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影日‖FLOWERS 4-6

*花吐き病



影日‖FLOWERS 1-3
影日‖FLOWERS 7-12(end)

bgm详情戳 这个





「我看着那副凌乱的葵花,大片的橙色误打误撞,纷纷扬扬闯进我的眸子。噼里啪啦,碎玻璃般的悲伤瞬间将我吞没。」











4

“那我先走了!”


日向把碗筷丢回厨房,坐在玄关的地方穿着鞋子说到。影山在冰箱里窸窸窣窣地掏着些什么,然后拎着一个袋子汲着拖鞋走出来。


“给你。”


日向怀里被塞了一个冰凉的东西,迫不及待想要打开来看,穿了一半的鞋子套在脚上。


“哇塞是什么呀!”


“特产。”影山挠了挠脑袋把对方丢在一边的包递过去。


“父母前段时间去旅游了。”


“哦哦哦,所以这是给我的吗?”日向小心翼翼地再把袋子重新包好,思量着什么时候吃掉它,“没想到影山也会有一天对我这么好。”


“啥?”


“嘿嘿没有没有。”


“哦。”


“对了,下周是洁子学姐的生日,要不要一起出来选礼物?”


“周末?好像有……”


“嘿你没空就算了!再见再见!”


他做了个鬼脸,赶在那人冲出来打他的头之前逃出了门,推着自行车一路抄着近道回家。已经是深秋时分,街边堆满了枯黄的落叶,干巴巴地躺在一起。


他们总是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地将落叶扫得一干二净,然后无奈在转身之后又被飘落一地。


日向停了下来。



“为什么一定要扫掉呢!”他对着一个那些扫帚的人喊到,那人疑惑的回过头。


枯黄的叶子是那样的小心翼翼,它们尝试着构成一点点可能性,却被彻底拒绝。看啊,这种残忍,就好像我把辛辛苦苦搭起的鳞次栉比,用手捧着端着想要给你看一眼,可是在站立在你面前之前就摔在了地上。碎片稀里哗啦散落了我的世界,可是你甚至连这点影子都没看到。


然后我一个人蹲下身去,伸出手把碎片一点一点地捡干净。


大概最让人难过的不是说出口之后的拒绝,而是在踌躇之中被全盘否定。那些话语争先恐后想要从喉咙里冒出来,但是在绽放之前就腐烂在肚子里。全部都被自己承受了啊。


“你在说什么?”扫帚没有停下,像一双大手拼命地揭开伤疤。


日向舔了口脸颊,觉得咸咸的,他好像看到了落叶的伤口被撕扯的鲜血淋漓。真可怜,我可不能往上面撒盐呀。


真可怜。他想着,屏住了呼吸。


“为什么要把它们给出的一丁点希望都掐灭呀!”


那堆在一起的深黄色像极了他的发色,他突然哆嗦起来打了个寒战,然后头也不回地跳上自行车逃离了这里。




5

这个世界上不被允许的事情有很多。


比如,你永远无法从上面跳下来的高台;一吃糖就会疼的烂牙;不可能举起的重物。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那些事情鲜明地摆在那里引诱着你去尝试,但是这是被不允许的吧。


后果同样赤裸裸地呈现出来,你很清楚,打破了规律的自己如同做错事的小孩只能受到应有的惩罚。


你看,这就是胆怯,你我所共有的。


“影山!又在喝牛奶呀!”


日向风风火火地伴着下课铃冲进了隔壁的教室,前排的同学识相地让出座位让这个毛头小子趴着椅背坐下,三五成群吵吵闹闹准备去上体育课。


“喂,我要去上课了。”影山把牛奶戳回桌子上。


“翘掉翘掉!反正是今天最后一节课了,”他把双手举到空中做了个欢呼的动作,“影山我们去打排球吧!”接着拍了拍身旁鼓鼓的书包,沉闷的拍击声宣布着里面有个圆咕隆咚的球的存在。


“……好吧。你等下。”影山起身收拾起书包,牛奶盒光滑的材质在光线下闪闪发光。日向等待着,然后把头摆来摆去,他发现不同的位置盒子投下的影子形状都不同。


“我喝一口可以吗?”他玩够了,伸出手指了指那个物体,“这个。”


“要喝你自己去买!”


“诶真凶!就喝一口嘛干嘛这么小气!”伸手抓住了牛奶。


“我都要喝完了啊!你想长高的话我看喝一桶都不够!”另一只手不甘示弱地也握住。


“你在嘲笑些什么啊——你这坨便便!”


“哈?呆子还有脸说我!”


牛奶盒被两股力量挤压着,中间开始出现了褶皱,眼看里面最后一些液体也要被挤出来。


“给你给你,说好了只喝一口啊。”影山最后放弃了,不过是因为担心这个脆弱的盒子碎了该怎么办。


“诶嘿谢谢!”日向满意地接过来,一口咬住了吸管猛喝了一口,“好好喝哦!”他几乎是用和眼睛一样闪着光地语气说着,然后舔了舔嘴角。


“肯定的啊!”影山无奈地背上书包,一手插口袋一手夺回牛奶放回桌上,“走了走了。”


他径直走出教室却没有看到平常叫喊着要比比谁先到球场的少年,有些疑惑的回头:“喂你别发呆了。”


橘色的人背对着自己不知道看什么看出了神,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头顶和光洁的脖子。对比很明显,穿了黑色的制度外套,那一段肌肤显得更加白皙,完全不像是一个运动员有的细腻程度。


他不得不承认手臂也比常人来说细了一圈,就这样看起来如此脆弱的一个人却可以像无法抵挡的太阳一样跳起来,然后把自己传过去的球有力的扣在地面上。


“噢噢噢!我才没有发呆!”


日向转身开始加速起来,跑着超过了影山,他没有回头,也没有让自己问出刚才很像说出口的话。


——你不要喝了吗?


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有些干燥的嘴唇,那是碰过吸管的地方。有些扭曲的牛奶盒孤零零地被遗忘在那里,白色突兀地曝光着。


会有怎样的结果啊,谁也不知道。





6

“我把周末空出来了,几点到哪里碰面?”


熟悉的不得了的声音从电话的那一边传过来,大概是幸福来的太突然,日向一激动就把手机抛了出去,闪着光的屏幕随着物体在地上滚动了两下然后就灭掉了,他心里咯噔一下。


“你在干嘛!”


“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手机掉出去了!!”


日向没空理会倒在地毯边的黑屏了的家伙,光着脚就跑到座机前抓起来给对方拨了个电话,对着空气拼命鞠着躬。


“你太不小心了吧……”影山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


“对不起啦,你刚才说啥来着?”


“上次你说的要去选礼物那件事,我有空了,一起去吧?”


“啊!”日向用指甲扣着座机的表面,咯吱咯吱的声音带着一点震动摩擦着,“影山你怎么突然有空了呀。”


好像寸草不生的土地里突然冒出了一点绿芽,毫无防备,戳进了心里。


“你管的很多诶,”那边的声音恶狠狠地传过来,“给洁子学姐的礼物怎么可以让你赢了!”


“王者的发言!”


“你话真多!”


“噢噢——那个,影山……”日向突然觉得地板很冰,他把两只脚摩擦了一下,凉气好像传到了膝盖。被掐灭的机会再一次出现了,可是他动弹不得,一步也不能踏出来。


——允许吗?


他心里有个声音笑起来,得意洋洋就好像知道他的退缩那样。


“……咳咳!!”日向剧烈地咳嗽起来,他捂着嘴把听筒拿远一些。


“喂你没事吧?”


“咳……没事没事,我在吃你给我的特产。”他瞥了一眼放在一边完好无损的包装袋,随便找了个理由,“你别……咳咳……笑我呛到!”咳嗽得有些厉害,生理性的泪水溢满了眼眶,他抬手去擦。


然后就有什么东西从他的手心飘到了地上。


“我没笑啊,对了你觉得哪个味的好吃,我妈买了两种。”

日向怔怔地看着地上。


“樱花。”


“有那种味道吗?”影山疑惑地回忆着。


他盯了一会儿就蹲下身去,他忽然想起之前看到的落叶,零零散散撒落了一地。然后他伸出手去捡起了那朵花。


乳白的有着五片花瓣的樱花。


机会是用来好好把握的吧。


“有呀!”


日向心情很好地笑着说道。



tbc







ps:呀……又好短嘞!那个喝牛奶的梗是在ナノ女神的条漫里出现过!越来越幼稚的文笔——啊!!!【抓头

评论(30)
热度(40)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