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永研||CIRCLE(3)

永研‖CIRCLE (1)

永研‖CIRCLE (2)

BGM详情戳 这个


我们以为自己改变了步伐就可以接着走出不同的未来来,又岂会知道这只不过是饶了一个不算太圆的圈子,兜兜转转却回到了原点。

1


暗红色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席卷而来,暴雨般冲刷着周遭的一切,咽喉好像被扼住一样,我快要窒息。


但身体不能动弹一分,沉淀在深处。我不确定自己是躺着还是站立着,因为我的眼前只有那颜色,其他的什么都看不见。袋口被扎得更紧,好像有白色的曝光过度得烟花在面前炸裂开来,光亮刺眼要命,我却连盖上眼皮都做不到。


就好像被硬是安放在瓶子里的可怜的模样,我甚至开始想是不是只有自己的眼睛还存在着。但是看不清,即便是睁大了双眼也只能看到血淋淋的现实。


我终于开始意识到这一切是不是虚伪的,也就在这一刻我喘着气从梦中惊醒。


新鲜的空气灌进来,我贪婪地大口呼吸着,擦去了冷汗。


这个噩梦自从两个月前就缠绕着我,并愈发明显。但让我不敢多思考的是,两个月前是我第一次与永近开口说话的时候。


我扯开被子让冷气冲进来清醒自己,起身踢着拖鞋走到了厨房。喝完了满满一杯冰水之后我呆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盯着不远处的时钟发呆。


秒针不厌其烦转过一个又一个圆,莫名有点为它感到悲哀,用尽一生却只在那个小小的表盘上重复着从起点再到起点的位置。


胸口有些发闷,我回到床上盖好了被子。

……


“嗨,今天挺早的嘛。”


我推开门的同时,清脆的的风铃声响起,他在花束中抬起头来对我一笑。


“起得有点早就直接过来了。”我走近去查看他手中正在修剪的枝叶,“啊,这次的好漂亮。”


“那当然,我精心设计的!”他鼻子一下子翘得老高,得意洋洋的说着。我赶紧憋住笑:“下次我可不敢夸你了!”


“什么啊,偶尔也要自我满足一下嘛!”他笑出了声,“金木你可真小气啊。”转手就要来捏我的脸,于是我敏捷地往边上侧了侧头躲开了。


“别闹啦。”

 

我坐到一边的椅子上,取出了包中的书开始翻看起来,书页伸展开来散发出好闻的香味。

 

虽然有认真的阅读书中的内容,但还是感觉到有视线正一直盯着自己。这时进来几位客人,永近直起身子来为他们选择着想要的类型。一阵忙活之后他又来到我的座位旁边蹲着,歪着脑袋看我。

 

“干嘛一直看着我。”

 

“你好看。”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出这种听了就让人无奈气愤的话语,合上书本反过来也盯着他看。即使目光相触的时候有点想移开,但还是忍住念头就这样看着他。他转而一笑,视线垂下扫过了我手中的书本,表情微微一变。

 

像是突然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他紧张地声音有些发抖:“这本书……”

 

“《黑山羊之卵》吗?”我搞不清楚他如此慌乱的理由,便没有放在心上,“我一直都很喜欢这个老师的作品。”

 

“这样吗……”

 

“怎么了吗?”我用指腹感受着纸质。

 

“没什么,啊对了看了大半天了我们去喝点什么吧。”永近的表情一下子又变回嬉皮笑脸的样子,他把双手在裤子上抹了一下,对我抬了抬下巴。我觉得这并非是“没什么”,有什么我原本应该知道的但是现在却忘记掉的事情发生了,或者更准确的说,是让他害怕的事情。

 

“啊,那个……”我被急急忙忙地拉出店门穿过了马路到达了对面,写着休业的牌子挂在了门口,“我刚想说的,早上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这关门了。”

 

“真可惜,很喜欢这家的甜品的。”他放开了一直禁锢着的我的手腕带着一点无奈,转身准备再次离开。

 

总是这样,他有着一个悲伤的秘密是我无从知晓的。永近从来都不想给我惹麻烦或者增加一丁点的烦恼,一直都用自己的笑容和其他美好的东西来掩饰过去。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但我并不想让他一个人背负太多,哪怕这个时候再露出更多一点的表情而不是笑容也好。

 

我扯住了他的衣角。

 

“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新开的咖啡店,不如一起去那里吧?”

 

“可以哦,但我怎么都不知道最近开了家新的呀。”他一顿,侧过身子伸出手来帮我扣上之前太过匆忙自己没来得及扣上的纽扣,“叫什么?”

 

车辆络绎不绝地从路上飞驰而过,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轻微的声响听得一清二楚,人们的议论、风刮起落叶、脚步声,一下子所有的声音都涌了过来快要把我掀翻。

 

“古董。”

 

我刚说完这句话就感觉到他一顿,两个字貌似有寒气一般侵袭而来。我觉得空气里的分子都开始不安分地四处攒动着、叫嚣着、警告着我,不可名状的感觉顺着神经细胞爬上了我的咽喉。

 

“你说……名字叫什么?”

 

“古董,”我看着他的眼睛稍微眯起来一点连声音都不自觉得发着抖,眉头也死死地皱着,“你听过吗?”

 

永近没有马上回话,而是继续帮我扣上了所有的纽扣,一个接着一个。金属质地的物体不小心磕到指甲发出一点咯哒的声响,我们的距离靠得很近,甚至可以感觉到他温润的呼吸。整个过程持续了几十秒,我们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有什么东西破茧而出,乌云埋藏的秘密已经开始落下雨滴。我觉得我必须弄明白其中的缘由,这一切发生的太不寻常了。

 

“永……”“不要去。”

 

我的话被轻微的声音打断,抬头惊愕地看着他。

 

“求你了,金木。”他的眼神几乎把绝望蹂进空气里面,就那样死死地看着我像是在哀求着什么,

 

“别去,求你了。”

 

我想起一直纠缠着我的噩梦,一旦察觉出虚假,便会惊醒。

 

 

0

 

勇者无法面对巨龙那充满疑虑和失望的眼神,只是不停地摇着头道歉。他很想用尽自己所有的一切去保护它,不让他受到一点伤害,但是却还是阻止不了。

 

“我为你搭建的洞穴不好吗?”

 

他做着最后一点挣扎。

 

“好吧,”勇者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露出苦笑,他抬手拍了拍龙的后背,“既然你已经苏醒,就去吧。”

 

结局没有改变,他依旧无法留住它。

 

 

1.5

 

“永近,你是不是隐瞒我了什么。”

 

金木被带回对方的家中,在刚踏进大门时忍不住发问。那个人却默不作声开了灯走到厨房里面倒了两杯水放在桌上,然后示意他坐下。

 

“你到底是谁,永近英良这个人到底是谁。”金木十分警惕地背部靠着门,他拼命地往对方眼睛的深处看想要挖掘出所有的秘密。

 

大概是被这么盯着让人不舒服,永近把脸侧了过去。

 

“也是啊,再怎么创造也不是你了,”他用一种从所未有的悲伤的语气说着,“他会唤我为英,而你没有。”

 

“他是谁?”

 

“金木研。”

 

“我是……”“你当然也是。”永近快速的接过话题,他一只手举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有些让人难以理解的回答,所有的东西都开始变得可笑。他早就开始怀疑这一切是否真实,无论如何自己的记忆就停留在与永近相遇的前几个月,甚至现在再拼命回想,连那几个月发生了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更像是自己被拉到这个时间轴上安排与他的相见一般。

 

“抱歉金木,这个世界是我创造出来的。”他顿了一下,似乎在掂量着该不该讲出来,最后终于张开了嘴。

 

“我创造了很多个,可是无一例外我都没能保护好你,让你一次又一次被卷入那个我怎么都想让你避开的点里面。”

 

“卷入之后……”

 

“你死去了。”永近脸上的肌肉颤动了一下,看起来像是在忍受着非常巨大的痛苦,“每一次,我都失败了。”

 

“在每一个不是真实的空间里?”金木把自己安定在椅子上,双手捧着杯子取暖。他突然打趣地想自己如果是不存在的个体的话,这点感觉应该也不会拥有了,“但这个空间确实存在着吧。”

 

“是的,这并不是虚无。我发现存在着许多个空间,你会在每个空间里面经历不同的事情,只不过都没有记忆罢了。”

 

“可是我的灵魂并不属于这里。”金木把杯子放回桌上,“我可以感受得到,这不是我应该待的地方。”

 

“是的,我觉得你已经有所察觉了。这回我依旧阻止不了你。”

 

“你说的那个点是什么?”

 

“深渊,你掉落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我不愿意看着你如此痛苦。”此时永近却显得更加痛苦一些,用指尖揉压着太阳穴,“金木啊,我真的弄不明白,明明你应该就这样幸福的生活下去的……”

 

每一次,当我想让你避开那些我不愿让你承受的事情的时候,它就会按照我预期更差的地方发展过去。像是特意与我作对一样,无论我多么拼命地记下每一个细节想让你从一开始就偏离轨道,可是不曾想过这是一个无底的圆圈。

 

那本书一出现,包括咖啡店,我这才明白未来不可能会依照我的努力而改变。

 

“永近,你这样做是没有用的。”

 

金木稍微扯动了嘴角,想要露出一个笑容。他忽然觉得自己平日里就是被对方这样安慰着的,每个人都如此笨拙。

 

“我很害怕,但是我不会畏缩的。”

 

那些早就已经安排好的毁灭就在前方等着我,无论我怎么后退都是徒劳无功。这是我必将承受的折磨,不需要有人来为我分担。

 

“虽然我现在没有真实的记忆了,但我觉得永近你不应该这样做,不觉得太自私了吗?”

 

“自私……吗?”

 

“你想保护我,但这等同于囚禁我。想把我放在身边,帮我躲过所有的灾难。但我不想碌碌无为。”金木一把握住了对方的手,意外的发现冰凉的要命。他模仿着平时对方一贯的动作,难得的眯眼笑着。

 

“我喜欢你啊,金木。”

 

永近有些痛苦地眨着眼睛。

 

“我知道,因为我也喜欢你,”他用手指轻轻抚摸那个人的手背,像是安慰一般,“所以拜托了,我想要真实的面对你。”

 

现在的我是残缺的吧,是只享受了幸福的不完整的人吧。那些不应该忘记的曾经与你度过的岁月我全都没有拥有,而那才是我真正想要的。

 

从中间切断强行缝上,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只会让你走来走去空绕在一个圈子中间去。

 

现在的我什么都可以做到,什么都说得出,而这个并不是我。那个充满弱点,被践踏又被救赎的那个只能作为自己来喜欢你的才是我。

 

金木把自己整个人都埋进他的怀抱。

 

“所以,让我回去吧,英。”

 

 

1

 

我惊醒过来,冷汗浸湿了衣衫。

 

我知道我又会沉睡过去。

 

2

 

鼻尖轻嗅到一股铁锈味。接着越来越浓郁的腥甜味涌上来充斥着鼻腔和脑海。

 

你试图想要睁开眼睛却不想自己置身在黑暗之中即便是睁眼也看不清前面的东西,意识稍微恢复一些时,才感觉到自己似乎跪坐在湿漉漉的液体之中。

 

水声滴答响着。

 

那或许并不是水。

 

你慌乱地抬头看清了来者的面容,突然开始颤抖起来,带着不可思议。

 

“金木,怎么这个打扮,装饰?”

 

永近英良朝你走过来。

 

你突然记起了全部,包括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

 

“那种事情无所谓啦,快回去吧。”他轻轻拍了拍你的肩膀,许久没有感受到的温暖从接触的地方传递过来。

 

你拼命地摇着头,却无法流出泪水。

 

“你还能,再全力战斗一次吗?”

 

0

 

龙已经苏醒。

 

这个世界不再需要勇者了。


FIN

  

PS:略略修饰了一下,唔把老坑填了

评论(6)
热度(19)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