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影日||一次,再一次(1)

*两个人差不多28岁左右吧

BGM详情戳 这个


开玩笑一般,你又得到了一次机会。


【1】


今天是星期一,而且是黄金周后的第一天。


一边不好意思地对撞到的人道着歉,一边把一小叠资料塞进包里。有一个角突出来一些,拉链没能成功拉上。日向翔阳停下脚步把东西又取出来重新放进去,之后才匆匆忙忙从电车站出去。


他现在是一家公司的职员,从高中毕业之后进入了一个不算好但也不差的大学里面,就这样又经过了几年的时间,踏上了普普通通的公司路线。似乎是天生有吸引小孩子的能力,他平时偶尔也会到家附近的幼稚园帮忙照看一下孩子们,生活平平淡淡也就这样过下去了。


终于从人山人海的车站里面挤了出来,天已经黑了,今天的任务差不多都完成了,不过被科长要求回去再把每个客户的资料阅读一遍。


晚餐大概是要泡汤了,他进便利店买了一份快餐拎着准备回家简单地解决一下。路上却看到了旁边新开的一家体育用品的商店,放置在门口的是一个崭新的排球。按捺不住内心的骚动,日向推开了店门。


“欢迎光临。”


店员礼貌地稍微弯了下腰,他点了点头便冲到排球的专柜去,盯着那熟悉的物品发着呆。因为是新开业的,顾客络绎不绝,仅有的两个店员去另一边为别人做着介绍。日向就那样一直站着,他把手放在冰凉的玻璃窗上面额头贴了上去。


被用很好的支架托住的排球安静地融在光线里面,他想起了那个橙色的球场。


那个已经不属于他的球场。


因为呼吸的原因眼前的玻璃被蒙上一层雾,快要看不清里面的物体。日向后退了几步站定,拿着塑料袋的左手提醒着他有一定重量的食物正在变凉,稍微收紧了手指,准备抬脚离开。


“日向?”


身体才刚转过来一半,就听到身边有个人正对着自己说话。日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对一个人的声音如此熟悉,即使不想这样却还是在第一秒辨认出了对方。


“……影山?你怎么在这里?”


他稍微定了下神开始分析眼前的现状,因为加班所以比以往迟了一个小时回家,因为打算去便利店所以看到了这家店,因为自己站在排球区所以遇到了影山,怎么想都有点不合常理。


毕竟他们有差不多十年没有见面了。


“路上正好看到这家新开的店,于是就进来了。”


“噢噢,我也是,真巧。”


很意外的,大概是数年未曾见面的缘故,两个人都拘谨得很,对话开始显得枯燥起来,干巴巴地挤不出水。


日向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趁对方不注意打量起他来,面部的线条更加好看了,看起来肌肉也结实多了,果然是这些年一直训练排球的结果。简单地穿着一件夹克,黑色的里衣倒显得不太白地皮肤此时也白皙起来。


“晚餐只吃这些吗?”影山飞雄偏头来看了眼对方手里提着的带子,隐隐约约透露出一点食物的颜色。


“睡觉前不能吃太多啊。”


“怪不得这么多年了你个子没怎么长,原来是营养没有补充够。”他露出了认真思考的表情。


“哈?”要不是手上提着东西和一身稍紧的西装,日向现在就要跳起来了,“我也有长啊!是你太高了。”


“因为我有好好吃饭。”


“怎么不分我一点身高!”


“能分的话这个世界还要矮子干什么。”影山勾了勾嘴角看起来在嘲笑一样,气氛一下子回到了几年前他们打打闹闹的日子,稍微轻松一点。


日向毫不顾忌地对他翻着白眼,绕过柜台从门口出去,影山也跟着出来了,两人在路上并排走着。


“影山现在还在国家队吗。”虽然经常在电视上看到对方的名字,但还是忍不住多嘴问一句。镜头中的他站在自己最喜欢的那个球场里面,打着自己最喜欢的排球。


“恩,最近教练把训练量降低一些了说是可以修整一下。”


“是你的话肯定不会乖乖呆在家里休息的吧,”日向踢着路上的石子,一副了如指掌的样子,“威胁着队员跟你练习。”


“我才没有威胁!只是邀请!”


“唔啊,说中了!”猜对的人惊愕于自己的直觉,抬手拍拍对方的肩膀表示安慰,“这回可不要再变回王者了哦。”


影山气愤地加快了点脚步,后者笑嘻嘻地小跑几步跟上他。


“……跟他的配合还好吗?”日向纠紧了手里的袋子,指甲有点陷进手心里面产生了痛感,他小心翼翼地发问着,不愿意想起但是还是鼓起了勇气,去正视那个夺走他位置的人。


日向翔阳没能跟影山进入国家队,虽然当时也有不少的邀请函雪花一样飘进来,因为大家都知道乌野的10号和9号的配合是无人能敌的。但是身高这一关稍微让对方犹豫了一下,不过对于绝佳的配合来说这点根本不算阻碍。


于是一切顺理成章,眼看就要迎来两个人的辉煌时代了。可是在宣布通知的前一天,他们被告知寻找到了一个似乎可以代替日向的人。几球试下来后意外地合拍,连影山都有点不相信这世上还有另外一个人可以适应他快速精准的托球。


也就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日向因为意外伤了脚踝,尽管医生说是小伤几个星期就可以恢复,但是他能看得出结果已经定下。于是便主动要求不加入队伍中去,选择了没有排球的道路。


这一切像梦一样很快的结束了,他觉得自己从美好之中清醒过来了。


被抢走了,所有的东西都被抢走了。


无论是排球还是影山。


“挺不错的,啊不过啊,”影山突然停下了脚步,身后的人毫无防备不小心撞上了他的后背,“我更希望是你来接我的球。”


夜幕早就降临,路上只有几盏昏暗的路灯,几只小飞虫绕着那灯光旋转着,安静地只能听到风吹动树叶的声音。日向略微一怔还是没有绕过弯子来,脑袋里面浆糊一样混作一团,太阳穴突突地跳起来,有什么东西抵在喉咙上快要涌出来。


“那……还真是遗憾呢。”他咽了口口水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里我往右拐了。”


“我是左边的。”


“我先回去了,儿子还等着我给他做晚饭呢。”影山朝他挥了挥手,“下次再见吧!”


“啊,噢噢,再见。”日向没有反应过来,原本就有点动荡的心里突然一下子生出了空洞,他稍微怀疑起自己的耳朵,“咦影山你有孩子了啊。”


对方已经走远,街上只剩下自己站在原地。


一下子开关就被打开了,无数的问题接踵而至,疯狂地挤压过来快要把他吞没。日向用自己没有提袋子的那只手轻轻揉压着发痛的眼角,突如其来的事件让他慌乱起来。


稍微冷静下来之后他扬起下巴小声地笑了出来。


就在刚才发现了一个很糟糕的事情,无比的糟糕。就像一直喜欢着的排球那样,哪怕已经十年没见的人,在再次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明白自己依旧还放不下他。


日向原以为时间已经让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了,再怎么青春年少热血沸腾的事情都会在成为大人的路上烟消云散的。但是他不曾想到这种感情已经沉淀下来,即使不如当年的自己,现在却更加深爱。


我可不敢去抢别人的父亲啊。


即使是这样,哪怕是这样。


日向也什么都说不出来,什么都做不到。只是加快了步伐最后小跑起来,哽咽被吞没在耳边呼啸的风声中,他像是在摆脱着什么一样不停地奔跑着。


tbc


PS:为了督促自己产出硬是磨出了个开头,有点惨不忍睹呀……不在状态抱歉。

评论(23)
热度(72)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