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影日||一次,再一次(3)

【1】  【2】


BGM详情戳 这个


【3】


“别把垃圾丢地上!”

两个人跟随着人群从电影院里面走出来,离最近的一个垃圾桶还有五步距离的时候日向不小心手上放松了一下,原因是他想要把左手的提包换到右手去,没料到交换的期间弄掉了拿着的爆米花空桶。跟在后面出来的黑色头发的男人见此情景皱了皱眉数落着。

“没看到我正在捡嘛喂喂!”日向半蹲下来一点反驳着影山的话,有点变形的纸桶被拾起来再完美地落进它应该呆的地方里面。

“现在几点了?”

“四点多。”日向低头看了眼手表,表盘反着光需要换一个角度才看得到数字。

“好迟,这么无聊的电影居然可以拍这么长。”

“咦,我看你看得挺起劲的。”

影山不理会那个人充满调侃的话语,顿了一会儿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拍大腿:“得回家准备晚饭了!”

“还没到吃饭的时间吧!再说了,”日向歪了歪脑袋看着对方怪笑起来,“这种事情交给孩子他妈就可以了啊。”


“……”

“啊啦啊啦,不会你的地位低到由你负责做饭吧!”他喋喋不休地说着,露出夸张的表情,没注意到对方的沉默不语。就在他即将开始调侃已婚人士的生活的时候,影山终于开口打断了他。

“她已经不在了。”

日向一下子就愣住了,只有自己一个人兴致勃勃的气氛尴尬地僵持着,他缩小了声音的分贝:“不,不在了?”

“车祸。” 


简简单单地两个字就这样概括了所有让人难以想象得场景,总是这样,越庞大的东西就越可以用最少的字数表达沉重。


“对不起。”日向的瞳孔放大着,然后他低下了头,在心里狠狠地责备着自己,明明不应该像从前那样无所顾忌地开着玩笑了,这次全是自己的失礼。


“没关系。”


“……对不起。”几乎整个人都要埋进地里面去。


“我说了没事了,不然也不会跟你讲。”影山倒是伸手揉揉他橘色的头发像是安慰一样,然后稍微弯下一点腰,“要不今天的晚餐交给你好了。”


日向先是咦了一声,然后抬手把对方的手拍掉:“影山你这是在压榨别人宝贵的劳动力。”


“你烧的菜肯定很难吃,受苦的是我们吧。”


“喂!”他听到了对方话里面用了复数形式,想想也躲避不掉不如去看一眼好了,“你给我等着。”


“需要去超市采购吗?”


“你家难道没有冰箱吗?”他反问着,接着就听到了自己意料之中令人头疼的回答。


“差不多是空的。”


“哇塞!”


日向嫌弃地看了一眼对方,故意把地上的石子踢起来,“影山你绝对是一个糟糕的男人。”


电车准时进站,两个人几乎并排走进向两边分开的门,然后很自然地坐在了同一排椅子上。就像很久以前两人训练完之后虚脱地瘫坐在球场边那样,看起来什么都没变,但什么都变了。小腿一开始触碰到了一起,日向不动声色地移开了。


“不要用这么肯定的语气说这种话。”


“这是事实。”


“那就请日向大厨展示一下什么叫好男人吧。”


“噫,不要叫我日向大厨,好难听。”他伸手把有点勒住脖子的围巾弄松一点,深绿色的毛织品噼里啪啦放着电,很细微的。


“你管我。”


“不想管你。”


“日向大厨。”


“影山大便,”说着他自己莫名其妙被逗笑起来,肩膀上下震动着,一头橙色的毛晃着眼睛,“哈哈,好恶心哦。”


“知道就别说啊。”


……


“爸爸!”


有点奶气的声音从里屋里面传出来,下一秒一个身影奔跑着出来扑进了伸出双臂的影山的怀里。一样黑色头发的男孩突然眼尖看到了跟在他身后的陌生的男子,然后唔嗯了一声把头埋进影山的脖颈里。


“小光,这是日向叔叔。”


影山知道他的怕生,于是用了点力气把小小的脑袋扳了出来。日向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于是把袋子集中在一只手上,然后伸出另一只手小小挥舞了一下:“你好!”


“光是你的名字吗?很好听。”


他的眼睛眯起来,他很少会在笑的时候眯起眼睛。


“唔。”不得不承认日向拥有讨小孩喜欢的技能,影山有些诧异地看着一向扭扭捏捏的孩子此时却鼓起勇气正视着橘色头发的男人。


“是不是因为你个子太矮了。”


“啥。”


“所以小孩子看了都觉得亲切。”


“呸呸呸,我会诅咒你的。”


影山倒是大笑了几下然后把男孩放回了地上,又伸手拿过日向手里提着的塑料袋往厨房走过去。“别缠着叔叔,叔叔要为我们做看起来很美味的晚饭。”


脚刚碰到地面的男孩原本马上伸手扯住了日向的裤脚的,听到这话眼睛都睁大了整整一圈,溢满了憧憬。后者被这闪烁的眼神盯着有些发毛,又听出对方话中加重了“美味”两个字,弯腰揉揉男孩肉嘟嘟的脸蛋,把包挂在了门口的架子上也跟着进了厨房。


“这里就交给你了。”


影山模仿着长官的语气一板一眼地吩咐着对方,接着一把捞起跑过来的男孩陷进沙发里面看电视去了。


面对着整洁的厨房,日向叹了一口气打开水龙头开始清洗材料。虽然自己明白这所有的一切都有点莫名其妙的,本来就不应该答应他帮忙晚餐,又不该被带回了家里。


他觉得这个屋子里面充满了影山的气味,每一个房间,每一个角落。在两人没有见面的几年里面,对方在这里生活着,呼吸着共同的空气,却因为对方是影山而产生不同。


我现在站的位置肯定有一个女人站过,也会像这样在下班之后回到家中拥抱孩子,可能也会嘴上抱怨着却又幸福地烹饪着菜肴。


日向觉得心里有些刺痛,他挽起袖子将手伸进水里面,有点冰。绿色的菜叶被分开来,仔细地冲洗着,然后被放入烧开的水中滤过一遍。


因为不太熟悉这里的东西,所以在篓子里找洗过的盘子的时候不小心扭开了水龙头,又是热水的那一档。好不容易才忍住了不叫出来,手腕的地方却被烫红了一大块。日向手忙脚乱地去用冰水冲过,终于只剩下火辣辣的痛感,看样子水泡是不会有了。


稍微舒了一口气,他突然觉得自己对这里的东西陌生得不得了,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在驱赶他对他说你不属于这里。


又有什么资格,又不会被允许。


好羡慕,真的好羡慕。


不可能会得到的那一点点幸福,全都被一个女人拥有了,自己所期望的全部只能注视着,不能触碰。


他扶着水槽的边缘弯下腰,把额头靠在手臂上,稍微打开一点水龙头哗哗地流出水来,遮盖过了自己的呜咽声。


……


“不得不说挺好吃的。”


对面的一大一小两个人都把嘴巴塞得满满的,男孩也努力地点点头表示认同。


“我早就说了等着瞧嘛。”日向又夹起一块肉放到光的碗里面,歪头对他笑了下然后又直起身子白了一眼影山,“感谢我吧。”


“感谢日向大厨。”


“你还是闭嘴吧。”


“小光跟着爸爸一起念,感谢……”


他想怂恿着孩子也说这句话,却被一筷子敲在桌子上狠狠地打断了。


“真后悔没往菜里面下泻药。”


“那真是太幸运了。”影山搓了搓手笑起来,又夹了一筷子菜把肚子吃的饱饱的,“感谢日向大厨。”


“我诅咒你噎死。”


饱餐之后影山居然提议想喝几杯酒,日向只好负责先把光哄睡毕竟未成年人不能碰酒,最好也别闻到。


“睡着了?”影山把脚交叠在一起,一只手举着酒杯晃动着示意了一下。


“恩。”


“真稀奇,平时我得给他念好几个故事才肯睡。”


日向接过杯子也这样坐下来,他揉了揉鼻子:“你肯定用那种恐怖的语气讲鬼故事了吧。”然后他倒满了一整杯酒,又补充了一句:“这是虐待儿童,小心我告你。”


“这是我的错吗?”


“肯定是的吧。”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几瓶酒也见了底。


“影山你有时间照顾孩子吗?那边又有训练。”日向一说出口就后悔的要命,自己提起自己的痛处来就难受万倍,他把脑袋架在桌子上舔舔嘴角。


“确实有点忙不过来。”


“要不我帮你照顾吧。”日向摆摆手,“别想多,我正好想去考保育员的资格。”


“别把我儿子拿来练手。”


“你好意思说吗你个虐待儿童的糟糕的男人。”


他说着就要去打对方,影山躲开了顺便一手握住了他的脑袋。


“痛痛痛,”日向缩着脖子回过身来,“不要像以前那样好吗!真的会变秃的!”


“就这么说定了,周五晚上都要很晚才能回来,就拜托你给他做点晚饭然后哄睡觉吧。”


“影山,你的语气完全不像是在拜托。”他露出一脸哭丧的表情,然后咯咯地笑起来,“你这样也会有女孩子喜欢呀,还会结婚呀。”


“日向你是不是喝多了。”被伸过来的一只手拍了拍肩膀,影山一脸莫名其妙,“我去拿杯水过来,你等着……”


话还没说完衣角就被对方揪住,但是日向没有抬头,而是深深地埋进自己制造出来的阴影里面,开口说着有些不着头绪的话语:“真好呀,真好呀。”


“好什么啊,等等你别哭啊。”影山一下子就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转回来坐回他的面前,安慰性地去顺他的背,“是工作上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什么都没有呀,什么都好得很呀。”


他完全不知道眼前事什么情况,只是一下又一下去轻拍着。影山发现过了这么多年,日向的身子没有长大多少,虽然不算是瘦弱,但是比同龄人都缩小了一个码子。现在对方的头正埋在自己的怀里面,自己的衣衫被不知道什么原因流出来的泪水浸湿了一小块。橘色的头发挠着自己的下巴,有点痒,仔细闻却没有以前会闻到的香橙的气味。


“日向,你变了好多。”影山踌躇着,还是开了口,“变得会哭了。”


颤动弱下去了,像是在反驳着话。他明白对方的意思,轻轻笑了一声。


“但是更像一个大人了,这是好事。”


“……我早就成年了好嘛。影山你脑子坏掉了呀。”日向傻笑着挣脱开来,想去拿酒杯却被拦下来,“你干嘛。”


“你酒量太差了。”


“嘿嘿,影山你也变了好多了呀。”


“这是肯定的吧。”


“但是啊,我还是……”


“还是什么?”


“还是……”日向突然打了个冷战清醒过来一点,没有关好的窗户里面透进来一阵风把他吹得发抖,忘了自己刚才想说什么了。呼了几口气起身看了眼手表,“还是得回家啊,这么迟了。”


“我送你吧,不然等下倒路边了我就变成犯罪嫌疑人了。”


“不用了,我吹吹风就好了。”日向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取下包拧开了门把,回头做了个再见的手势,“周五就交给我吧。”


“你刚才还说要下泻药的,我很不放心。”


“你放心好了,我会在你那份里面专门放的。”


鞋子在门边磕了一下,他抬手把衣服拢紧了一些,不用刻意感受也听到了外面的风声。


“小光是我领养的。”


冷不防冒出的一句话戳进了日向的心里面,他顿了一下,然后抬脚走出了门。


“什么意思?现在跟我说这种事。”他异常冷静地控制着自己的声音。


“没,就是觉得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很久以前日向就做过一个梦,梦里面他一直在奔跑着,在拼命地追逐着什么东西。一刻不停地,都在寻找着,在空无一人的黑暗之中。他不知道自己在跑向哪里,早已经失去了方向,只是顺着自己的本能,即使气喘吁吁,也没有停下来。


啊,找到了。他醒来之后这么想着。


“影山。”


日向停下来,回过头,因为没有开灯所以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听到有一点颤抖的声音。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刚才那句说了一半的话是什么了,完完整整全部的想起来。

然后他像是在责备自己一样歪了歪脑袋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所以说你真的是糟糕透了。”


  

tbc


PS:字数差好大我的错【是的影山儿子就叫光好了,跟日向有点小小的关系【呸

评论(6)
热度(42)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