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有时候觉得我们这样活着也挺辛苦的。
并不是宣扬什么活着真累这种负面思想,只是单纯地觉得我们是一个很难猜透的生物。
用烂了的一种说法是我们都带着一个厚厚的面具,但是这只是一种形象的比喻罢了。这张脸没有戴任何面具,即使你表现出了不是你平常的那一面,它还是你的脸。不是虚假的你,那些都是听过来好听的假话而已,所有的这些全部都是真实的自己。
那些原本你所厌恶的行为都会被自己做出来。
不过这样说也许有些绝对,我仅是想表达复杂这个词语。
身边有几个挺要好的同学,其中一个经常犯傻,做出一些在别人看起来有些蠢的举动,我知道她这是调节气氛。不过有一次在她乐呵呵地接下别人玩笑的话语并且更加自黑之后,我下意识地作出了袒护的举动。对方倒也一笑了之,我们转身离去之后她突然开口。
“你以为我真傻啊。”
然后我感觉突然就明白了很多东西。
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不是被玩弄,相反是玩弄了他人之后的表情。
我们经常一不小心就把别人表露在外面的一面当成了真实,但是这皮肉可以由自己的神经控制拉开笑脸,这倒会与内心完全相反。
不过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去批判别人,因为这是与生俱来的本事,甚至是我自己也会经常如此。
这是自我保护的功能。
世界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如果一味的批判欺骗崇尚绝对的真实。它必将倒退。
为什么希望会留在潘多拉盒子的底部没有被放出来。
因为它一直伴随着邪恶并且不易得到,这才会展现出它唯一的价值来。
这样看起来会有趣许多。

【主题不明,这都可以跑题。
只是想表示一下我还在!!】

评论(9)
热度(10)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