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影日||一次,再一次(2)

【1】

BGM详情戳 这个


【2】


感情这种东西说来倒也奇怪,远远不像是在表面上可以看得出来的。甚至连自己本身都可以被它欺瞒过去,在自认为最不可能的点上狠狠地戳下去,让人痛不欲生。


理所当然,而且很符合常理,当你与故人有好几年未曾相见了,连联系也少到几乎没有,剩下的只有被自己选择性遗忘的当年的美好时光。那么对他的定义是什么?


过去。无论从前的感情再深,也会定义成过去。

当然这是在将来都没有见面的基础上的。

时间从来不会扼杀什么东西,它只是帮我们保存着那一丁点不愿意想起来的东西,到了适当的时候,它们才会悉数展现出来。


那个时候我们将会发现,原本以为已经忘却了的、已经不想再去回忆的那些控制不住倾倒过来,毫无防备地瓢盆而下,我们只能伫立在其中,衣衫尽湿。


……


日向把毛巾随意地搭在脖子上,关掉了浴室的灯踢着拖鞋走到了床边坐下,刚想拿起杂志看的时候手机震动着发出邮件的提示音。他伸手拿起来看了眼名字。


王者。


啊,一下子就知道是谁发过来的了。


说起来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给影山设置的这个备注了,大概是好几年前的事情,手机陆陆续续换了好几个但是通讯录还是好好的保存着的。里面有许许多多自己起了乱七八糟名字的号码躺着,但是大部分已经忘记了是哪一个人原名是什么了。


日向有时候会想,自己的号码是不是也这样褪去光彩地躺在别人的通讯录里面,不会被拨打或者发送邮件,只是作为几个音节占用一点内存的放置着。


他打了个冷战,把脚伸到被子里面去。


【睡了吗?】


对方就发来简单的一句话,却让日向沉默了好一会儿。他轻轻摩擦着被子,布料发出细微的声响。


【还没。你也还没睡啊。】


【怪不得你长不高,睡眠很重要啊。我刚把儿子哄睡。】


日向原本噼里啪啦按着按键的手指停了下来,他一下子觉得身上好冷,明明洗过澡了但是此时那些气体都已经散尽,于是调整了下姿势整个人缩进被子里面去。


他思考了好一会儿,期间打了几个字上去最后还是一口气全部删掉了。日向不准备问自己很想知道的事情,有点可笑,因为放在从前的话绝对会一张口就要把自己所想的全都一股脑倒出来。


长大了呀。


【明天有空吗?】


他把脑袋往枕头上蹭了蹭,换了一个话题。


【上午有训练,下午有空。】


【要去看电影吗。】


日向不知道下了什么勇气,准备主动出击一下。刚点击了发送之后,他又急急忙忙编辑了新的一条想解释一下,好看起来自然一些。


【因为同事送了我两张电影票,我找不到人看。】


【行吧,那明天下午两点见?】


看到对方正常的回来的邮件,日向稍微舒了一口气,两人互相道了晚安之后,他把手机塞到了枕头的另一边去。


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他这样对自己说着,脖子往下缩了下就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


“影山,这里这里!”


因为太激动所以早了一个小时到目的地,在旁边的长椅上快要坐到睡着的时候终于看到对方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面,日向擦了下嘴角起身挥舞着一只手。


他很奇怪自己为什么总是可以在人群中一眼看到影山,对方跟普通的路人差别也不太大,一样的黑发、一样的严肃的表情,放在别人的身上就不那么显眼了。但是自己却可以每次都准确的判断出他讲话声音的来源和出现的位置,下意识一般。


“你来的好早啊。”影山伸手过来捞起对方散落了一点的围巾,顺便在后面打了个结。


“啊……是电车今天开太快了。”脖颈的地方被有意无意地触碰到了一点,他赶紧缩着脖子躲开,不太自然地笑着,“站、站在外面吹风太冷了,快进去吧!”


然后胡乱地推着他的背进了电影院。


两个人有一嘴没一嘴地吵着每个人抱着一桶爆米花在座位上坐下来,位置不错正好在中间的地方,即便电影本身的内容并没有特别出彩但在这个环境下坐着休息一会儿也是挺不错的。


差不多是讲两人被分隔两地又历经千辛万苦终于碰面修成正果的俗套剧情,中间有个部分是男主和女主的深情告白,恰到好处的背景音乐熏陶的氛围还真有点让人感触。


日向早就吃完了手里的爆米花,他下意识地偷偷去看影山,那家伙的侧脸被大屏幕传来的柔和的灯光映照着,难得地显得安静。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他的抽屉里面经常会有一些女生塞进去的信,当时还在抗议觉得一张口就说着恶语的影山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女生喜欢。


现在看来,这张脸确实容易让人心动。


日向撇撇嘴不想承认,大概是看太久了,影山察觉到了视线便也侧过头来。


“干嘛。”


“啥。”


“你干嘛盯着我。”


“喔喔,这个嘛,”日向无奈地摊手,“我想看你有没有哭的。”


“呆子吗这种剧情为什么会哭啊。”影山一怔,然后稍微压低了点声音不打扰到附近的人,但是听起来也像是在吼。


“我还以为你可以变成一个多愁善感的人的。”


“放弃那个想法吧。”


“诶,哦。”


日向成功把自己偷窥的行为蒙混过去之后挪动身子心情大好地继续盯着屏幕,取出水杯小口地抿着热水。


“日向。”


“干嘛?”


他想给对方翻一个白眼,虽然电影有点无聊,但被打断是让人不太爽的事情。


“你没事吧。”


“哈?”日向激动地差点拿不稳杯子,不小心大声了点,然后像做错事了一样又把快要起来的身子压回座位,“干嘛这么问?”


“你之前说想看我有没有哭的时候,”影山始终没有转过头来,还是那样认真严肃地盯着屏幕,“你为什么哭了。”


他没有露出任何的表情,侧脸几乎被埋进黑暗里面,声音不响却很清晰,穿过空气穿过微尘到达日向那里。


手里拿着的水杯里面的开水蒸发上来的气体让他的眼前模糊起来,心脏咚咚加速了跳动,听不到声音,闻不到气味,看不见物体,世界只剩下前面的这个人。


“我没哭。”


“你明明……”


“我没有!”没有收住,尾音露出了一点哭腔,日向觉得自己真像个白痴。经过对方提醒之后才发觉自己的脸上干干地有点痛,是那种液体蒸发以后遗留下来的感觉。


“这样吗。”很识相地,对方没有再坚持下去,那个总是可以会跟自己争第一的哪怕是还嘴的次数的影山改变了,这是自然的,因为自己也变了。


每个人都是那样的骄傲自负,言语上从来不流露出,哪怕一点点的心思,只有眸底一闪而过的难过与嫉妒,更可悲的是,那一点点的柔软马上就会被从内心深处翻涌上来的傲气所覆盖。不过这样才像自己,才像一个会将那个小小的自己包裹起来的我们。


日向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呼出来。屏幕上面继续播放着电影,主角们的对话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他用手扣着座位上一块翘起来一点的皮,然后慢慢地慢慢地低下头去。


他控制不住,控制不住去关注对方的每一个细节。即使不知道是否有意,但还是忍不住去代入去幻想。明明已经狠狠地告诫过自己这所有的只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没有结果也不会有这个可能性了。


所以拜托了,别对我这么温柔,用残酷的现实让我退缩好吗。


我已经不想再这样喜欢着你了。


  

tbc

PS:我主题都还没点到也是醉了……【短到令人发指


评论(16)
热度(42)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