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影日‖FLOWERS 7-12(end)

*花吐き病

影日‖FLOWERS 1-3
影日‖FLOWERS 4-6



bgm详情戳 这个




「勇气是会被耗尽的。」




7

“今天很冷吗?”


影山扯着包带无奈看着对方裹得跟粽子一样,一条橙色的围巾绕了脖子几圈贴着鼓鼓的脸颊。


“哇,影山你感冒才好吧,你怎么不多穿的?”日向看似笨拙地挪着步子跑过去,背包在身后荡来荡去拍着外衣。“拜托可不要把我传染了。”


“你是傻子吗,不可能会在这种天气感冒的吧。”


影山只穿了一件稍微厚一点的黑色外套,围巾也只是松松垮垮地搭在脖子旁,哪里像旁边的这个人因为身高的关系更像一个球。


圆不隆冬,会说话的橙色的球。


他扶了扶额,稍微远离了一点,觉得热气快要蒸发到自己身上了。


“喂你觉得很丢脸是吗!”日向毛毛躁躁的声音从围巾的深处传出来,“你等着吧天气预报可是会说下雪的哦!”


“天气预报哪次准过了你个呆子。”

“大便影山!”

“日向呆子!”


大概是觉得有些太耗费力气,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来,司空见惯的话语经常这样被抛来抛去,恐怕哪一天他们不再这样说着恶语的话就算是不正常的了。


“你有什么想法吗?关于礼物。”影山推开了一家商场的门,日向奇迹般地通过那个窄窄的入口,他回头露出震惊的表情。


“你绝对是故意的吧,我可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笨重!”日向捞起快被挤掉的围巾,愤愤不平,“你觉得排球怎么样?”


“你可不可以想一些女生会喜欢的啊?”


“你是说,粉色的排球?”日向拍了拍影山的背表示安慰,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慈祥的过来人,“你傻了吗怎么会有粉色的排球哈哈哈!”


后者终于忍不了一把握住那个橘色的脑袋开始用力,当对方用求饶的语气叫喊着时周围的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只得放过他。
影山加快脚步,把两人的距离扩大到了一米。


“喂,你觉得手套怎么样?”

“太远啦——你说什么?”

那个球正在滚过来。


“看这个。”影山等那人靠近一点把手上拿着的毛线手套给他看,凭着自己的第六感挑了个颜色,“如何?”


“哇哇,如果是小夏的话一定会喜欢的。”日向把手套进去试了试,“挺暖和的,就这个吧。”


“好。”


“啊影山你真聪明,想到送手套。”他挤在高大的黑发少年身后探探脑袋,前者正在收银台排队,他从自己的角度看过去影山的脸型意外的好看。突出来的眉骨,眼窝很深,乌黑的眼珠,大概不算太短的眼睫毛。


好帅。他想着。好喜欢。


“那当然。”


然后日向的脸马上就黑了,因为前一秒自己还在称赞其帅气的少年后一秒就露出了一个很难看很难看的笑容,关键对方还毫无自觉。


“那你怎么没考上白鸟泽?”收到惊吓的球为了反击只好戳一戳他人的痛处。


“求你闭嘴吧。”








8

日向盯着玻璃窗看得出神。


从这个角度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学校天台处的一切。影山正站在那里不知道干什么,高处的缘故起了风,把他的头发吹动起来。


黑色,看起来很柔顺。都说越温柔的人头发越软,日向抬手摸了摸自己有些硬邦邦的发尖,真不知道这句话适用在哪里。


午休意外的有些长,他把手肘整个放在桌上然后让头轻轻陷进两臂之间,侧过头来继续盯着天台上的少年。


心里感觉有些可惜。日向咳嗽了一下,拍拍胸脯顺气。几个星期前自己是抱着多大的勇气想要趁选礼物的机会要对他说出口的,但是当真正站到他面前时又胆怯了。也许是害怕说出口之后,连这种简单的日常关系都会断裂掉。


说了的话他一定会生气觉得我恶心的。日向闭上眼睛想象着表情,嘴角抽搐着。那样我就再也打不到咻——嘭的快攻了。


有些事一开始我们兴致勃勃规划得有模有样甚至可以幻想未来成功时的各种情景,但是逐渐地,我们开始退缩,一直到真正现在想要面对的人面前时。我们才会发现啊,勇气是会被时间耗尽的。


自己一个人热血情绪高涨,自己一个人冷静束手无策。


日向捏着自己刚才又咳出来的一些花朵,挑了一朵最大的,先是数了数发现是五瓣然后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开始扯下第一片。


“我喜欢影山。”


第二片。


“我不喜欢影山。”


接着是第三和第四片。


自然而然在扯下最后一片的时候他很开心地把所有的花瓣托起来然后大声叫着——


“看吧!我喜欢影山!”


好像被谁认可了一般,虽然明明只是自我安慰,日向又自问自答点了点头,把视线又聚焦在天台上的黑发少年身上。影山此时半靠在栏杆上,手上拿着教科书嘴里隐约念叨着。光线从脸颊的地方滑落下来,流经校服,快要被光揉进去。


虽然脾气不好了一点,动不动就会对我大声的叫着,还摆着一副臭脸。但是啊,让我选我还是会选择影山的吧。


机会还会再出现的。


日向?


被风吹得有些头晕眼花的影山好像感觉到了某种气息转过头去,正巧撞上日向的目光从玻璃窗的那一边透过来集中在自己身上。


气管猛的被什么东西堵住,他的心咚咚跳起来,捂着嘴落荒而逃。







9

他做了一个挺长的梦。


手里拿着排球,比赛专用的那种。眼前的事物逐渐清晰起来,他很意外地看到了日向。准确的说,是国中时期的日向。比自己现在看到的好像稍微再矮小一些,手臂更加纤细,皮肤也更白一些,但是眼神没有变。


就是这种坚定的光芒强烈地宣称着“我在。”并且使自己不由自主想要托球过去。
小日向在对着墙壁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着,朋友过来打了声招呼准备回家,日向看起来想让他们帮自己托几个球,但是被不好意思的拒绝了。


影山可以清楚地看到他额间流下的汗水,冒着一点蒸汽的皮肤表面,还有一次又一次扣球的动作。没有别人,只有自己一个人面对的墙壁,原来这就是日向的国中吗。


“你这三年都干了些什么啊!”在他第一场也是最后一场比赛中惨败给了自己的队伍,当时还对他说出了否定他三年努力的话语。


影山抓紧手中的排球,因为用力手背上的筋开始发白,他低下头去没有看眼前的孩子。但是那没有停下过的击球的声音撞击着耳膜,嘭嘭的,就快要跟上心跳的节拍。


日向的身影很小,小动物一般蹦跳着,哆嗦着,承受着。


他突然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渴望,他想要给他托球,每一分每一秒都想着要把球分毫不差地托过去。想满足这个会将所有的球都扣出去的小怪物,让他一路赢下去。


无论是日本也好,全世界的最高点也好,都要在一起。


影山到这一刻才明白从他们第一次见面以来,那种情感就开始萌芽了,争先恐后长出藤蔓缠住自己的心脏。


浩浩汤汤席卷了整个世界,把梦境撕扯得四分五裂,快要不能呼吸。


猛地坐起身,浓厚地夜幕还在沉淀着,影山瞥了眼枕边新鲜绽放着的几朵红花,鲜艳的颜色跳跃着。


该如何传达。结果会怎样。他会用什么眼神看我。还能够,一起打排球吗。


喜欢着吧。


或许昨天的中午,他转过头的时候,正期许着什么,只不过在瞬间被冲散得支离破碎。







10

我几乎真的相信这是命运了,它如潮水般涌来,而我们衣衫尽湿。


看啊,我披荆斩棘,帮你摘掉了皇冠,剥去了长袍,把身上的束缚取尽,站在了你的身旁。



所以这次可不可以稍微等一等我,等我把积蓄了许久的勇气一口气全部拿出来的时候,一定会把情感好好的传达给你。


稍微等一等就好。






11


时间的浪潮翻滚而来,然后熄灭。





12

“烟火大会?”


“是的,你们也一起来吧?”山口对着正穿着护膝的两人说着,对于即将要毕业的他们来说这大概是中学时代最后一次组织出去的机会了。“我联系了田中前辈和西谷前辈他们了,也会来的。”


“日向你要去吗?”影山把毛巾递给对方,经过三年的磨炼他们变得默契了很多,后者接过来又拾起一边的水壶递回去。


“当然当然!”日向站起来跑到一年级新部员中间去作指导,神经已经开始兴奋地跳动着。
那些埋藏了多年的感情此时好像决堤的流水一样涌出来,控制不住。


时间并没有消淡两个人对于彼此的情感,反而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他们酝酿着积压着让它变得更加浓烈。哪怕是认为是自己单方面的,也不会有任何退缩。


一开始可以说是突如其来的感觉,那么现在的成熟已经足够了吧。


已经足够到有资格踏出这一步了吧。


这一次一定。


这一次一定。


他们不约而同地开始跑起来,向着那烟花绽放绚丽无比的顶点处,脚下是那大大小小白的红的花朵,旋转着,碎裂着。


都无所谓了,无论是平时多么痛苦地咳嗽着吐出着花朵,还是雨天时心脏泛起的绞痛,那些都无所谓了。被拒绝也好,被厌恶也好,现在只想着要传达给对方。


他们都流下泪来,两种颜色的花朵被打湿,黏在脚底。两个痛苦又幸福着的少年在内心里铭刻着——


这一次一定会,勇敢地,义无反顾地对他说出喜欢。






  fin



ps:终于把花吐写完了虽然好像跟这个梗的关系不太大……很感谢阅读到这里。我所想表达的影日是“任凭经过多长时间,我对你的爱只增不减”这种情感,不知道有没有好好的传达给你们qaq下次再见吧!

评论(2)
热度(64)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