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影日‖Not Mine

*Not Mine 后篇      (前篇请戳 这个

*设定为同班了这是个bug


【】bgm详情戳 这个



夏天的温度有些黏腻,皮肤表面渗出的薄汗使衬衣紧贴在身上,蝉鸣听久了也会觉得出现幻觉,空气颤抖着蒸发到高空中。


日向把自行车推出车库,却有些意外地发现车链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松松垮垮地拖在地上。他抬手扯了下快要滑落的背包带,半蹲下来检查。橘色的头发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弧度,然后停留在车轮旁边。


盯着看一个地方很容易出神。


日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两天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其实从那个中午他跑出教室门的一刹那开始,他就已经后悔了。不知不觉一口气就跑到了排球场,因为还没有到部活的时间所以门没有开,他平稳了自己的呼吸后小心翼翼地爬到窗边朝里看。他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在三年之前他刚来到这个学校的第一天,他也这样把头架在窗前朝里面望去。


原因是收到大地学长“必须意识到和影山是队友”这个命令。



影山飞雄啊。



影山。



日向安安静静地盯住不远处地板上的一片反光,过了一会儿就觉得腳开始发酸。这三年他基本没怎么长个子,肌肉虽然不多但勉强算是结实,倒是影山看起来高大了很多。他不想去思索为什么现在无论做什么都会想到对方。



日向叹了一口气松手跳了下来。


那天下午他第一次没有和影山一起回家。


日向不得不承认自己不会修自行车,尤其是面对一滩烂泥一样的车链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于是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儿决定推着车回家,顺便在回去的路上买个肉包安慰下自己。不对,是两个。


“日向?”菅原从坂之下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哼着曲子的少年。


“菅原学长——!”日向兴奋地送了手一路跑着扑上去,从对方毕业之后见到的机会就少了很多。他觉得今天得在日记本的“吃了两个肉包”后面再写上一句“碰到了菅原前辈”。


“嘛,已经不是学长了哦。”菅原伸手揉了揉那一团橘色,对方这么长时间不见身高还是没有增加这点他觉得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日向也快要毕业了吧?”


“就几个月啦!”


“排球部怎么样?”


“很好!非常好!进了几个很厉害的部员,虽然性格有些古怪。”日向扯着脸模仿着表情。


“是吗?很怀念吧。”菅原递给对方一个肉包,“很像那时候的你和影山呢。”


日向伸出接肉包的手停顿了一下,接着有些颤抖地缩回来。“唔嗯。”他转身去把倒在地上的自行车扶起来,手背随意抹了下眼角。他准备今天不吃包子了。


“发生什么事了。”菅原把衣角的褶皱扯平。他一直觉得日向很好懂,又很不好懂。这个一直给别人带来笑容的少年只要有一丁点烦恼就会表现在脸上,平時闪烁着光芒的眸子也会在一瞬间有所暗淡。不用刻意去观察就会感受到这个小太阳的情绪变化。


“学长,你会连续一个月听同一首歌吗?”日向把车头摆正。


看啊,就像这样,有的时候完全捉摸不透他想表达些什么。


“听力下降什么的,这就是所谓的生腻吧。”问出问题的少年自顾自回答着。


“抱歉,日向,我不能够明白你的意思。但是啊,”菅原不好意思地笑笑,“就像你一直喜欢吃的肉包一样——”他再次把冒着热气的白团子递给他。


“你肯定有哪天会觉得吃腻了不想吃了,可是它已经融入你的生活了,已经是你无法摆脱的东西了。一旦你离开它,大概就会发现缺失了什么一样。”


因为你一直在它的影响之下,所以现在不会深刻地觉得它的必要性。但是啊,如果有一天你真的选择了彻底地远离,那种空虚无助之感将会让你回忆起之前不以为意的幸福感,那时候再懊悔可就来不及了。


“啊很迟了日向也赶紧回家吧!”菅原歪了下头把肉包塞到有些发怔的少年怀里,看了眼手表说道。他只能隐约感觉到对方的落寞感是来自于影山,又无法多安慰些什么。只能轻轻拍拍对方的肩膀。“会一直喜欢下去的吧?”


日向抿起嘴握紧手中热乎乎的团状物体,蒸汽浮上来看不清他的眼睛。他拼命地点着头,就好像在努力辩解些什么一样。







【】













“日向。”


影山靠在门边对着嘈杂的教室喊了一声,他觉得自己得跟他好好谈谈,从那天起就很不对劲,中午吃饭也好放学回家也好,一直在躲着自己。


“哦哦。”日向有些紧张地把课本胡乱地塞进包里,拿起来抖了一下然后就急急忙忙拉上拉链,却不想夹住了内侧的布料卡在一半。


他先是一下子发力猛地拉扯几下,发现毫无用处之后只得懊恼地把书包翻出来一点把鼻尖凑得很近观察着拉链。“啊抱歉......今天你先回家吧。”日向没胆看影山,腾出一只手朝后象征性地挥动了一下。


“我等你。”


“都说了不用啦。影山还是快回家吧。”


“你到底怎么了?”


同学们吵吵闹闹差不多都走了,教室里忽然安静下来,只剩下有些低沉的声音浮在空气中央。“从那天开始你就一直躲着我。”影山把手差插进了口袋里,他望着日向整个人快要被金黄色的夕阳融化掉。


“......没有。”

“有。”

“没有!”

“有。”

“......”


两个人一句接着一句开始无聊地重复,日向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干燥,很意外地先停下了这场看似毫无意义的比赛,他自认为高明地转移了话题。


“影山去见过了吗,那个可爱的女孩子?”


他的手心开始出汗。


人总是会问出一些自己根本不想得知结果的问题,就好像在寻求着某种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一般,将全部的赌注下在渺茫的希望之上。

“见过了。”

“我就说过挺适合你的嘛......”说着这话脸上却藏不住流露出一点悲怆。

“拒绝了。”

“诶?”

“我跟她说我已经有在交往的人了,”他把视线紧紧锁定在面前的少年身上,有必要得让这个疑神疑鬼的小子停止产生一些愚蠢的想法,“你难道不这样觉得吗?”


“你太冷漠啦,为什么总是要伤害人家的心呢。”日向开始咯咯的笑起来,肩膀上下颤动着。他终于成功把拉链拉上,他从前门出去回头对着站在后门的影山招招手,“从现在开始,谁先到达排球场另一个人就要请咔嚓咔嚓君!”


“喂!今天没有部活吧!”尽管这么说着已经开始跑起来。


“咔嚓咔嚓君!”









【】







“影山是怎么想的?”


菅原哭笑不得地把咖啡放回桌上,招了招手示意服务员拿来菜单。他被面前这个这三年长高了不少的黑发少年叫出来,理由竟然是“不知道该如何跟日向和好所以想请教学长”


所以说不是学长了吧!他扶额感叹两人笨成一个样,又想起昨天晚上遇到日向时发现的反常。


大概是我最后一次让你们明白如何理解彼此了吧。菅原指着菜单上的甜品这么想着。


“不明白他到底在想着什么,明明跟平常一样,突然就生气了。”影山有些懊恼地叉起一块牛肉放进嘴里,“我做错了什么吗。”


“感觉影山跟刚遇到的时候相比改变了很多,”菅原用勺子捞起一块芒果,“嗯......怎么说呢,以前的影山是绝对不会第一反应想到‘是不是我做错了’这样,大概是日向起到的作用吧。”


黑发的少年不知道听懂没有开始用叉子戳着洋葱。


“他问过我‘歌听久了会不会生腻’,现在反过来由我问你吧,影山,你会怎么回答?”


黑椒汁滴落在铁板周围,刺啦刺啦地响起来然后又匿去了声音。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像是思考了一个世纪,他终于放弃了然后挤出这几个字。


“所以说啊影山,日向更明白珍惜的重要性,换句话说,他比你更加害怕失去。”他无奈地看了眼有些疑惑的少年,再次开口道,“不妨让我们来想象一下吧。”


假设有一天日向对你说出了分别的话语,并且不再回来,与你成为陌生人,你无法联络到他,无法再与他打排球,把你与他生生剥离。当这样的一天来临时,你会怎么想?


“并不会真的发生这种事情,吧?”


你看你开始迟疑了,这种你现在开始思考的这件事情日向大概已经从很久之前就在担忧了。你知道有个成语叫做居安思危吗影山。日向的排球有一大段时间是浸泡在孤独里的,这与你成为“球场上的王者”之后所体会到的孤独是不同的,更为深刻更为彻底——心甘情愿地承受的。因此他一向很珍惜每一个托球,直到后来遇见了你,从珍惜你的托球转变到了珍惜你。


假如是你有一天抛弃了他。我觉得他应该真的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因为恐惧所以想由自己来放弃,日向或许选择了这个最愚蠢的方法。


“不可否认他有时候的想法有些古怪,但是希望作为他的特别的存在的你可以明白他真实的想法,”菅原把沙拉搅拌进了水果里,“我们谁都不可以,只有你。”


“因为你是影山飞雄。”











【】









日向哗啦哗啦地推着自行车走在路上,车链已经修好了但是他现在并不想骑。最近总是在做任性的事情啊。他想着。风刮起来把他的衣服吹得鼓鼓的,发尾扎到了眼睛里面。


“研磨!”他很高兴地把车停在一边朝坐在突出来的高台上的布丁头少年挥了挥手。


“翔阳?!”孤爪把手中的游戏机按了暂停键,微微侧过头来露出一点惊讶,他把交叠的双脚往身子里缩了缩。


“好巧呢!”

“嗯。”


“在等黑尾吗!”

“阿黑去买饮料了......”他用指腹摩擦着那几个常按的键。

“噢!”日向努力撑着手臂上了高台,一屁股坐到了孤爪的旁边,“研磨和黑尾好像一直呆在一起啊。”


“从小学开始。”按下了开始键。


“以后也一直会呆在一起吗?”他挠挠脑袋,眼角被发尾刺得有些痛,“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一天分开的话......”


“那不是担心的问题吧,我是依赖于他的,”孤爪手指快速的移动着,看似心不在焉的说道,


“不要分开不就好了吗。”









【】









他想起了他在来乌野前的第一场又是最后一场比赛,可以轻嗅到空气中弥漫着的他最喜欢的镇痛剂的气味,地板被擦得很干净反光着整个会场。他看到对方的队员里面有一个戴着皇冠的少年,右手紧紧抓着球网在对他愤怒地说着什么。


他没有听清楚,只是呆呆地看着对方。


让我来摘掉它吧。


他几乎就要伸出手来,然后忽然眼泪就下来了。整整三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委屈和孤独都在那一刻顺着滚烫的泪珠冲刷下来,脸颊火辣辣地疼。


他终于知道自己不仅仅是想要帮他剥去王者的长袍,还想让他停下来,与他一同前行。









那种情感如同洪水猛兽。









【】








“快要,毕业了呢。”日向拉紧背包带,他停下脚步平稳了呼吸转身看着对方,“影山想好去哪所大学了吗?”


“还在考虑吧,你呢?”黑发的少年也跟着停了下来,“来同一所吧。”


“影山你成绩太差了大概考不上我想去的吧。”


“你在说什么呆子!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不要骂我呆子。总之比你好!”


“上次是谁在课上睡觉被罚站的?”手很配合地做出思考的动作。


“那是太累了啊啊啊!再说大便影山你不是也被罚站了吗!”日向激动地反驳着,影山习惯性就要去抓他的头,他却下意识躲开了。“唔,那个。影山,我们......”


“你干嘛躲开。”


“所以说!”像是下了很大的一个决心一样深呼吸了一口气,“我们还是......”


话还没说完日向只觉得自己跌进一个怀抱之中,象征性地挣脱了一下最后乖乖地陷在温暖之中,他承认这是他最喜欢的味道。


所以拜托了,让他稍微自信一些吧。


影山想起那天菅原说的话。他把鼻尖埋进日向柔软的头发里,淡淡地橘子味洗发水的味道充斥着每一个细胞,虽然自己嘲笑过对方甚至在这点上都幼稚得要命,但他还是最喜欢这个人。


“虽然不清楚这几天你在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我想请求你的是,希望你能够一直呆在我的身边不会离开。”他贴着日向的耳边说着,紧了紧手臂。“你愿意吗?”


梦中他看见影山对自己说我又不是你的,他觉得现在完全不用为这种自己幻想出来的场景伤脑筋。他不会让他们分开,这是一开始就决定好了的。


怀里的少年停止了不安分地挣扎,把头死死地抵在自己的胸前,他突然就落下了眼泪,那种忽然而至的安心感混杂着对方的味道充溢着内心。“这句话由我来说啊......”


“喂呆子,哭得稀巴烂丑死了。”虽然是这样听起来不舒服的话语,但是手臂却将他紧紧锢住,融入血肉一般。


“要请我吃肉包啊......”泪是止住了但是啜泣还在。

“行行行。”

“两个!”

“行行行。”


“影山你真好!”日向欢呼了一声抹了把眼泪,被对方抓住手腕递送了一个潮湿的吻之后开心地准备再来一次跑步比赛,影山无可奈何的叫住他:


“你还没有回答我。”


远处阳光投射在地面上,金黄色覆盖了整个大地,可见的美好与希望从每一个角落升起来。未来的路还很长,他们还没有走完。


会一直喜欢下去的吧?


“那个啊,我愿意啊。”



他说我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到了你。


他说我们大概会永远在一起。



IT’S MINE.



fin



附歌词:


タユタ- RADWIMPS


揺れたこの想いの向かう先を

【向着摇曳不定的心情彼端】
なにも言わず僕は眺めているよ

【我不发一语静静地遥望】

言葉だけじゃいつも足りないのは

【用语言从来无法完整地表达】
その手を繋ぐ意味を残しているの

【那是因为仍然遗留了牵起那只手的意义】

今 想い出が光る前に僕を見て

【现在 请在回忆闪烁光辉之前看看我】
枯れた言葉なら もう言わないでいいよ

【黯然失色的言语 已经不需要再说】

この星は今日も僕をまわすよ

【这颗行星今天也载着我旋转】
振り落とされないように しがみつくけど

【为了不被甩落下去 我紧紧地攀附】

掴まった先は君の小さな手で

【抓住的对象 是你小小的手掌】
それを守るそぶりで 握りしめるの

【我佯装要保护你般 牢牢地握住它】

今 想い出が光る前に僕を見て

【现在 请在回忆闪烁光辉之前看看我】
震えたその手だけは 繋いでて

【只有那只颤抖的手 请一直牵着它】

All of the mystics and existents will make you bring upon.
You'll never notice but you're always going to come back for more.

今 想い出が光る前に僕を見て

【现在 请在回忆闪烁光辉之前看看我】
震えていたのは そう 僕の手のほうだよ 

【颤抖着的 没错 其实是我的这只手】
















ps:我也是够糟糕的现在才把这个很久之前的坑给填了,我真的很喜欢他们两个,在这里也只是狂妄地想要诠释一下他们之间的羁绊。因为前后两篇相差时间太久了,写完了才发现跟我一开始想要表达的主旨偏离了很多......感觉这次写的风格又变了(?)尝试了一种很想试一试的写法,结果写到后面觉得很干枯......

如果有能力的话,下一篇影日想写「花吐き病」,这是我很想写的很带感的梗,如果没有写成影日的话大概会在其他文里面看到。

评论(19)
热度(53)
  1. 骨蝶非魚乾 转载了此文字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