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129||(短打)

*129


BGM详情戳 这个


 #

无数微尘在彩色的自然光里跳跃。

    

电线上立着各种音符一样的麻雀。

    

喧哗的白光把沉默碾成欢欣雀跃的碎片。他把这些假象看在眼里。

    

此时整个世界,包括自己,都是虚假的。所有的人掩盖住自己的悲痛、绝望,用最灿烂的微笑与人相处着。倒也难怪,要是面对黑暗连自己都扯不出笑容岂不是太过值得怜悯了。


久见冬二盯着墙上的挂钟的秒针一圈又一圈旋转着,他拿起一旁的咖啡杯向墙上砸过去,深褐色的液体溅落了一地,伴着瓷白色的碎片跌倒在地上。他把脚从柔软的沙发上拿下来,懒散地直起身子绕过地上的狼藉走到前头,稍微踮起来一点伸手取下那挂钟。搬来一张椅子坐下,直直地盯着它。还是那样固执地一圈又一圈转动着,丝毫不会疲惫一样。


他开始发出声音慢慢数着秒针转过的圈数,浑浊的空气上下浮动着,被无限地拉长,又伸缩回来。把不可蓄留的时间穿透,直至分解。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竟然就这样睡过去了。地板上的咖啡凝结成了黏腻的一块,开着的落地窗带进来的微风把窗帘吹动起来。一点碎发贴在额前,他打了个寒战清醒过来,抱着膝盖直直盯着那块污渍发呆。


脚掌触及地板时被凉意惊了一下,蜷曲起一点脚趾,又光着脚跑到厨房去取来抹布蹲下来一点一点擦着。


在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所有的欣喜都冲上来,久见冬二开心地蹦跳着跑过去挂在刚回家的人身上。


“太慢啦!”


“喂。”九重新脖子上挂着一个重物,动作不得不慢了下来。他把外衣挂到衣架上去,用手拍拍黏在自己身上人的背,突然发现凉得很。“穿太少了会着凉的。”


“我等了你好久!”久见冬二把脑袋使劲往那个人的颈窝里面去钻,深呼吸了一口气,鼻尖充斥着让自己心安的熟悉地气味。他抬头就封住了对方的唇,搅弄一番之后意犹未尽地在嘴角轻啄了两下,又把自己像个树懒一样挂回他身上。


九重新无奈地揉揉太阳穴,抱住对方腰的手臂紧了紧,抬脚往里屋走去。在看到地上的狼藉的时候愣了一下,估计是感受到了对方的停顿,久见冬二用鼻子哼了声笑出来。


“第五个了。”他把对方放回沙发上,拿起抹布继续清理着,“你砸的。”


“要是你再迟一个小时的话,就会有第六个了。”被训斥的人显然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在柔软的布面里面缩着肩膀挑衅地扬扬下巴。


“走吧,去超市再买一套。”语气完全就像是在面对小孩子。


“好啊。不过,”


后者明显不喜欢主动权被取走,舔舔嘴角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大把大把耀眼的光线流转在其中。


“我们得一直牵着手。”



#


透明的玻璃门感应到了有人经过就立即打开了,两人挤挤攘攘地顺着稀稀拉拉根本不算人群的人群进了超市。大概觉得很不好意思,久见冬二用余光看见对方的耳根微红,他嗤笑了一下把他的手握得更紧。


“这让我想起小来了。”单手抓起蓝色的方块抱枕,看起来像是要做成大象的形象,有一点突出的毛茸茸的鼻子在一面。久见冬二举到对方的面前询问着。九重新觉得除了是正方形这点勉强算相似,其余的根本就没有共同点。


“直接去看杯子吧。”转手就像走的时候胳膊被扯住,脸上被按了那个蓝色的抱枕,大象突出来的小鼻子跟自己的撞到了一起。


刚想发火的时候,那被强按过来的物体就换成了对方的脸。久见冬二看到他的反应很是满意,也不等面前的人如何挣扎,凑近在脸颊处印下一个轻吻。因为入了秋,他的嘴唇有些干燥起皮,却也正是这一点点的瘙痒让他的脸猛地如同烧起来一般。


“让别人看到可……”


“NINE,”言语中多了一些不可违抗的严厉,他牵起对方的手,“我们走吧。”


外面的街道逐渐被夜色笼罩,在这逐渐变得寒冷的国度里面,他们像两头小兽一般相互挤在一起取着暖。


#


九重新叹了一口气终于把手中的杯子放下,他靠在墙边等待着对方交谈结束,手插进口袋里面一下又一下扣着手机的边缘。机械的缘故,冰冷从指间传过来,他吸了一口冷气,转头不去看对方面前正在拿着商品侃侃而谈的导购人员。


到了傍晚购物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吵杂的声音鲁莽地装进耳朵里,他开始变得有些烦躁起来,不停地抬手看着手表。耳边还时不时传来那家伙特有的轻浮地语气还有笑声,不禁皱紧了眉头。


“就这个吧。”终于预示着对话结束的话语传过来,九重新直起身子走过去,尽量不去看在一旁对着久见冬二忽闪着自己的大眼睛的导购人员。


“选好了吧。”没有控制住,语气有些重,但他不准备收回来。


茶色头发的人眯起眼睛饶有意味地在他的脸上打量了一下,后者略微低下头不去迎合那炽热注视。


“请麻烦包装地快一些,”久见冬二右手搭上对方的肩膀,伸出指头在他暖和的脸颊上蹭蹭,在他躲开之前就搂紧了腰。可惜身高还是差这么一点点,姿势大概有些别扭,于是偷偷把脚踮起一点,“我家这位有点等不及了。”


还是那样无公害的笑容,之前的不愉快一扫而光,倒是很想给他来上一拳。


九重新倒也不再不好意思了,使劲地抓牢对方的手生怕他会逃开一样。他突然才发现自己才是最害怕失去的那一方,总是站在原地等着他跑上来到身边,但是关于对方是否会离去这个念头却怎么也不敢想。他终于明白不是自己对于他存在的自信,而是他是从心底里害怕那种事情的发生,哪怕只是一种场景的幻想都不敢。


#


“我回来了!”


久见冬二心情大好地把东西放到桌上然后跳进沙发里面对站在门口的人挤挤眼睛,夜晚的寒气还没有完全驱散,贴在大衣上。九重新随手打开灯,突然的照明让对方有些不习惯地微低下头。


“NINE。”


“恩?”


“我喜欢你。”


他的眼睛直视着自己,暗暗流转的琥珀色带来强大的镇定感,突然僵硬的空气让他措手不及。


“NINE。”“要喝咖啡吗?”


他马上走进厨房把水壶的开关打开。


沙发上的人勾起了嘴角,把手塞到怀里面取暖,脑袋不安分地左右摇着想看一眼正在厨房里面沉默的人。


“呐NINE,你喜欢咖啡吗?”叮叮咚咚陶瓷碰陶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恩。”


“你喜欢我吗?”作为一个圈套也得多问几个才行吧。


“……没有讨厌。”端着冒着热气的咖啡出来,他递过去一杯,顺手再把滑到地上的毛毯捞起来。


“NINE。”久见冬二不厌其烦地呼唤着他的名字,有些不太满意这个回答,“这样显得我太可怜咯。”


他双手抱着新买来的咖啡杯小口嘬着,白色的蒸汽冒上来把额前的碎发打得湿湿的,眼睛也忽闪起来。久见冬二把脚缩了缩,木质的圆珠挤在一起转动着。空气突然又寂静下来,有微尘浮动在中间,撞进咽喉让人感觉痒痒的。


“TWELVE。”


九重新终于无奈地开了口,抿了一口咖啡之后苦涩还留在舌尖,说出的话语也不那么甜腻了。


“……一直会在一起的吧?”


对方的眼睛突然锐利地眯了起来,弧形的上眼睑被压成了一长条,这是他心情异常得好的表现。


“你还找得到别人吗?”


也是啊,他们只剩下彼此。



#


拜托了,在这个世界将他们抛弃之前,在他们的存在被抹灭之前,稍微的,再让他们得到更多的温柔吧。

 

FIN



ps: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短!!!短的不行!!【肯定是天太冷我脑子被冻住了简直是憋着把字打出来的【即使很不满意还是放出来了……而且还想想办法把9写受一些……累DIE……今天是一年一度的129日,两位节日快乐!【本子文才写了一半!


评论(8)
热度(23)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