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LIGHT‖TNT

#失明梗

【】bgm详情戳 这个





I feel thy gaze upon my heart this moment like the sunny silence of the morning upon the lonely field whose harvest is over.*
 「此刻,我感到你的目光正凝望着我的心,好像清晨温煦的宁静默视着收割已尽的孤寂田地。」


||


   事故降临的太过迅速,迅速到久见冬二已经要忘了那天从眼部传来的阵痛,相反的,他出乎意料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说是这么说,也不过是选择性忘记。


 回到家后他第一件事情就是扯下了绑在双眼前的绷带,九重新伸手想阻止,却又被嘻嘻哈哈的后者推开。


 “你没听那个医生说吗?只有不到五天了唷。”久见冬二准确的扑到了沙发里,“趁我现在还看得见。”他有些可笑的分辨着略带模糊的世界,因为突然照了光可以感觉到眼球有些刺痛。


 “可以治好的,”九重新叹了一口气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又重复了一遍,

“一定可以的。”


 他把视线落在对方沾了点阳光的发尾。


 “所以说你有时候也会这么幼稚呐,NINE。”久见东二取过一边的杂志饶有兴趣地看着,虽然已经适应了光源,但不得不承认这种模糊感只会日渐糟糕下去。他可以想象那个完全漆黑的世界的降临,就好像自己置身在浓雾之中,迷惘、无助,将他蚕食的一干二净。


 他清楚黑暗带来的感觉,半夜惊醒睁开眼却什么也看不到。有时候他想,自己的声音大概就是这种颜色吧。


 “很简单,如果你被告知几天后就要死了,你肯定会站起来快活的玩几天而不是躺在床上乖乖的等死吧。”久见东二歪着脑袋想出了一个自认为绝佳的比喻,一口气噼里啪啦说了一大推,稍微停顿后他又扬起声调补充了一句,“当然,你不会比我要死啦你放心。”


 “别再让我听到这样的话。”


 “哈!?”他被对方命令一般的语气吓了一跳。

 “这不是你能认定的事情。”九重新皱起眉头。

 “最后一句话吗?谁知道呢。”好像感觉到对方有些被自己惹怒,连忙摆摆手,“行啦我不再这么讲就是啦!你别一脸严肃的样子我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久见东二赶紧露出可怜的表情然后伸手揉揉自己的肚子。

 “饿了吗。”

 “你要听它叫一声吗,NINE。”他缩在沙发上咯吱咯吱地笑着,双肩上下乱颤。

 “现在还早,过一会儿我去准备。”九重新抬起手腕看着手表,指针一格一格跳动着,张开弧度分割这小小的表盘。“喔!”对方小小的欢呼一下表示喜悦的心情,眼角流转着无法掩饰的欣喜,然后他拿起杂志继续把头埋进去看。

 话题被抛来抛去,最后掉落在地上咕噜噜滚的好远,声音的最后一个末尾即便是带着玩笑的上扬,此时也不过是充当一个休止符。空气又沉淀下来,微粒浮动在空中。刺眼的词汇被随意地掩饰过去,他们小心翼翼地对着它发笑着,然后真正触碰到一点尾巴的时候又更加小心的绕开,怀着各自的小心机闭上嘴不说话。

 夏日拥有粘稠的温度,融化在每个人的身上,但家中毕竟照到的阳光少一些,难得的阴凉让他的思绪也冷静下来,就着被拉长的沉默,九重新闭上眼睛回忆着一切发生的经过。

 一眼就可以看出是FIVE的陷阱,但那时他与TWELVE处于失联状态,对话装置不知道被动了什么手脚导致发不出一点声音,他感受到那沉寂心里突然就开始皱缩起来,他产生了非常不好的预感。

 听到爆炸的声响伴随着浓烟的上升,他冲进了那幢废墟中,接着就是看到在一片火光中捂着眼睛蹲在角落里面的久见东二,正想开口说话时突然发现他的头顶正上方一块水泥板摇摇晃晃带着火舌坠落下来。

 “TWELVE!小心上面!”

 九重新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朝他跑去,但出乎意料的是对方听到他的声音后抬起头来似乎是看着他的方向站起来,接着马上往左边移了几步。水泥板落地的瞬间,九重新将对方扑到了更安全的地方。

 惊魂未定他把怀中的少年放出来,后者虽然放开了捂着的手,但还是紧紧地闭着眼睛,眼睫毛不停的颤抖着像是忍着剧痛。

 “你眼睛怎么样?”

 九重新试图去触碰,但对方别开脸躲开了他伸来的手突然开始笑起来,忽的一下子抱住对方的脖子把头埋进颈窝里去。

 “NINE。”

 “我在这里。”

 “NINE。”

 “TWELVE,我在。”他抬手揉揉对方的头发,再一次重复着。
 久见东二的声音迷迷糊糊的传过来却很清晰,他不打算告诉对方自己的眼睛现在痛的要命,倒是这种真真切切的触感让他很安心:“我终于看见你了,NINE”





Thou hast led me through my crowded travels of the day to my evening's loneliness.I wait for its meaning through the stillness of the night.*
 「你引领着我穿过白日那拥挤的旅途,到达我暮色的孤寂。
我期待着穿过着黑夜的静谧,去体会它的蕴意。」





 “为什么明知道那是FIVE的陷阱你还是要去?”

 最后是九重新打破了僵局。他明显有些生气的看着窝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看着杂志的少年,用着气急败坏的语气质问道。


 “我想见识一下她有多大的能耐,”久见东二对着空气干燥地笑着,脚趾蜷缩了起来又伸展开,他知道这句话第一次听就假的不得了,于是又改口道,“其实我就是想看看你会不会来救我。”他朝对方眨了眨眼睛,平日跳跃着的深褐色现在却安安静静地沉淀着,他像一只受伤的动物舔舐着自己的伤口,然后抬起头来露出无大碍的笑容。

 九重新叹了一口气抬手揉揉眉心,他站起身来。对方的话语跳跃地超过他可以忍受的范围,不禁有些恼火,但又撇到桌上被随意放在一边的绷带,那些话语又咽了回去。他打算干脆点直接揭穿对方:

 “FIVE是不是威胁你了。”

 回答他的是沉默和隐约勾起的嘴角。

 “是不是用我威胁你了。”

 九重新紧紧盯着茶色头发的少年,他突然觉得那微卷的头发让自己痒痒的,有些长了啊。

 “哎呀——”对方的笑意愈发的深起来,就好像盛夏里面怒放的白花,不沾染一点色彩,倒是绝对的曝光感如同漩涡缓缓转动着,他的眼睛慢慢眯起来话语中洋溢着难以捉摸的得意。

 “败露了呀。”

 他仰起脖子,光线从美好的线条上流淌下来,经过微突出的喉结,再是锁骨,最后滚落进衣领深处。

 九重新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对方摆摆手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撇撇嘴,他无奈的笑笑准备朝厨房走去,衣摆又突然被扯住,转头是久见东二一脸麻烦了的表情。

 “抱歉呐NINE,可以帮我把这本杂志扔了吗?”

 “怎么了?”九重新接过递来的杂志随意翻了翻,平时也都是久见东二会看杂志所以家里订了不少,自己本来对这些也没有兴趣。对方突然的话语让他摸不着头脑。

 “啊顺便放起来的也都扔了吧,以后也不要定了。”茶色头发的少年安安静静地看着窗外,有些苦恼的摸摸鼻尖——

 “有些麻烦呐,字已经看不清楚了。”

 九重新拿着杂志的手不自觉紧握,关节处渐渐发白。




The unseen dark.plays on his flute and the rhythm of light into stars and suns,into thoughts and dreams.*
 「看不见的黑暗吹奏着他的长笛,而光明的韵律在群星和太阳之间旋转,在思绪和梦中旋转。」





 久见东二其实一直记得很清楚那天眼睛的剧痛,除此之外,他已经把家里的摆设都记得一清二楚了。更准确一些来说,只要是他所见过的所有位置都记住了,这种大海容量一般的记忆此时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整整四天过去了,视力一点一点的下降,医生开的药也在不停的吃着,但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他觉得一点用也没有,倒是抵不过九重新一脸严肃,也就乖乖地每天按时吃花花绿绿的一大把药。复查时他们都带着厚重的口罩,假装得了流感一样咳嗽个不停。凭着脑海中展开的地图,在医院里穿梭中久见东二领着九重新绕过一个有一个摄像头,每一层有多少个摄像头,死角的位置在哪里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只是在走路时他经常扯着对方的衣角小心翼翼的。几次过后,九重新默不作声牵起他的手紧握了一下,久见东二笑出声来与他十指相扣,开口小声说着下一个死角的位置。

 “安全出口牌子的下面,记得楼梯靠最左边走。”

 九重新按着他说的去做,牵着他踏上楼梯。“医生说……”
 “别指望我的眼睛能好啦,你应该担忧一下接下来一天三餐都要交给你了。”

 久见东二动了一下手指,他天生皮肤就冰冰凉的,哪怕是在夏天。黑发的少年觉得握起来一点都不觉得粘腻,相反的,传来的是让他平静的细滑感。

 “你吃不腻就好。”

 “不会腻的,只要是你做的。”

 “……”

 “我还以为你会被我苏得甩掉手的。”
 

九重新配合的打算甩掉手,没料到对方整个人黏上来。

 “喂,NINE。”出了医院久见东二自然地松了手伸了个懒腰然后大踏步的向前走去,黑发的少年见状赶紧冲上前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从马路边拽回来,语气带着不可违抗的严厉:“你自己就不能小心一点!”

 久见东二鼓鼓嘴巴,看向对方,虽然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睁得大大的,但是九重新感觉不到那曾经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过。

 就好像你看着我,但我觉得我们离得好远。

 你的世界现在是不是黑色的?

 “NINE你会不会嫌我现在没有用了就不要我了啊。”少年紧缠着对方的手臂,有些停停顿顿地走着,“带着理莎私奔什么的。”大概是觉得自己想法很有画面感,他小小的笑着,发尾跳动着。

 “你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

 “我已经瞎了诶。”

 “但你现在睁着眼睛。”九重新把对方拉近身边一些,防止撞到某些路障。久见东二一下子就没有声音了,理由充分的让他毫无反驳的余地,他勾着嘴角响亮的啧了一声。

 周围是汽车驶过的声音,失去了视觉带来听觉尤其的敏感,刹车声此时就刺耳的要命,太阳穴的神经突突的跳动着,他张开了口:

 “NINE,你以后可以多叫我的名字吗?”

 “久见东二?”

 “你觉得这是我的名字吗。”他嘲讽的转过脸来,把眉头压得很低,就好像那天在安全通道绿色的灯光里他说着不像玩笑的玩笑一样,充满着不屑与挑衅。

 “……TWELVE。”九重新看了眼手表,思索着是去一趟超市先还是直接回家。

 “其实我一直都可以看见你的,NINE。”久见东二抬手拍拍对方的肩膀,像是在得意的炫耀自己,“我跟你说过你的声音是蓝色的吧。”

 “嗯。”

 “现在我虽然看不见了但还是可以看到你的蓝色,所以拜托你多讲讲话吧,不然我找不到你了。”

 久见东二露出一点沮丧的脸。

 阳光倾盆而下,浩浩荡荡地席卷整个世界。

 “我吧,其实有点怕黑。”

 你的世界现在是黑色的吗?




Some day I shall sing to thee in the sunrise of some other world,"I have seen thee before in the light of the earth,in the love of man."*
 「有一天,我会在另一个世界的黎明对你歌唱:“我曾见过你,在那大地的光明里,在那人间的恋情里。”」




 “哪一天你要是离开我了,我会寻着深蓝色找到你的。”

 “我会永远在你身边,如果你忘记了我的样子,我会一遍又一遍告诉你。”





 久见东二坏笑着一点一点触碰着对方,从额头开始,再是突出的眉骨,顺便顺平了对方紧皱的眉头,往下是眼窝和可以感受到的长睫毛,他想象着他那双深邃的眼睛。从眉心到鼻尖,接着是紧抿的薄唇,他停留在这里。

 凑上前去轻轻舔舐着那浅色,对方的双手穿过自己的耳后捧住了脑袋,他不自觉勾起嘴角。

 “你的样子我记住了。”他眯着眼感受着自己置身于漂亮的深蓝色中,刺骨的却是暖意。他灵活的用舌头把对方的侧牙都舔了一遍,被对方舌头卷上之后也不着急,仅是细细的品尝着。
 更像是在记住这种味道。

 “TWELVE。”

 “我在这里喔!”久见东二最后舔了舔对方的嘴角起身笑着,“NINE。”

 “我在。”

 “总觉得像是在点名。”

 九重新破天荒的微笑起来,大概是感觉到了什么茶色头发的少年急躁地开口:“喂喂,你是不是笑了!真想看你笑起来的样子呐。”

 “明明还没看够的……”小声的嘀咕着。

 我还想多看你一眼。

 哪怕把你的全部都记住都没有用。

 “我去做饭。”九重新起身又给了对方一个湿漉漉的吻,拿起一边的眼镜戴上。太阳已经下山,余温融融的残留着,地板踩死来也是暖暖的。

 沙发上的少年突然带着点玩味的笑起来,他有些恼火的回头想开口,却被对方抢了话语,

 “NINE。”

 他清晰的感觉到脸上被低落了的滚烫的液体。

 “你是不是哭了?”




幸福没有歌
没有思想,一无所有
击碎你的幸福吧
因为它是灾祸
 ——伊迪特·索德格朗



 
Let this be my last word,that I trust in my love.*
 「我深信着你的爱,让这作为我最后的话吧。」


fin





*选自《飞鸟集》泰戈尔








后话:没想到我这次是把想说的放在最后...首先这篇我感觉用了自己很少用的写法,就是意境修饰的不多,还用了一坨对话。不知道看起来是不是很流水账qaq!估计因为我的耐心很差,所以就..但我太爱他们了!第八集还没看的状态下写的,也有小伙伴提醒我不要看,天哪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还是会不变的爱着他们的!
(再也不想手机打字了qaq要不是我断了后路,大概这篇就产不出来了,嘛啊虽然是难产。


评论(35)
热度(54)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