tbc      


PS:质量好差【下章试试影山视角,中间还有些小故事要讲 (换了个BGM好好听QAQ)

评论(34)
热度(56)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