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永研‖CIRCLE (1)

*永研


BGM详情戳 这个







“那次,我便失掉了世界。”

他悄然说起,我转头盯着他的侧脸,一时竟惊慌无言。他抬手虚遮住我的眼睛——

“别这样看着我,拜托。”




1


我总是可以在路过那家花店的时候看清里面的少年,虽然是金黄色的头发却一点也不突兀。就像那太阳,强烈却又温柔。

他总是在打理着花朵。

吸引我的不是别的,而是他极其认真的表情,就好像那些绽放着白色花瓣的是拥有生命会呼吸的人一样。对了,他应该不喜欢艳丽至极颜色吧,轻抚过的清一色都是乳白色的花朵。

我曾经停下来在对面的咖啡店里默默注视过他。

他穿着干净的白色衬衫,蓝色的像是围裙的衣服系在身上,长长的带子绕过来在腰间打了一个不显眼的蝴蝶结。袖子随意地扎起来一点,露出不算太白的手腕。我觉得如果我凑得更近一些的话,大概就可以看到上面细微凸起的青筋了。

咖啡很苦。我想着,夹了一块方糖。




“欢迎光临。”

他停下手里的正在修剪的活抬起头来看我,就在我与他的眼神相互接触的那一刻,我感觉有一种触动。

他手忙脚乱地站起身,看起来有些欣喜,“需要点什么?”

第一次近距离的观察到这个人,皮肤甚至可以看到光线擦过。“啊!不好意思……”我挠挠脑袋,“我只是想进来看看。”

他忽然爽快地笑起来,肩膀上下抖动了几下。“快到下班时间了,不如去对面的一起吃个饭吧?”他把围裙一样的外衣脱下来叠好放在一边,对在前台几乎要把头埋进报纸里的店长打了声照顾,抓起挂在一边的耳机,“走吧,我请客。”

他为我打开了门。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把围巾拢了拢,秋天的寒气蔓延过来,从这里到对面需要经过一条马路,车辆呼啸而过,风声在耳边震动着。“抱歉一见面我就这么问。”

“永近英良,”我们停在了必经的红灯前,身边稀稀拉拉也伫立着几个其他的路人,“叫我英吧。”他回头盯着我,我觉得他像是在与我体内的某个人讲话一样,因为那股眼神太熟悉了。

“英。”我咀嚼着这个字,细细的,有些苦涩。红灯还剩下十几秒,我低下头跟着自己的心跳数了十次左右,然后抬头盯着他。

我不确定自己是否盯紧了他。

“我叫金木研。金曜日的金,木曜日的木。”
红灯咚的一下跳到了绿灯。

“金木。”他把手交叉放在脑后,“很高兴认识你。”

好像有些碎片一样的东西从我眼前闪过,我揉了一下眼睛。他的语气很平静,没有光,没有声,从亘古的过去飘荡过来。

我骤然产生有一种很恐惧的想法,一种不可名状的猜想拼命地从心底里冒出来——他一开始认识我。如果我没有报出我的姓名,他大概也会向我招手唤我为“金木。”而且应该不是普通的相识,就好像失散多年的老友相见一般,我不知道为什么。

他张唇发出那几个音节的瞬间,我就有这种感觉。异常刘畅的,好像呼唤了数万次那样。

我不知道为什么。

鼻尖干干的,我只知道我突然很想哭。








0

「我们去拯救世界吧。」

浑身发着金光的勇者说道,对面前的一团黑色的物体伸出手去。

真是漂亮的龙啊。他想着。轻轻抚摸着它有些凸起的角,上面的纹路硬邦邦的,扭曲着有些狰狞。

他用自己的指腹去感受着,那里有风袭过的温度,还有微微的很难察觉的体温。难以描述,就是当你的身体感到寒冷时,指尖温温热热的感觉。

总算找到你了。勇者对着它硕大的额头亲吻了一下。龙浓密的眼睫毛颤抖了一下就睁开了,硕大的乌黑的眼睛转了一圈,盯住眼前的人。

「嘿你再睡一会儿吧,等到时候了我会来叫醒你的。」勇者拍拍它的脸颊。「我会的。」他把帽子系上,拉紧了手臂上的袋子。

「现在你就安心沉睡吧?」他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金黄色的头发反射着光芒。龙把眼睛半眯上露出睡意,挪了挪脑袋安静地趴着。
宛如命运中必定会发生的相逢一样,带着一点欣喜,却又是必然的结果。

勇者把巨大的石块推了回来,咕噜咕噜在地上缓慢地滚动着。不能让别人发现我的龙。他思索着,把洞口差不多封上。刚走出几步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折返回来,找寻到一条缝隙对着里面轻轻地呼唤着。

温润的呼吸扑面而来,再是它那乌黑的眼睛。勇者好像被逗到一样笑起来,眼睛眯起来却如同暗夜里的星星一样流转着光芒。

「对了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







1

“金木!”

声音从遥远的后方响起然后逐渐变大风一般传到耳边,我下意识定住了脚,本能让我稳住身子等待一次冲撞。

“你也在B大呀!”果不其然永近一巴掌拍了拍我的后背然后用他的胳膊一下子勾住我的脖子,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冒着冷汗庆幸刚才没有继续往前走,不然这时候我的姿势大概是趴倒。

“永近,你也在?”一心放在防卫上面了,我这时候才想起来惊叹,没有意料到他也是大学生并且是在一个学校。

“也是大二吗?”

“唔嗯,好巧。”我稍微露出了一点欣喜。

“真好呢,”他松开搂住我的手,交叉在脑后,他似乎拥有这个习惯很久了。“可是我怎么都没见到过你啊。”

好像听到了一丁点的惋惜,那种说话的语气宛如寻找一只丢失的猫很久了一样。

“我……不太擅长应付陌生人。”

“班上的人呢?都熟悉了吗?”

“……大概没有。”我稍微低下头。

“喂!你不要告诉我你到大二了一个哥们都没有!”他有些激动的转头盯着我。

“可能有两个吧?一起做过值日……”

“拜托——那样完全不算吧!”永近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过了一会儿他好像投降了一样小声嘟囔了几句又继续向前走去。

“金木,你啊太温柔了。”他摆弄着放在脖子上的耳机,“这样会被欺负的。”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可以准确地下出这样的判断,他并不了解我。就像我并不了解他一样。我或许知道自己确实有一些软弱,但不是他所说的温柔。我很清楚这样的我一事无成,可我仅仅是想好好的保护好自己可以保护的小小的一点东西。

“我并……”

“我来当你的朋友吧。”他一下子把我无力的辩解打断,然后伸手掰正我的肩膀,我只得把眼神聚焦到他严肃认真的脸上。“可以吗?”

我完全被他的话语惊到,努力要移开视线,但是我办不到。温度从他的掌心传到我的肩膀上,然后流动到身体的每个地方。已经是秋天了,我却发现异常的温暖。

我没有对他的出现产生过怀疑。

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愿意走得这么近过。





tbc



ps:终于写了我一直想写点什么的永研!原本想一次性写完的可是还在构思中间的内容。感谢阅读!感谢肉儿 @KNK 提供的花店梗和 @雙生花 提供的勇者与龙梗。对了还有题目感谢八万大傻子 @八达丸 。


评论(14)
热度(29)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