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待||TNT

 待


*不好意思烂尾了草草結束了因为被麻麻骂了用电脑太久‘

*12912 第五话衍伸,其他话来不及不多说了

*谢谢食用,我爱他们两个

【】bgm详情戳 这个


——————————————————————————————




 他以为自己可以很自信。


可是在听到耳机那边传来轰鸣的爆炸声后,没有再听到那个冷静的声音,无法抑制住后背渗出的薄汗,他吞咽了一下口水。


不可否认,这种钻心的担忧让他局促不安。


他终于明白自己的自信是建立在对方完好无损的基础之上的。


久见冬二把后背靠在栏杆上,尽量让自己缩成一团,眼前是川流不息的人群,此时他却无心顾及这些,随着自己的心脏一下又一下的跳动,被拉长的时间残酷地分割着思绪,安静地让人惧怕。他紧张地分辨着耳机那头的声响,大拇指不自觉触碰着关节。


他尽量让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平静下来,不然他觉得它可能会从胸腔中脱离出来。


上一次产生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来着的?


那是宛如巨兽张开血盆大口将他们吞噬的深蓝色,猛烈地翻滚着嚣张地张牙舞爪向他扑过来的大海。那时当他听到耳机中传来推搡的声响,心中一惊想着NINE不会被发现了吧,然后接着是那熟悉地不得了的声线说了句“TWELVE,别过来。”最后是震耳的物体落水发出的水花声。


耳边轰鸣着,他觉得此刻被海水浸泡寒冷刺骨的其实是自己。


几乎是脑中一片空白从地上一跃而起往崖边跑去,他搜索着信息寻找着落水点,“可恶,机车在家里。”久见冬二不顾一切的向前奔跑着,他控制不住情绪,裤边下垂的饰链随着脚步一上一下地跳动着,他只是不停地向着NINE跑去。从很久以前开始,他们就习惯了相依为命。


当久见冬二纵身跃入海中时,当浓重的黑蓝色将他包裹住时,他才终于想起来——自己惧怕海这件事。


但是当他的手触碰到九重新的脸颊之后,忽然觉得此刻虽然冷的全身发抖,但心里莫名安定了许多。就好像在冬日的夜晚等待一个人,过了好久好久之后终于看到那个人,即使自己已经浑身瑟瑟发抖但还是忍不住会想着“太好了。”


估计NINE会生气吧。久见冬二这么想着闭上眼晕厥了过去,只是隐约感觉到自己被按在温暖的胸膛里面被抱上岸,他在彻底醒来之前趁机蹭了一下。


“NINE,我错了,对不起。”


久见冬二鼓起勇气一样扯住了九重新衣服的后摆,后者自从上了岸后说了一句“我不是说了别过来了吗,只会给我添麻烦。”后就再也没吭声了。两个人一前一后走着,身上都湿漉漉的淌着水,寂静拉长开来,久见冬二受不来了了,再次开口:


“我下次不会再去添麻烦了啦,NINE。”


“NINE……”


“我可不会再说第二遍道歉的话了,你好歹理我一下啊。”


他的语气像是要哭出来。


然后他一下子扑到前面人的身上,双手环住对方的脖颈把自己的头买进他的颈窝里去。九重新为了稳住身子不得不停下脚步,双手插兜,却任由被人抱着脖子。他嗅着来自茶色头发的少年好闻的淡淡的洗发水味,接着听到他的声音轻轻传来。


“对不起。”


负重感忽然减轻,久见冬二已经大踏步自顾自向前走去,从侧面可以隐约看到他勾起的嘴角,不用猜,那刘海制造的阴影之下会是如何一双闪动着光芒的眼睛。久见冬二没有回头,自然没有看到身后九重新抬手摸了摸自己刚才

停留过的地方,然后难得抿起嘴流出一点笑容跟上了步伐。


一切都已经注定,但是你永远无法看到你还无力理解的选择。


久见冬二揉揉脑袋,他几乎是心惊胆战地听着耳机那头传来信号嘈杂的声响,他缩了缩身子,努力分辨着——那微弱的但是熟悉的呼吸声。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过去,不然又要给对方添麻烦了,他狠狠地这样说服自己。


他取出手机快速的搜算着关键词,果不其然电车发生爆炸事件已经被刷上头条,但是据在场的人说大部分人因为先前一颗烟雾弹的关系逃了出来,因此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受伤人数”在缓慢的增长着,但“死亡人数”一直保持着零。他顺了一口气右手不断的刷新着,一点点的荧光映在脸上,喉咙深处传来一阵阵干渴。


好想见你。


“咳。”敏锐的听觉让他捕捉到了一点声音,他放下手机紧张地调试着耳机,左手搭在膝盖上不自觉把裤子揉出了一些褶皱。


“NINE?”


那边是持续不断的咳嗽声,感觉有些痛苦。


“NINE?你没事吧?”


久见冬二迫不及待再一次咀嚼着名字。镜片后面的眼睛中流转着光芒,他此刻没有心思去露出笑容。


“没事。”冷酷的声音终于传过来,就好像冬日里突然被乌云遮住的太阳,终于露出一角后迫不及待泼洒而下的光芒。


“真的不要紧吗?还活着吗?”


话一出口久见冬二就觉得这话不像是自己说的,溢满的关切连带着两个问句硬生生挤进对方的耳朵里。


“废话。”九重新用手背抹了把嘴角的血迹,他抬起右手调整着耳机,那个茶色头发的家伙还真的没有像上次那样猴急猴急地跑过来找自己,不知道是该欣慰还是忧伤。


他以为他还是那样的自信。


他现在终于知道他的自信是建立在自己完好无损的基础之上的。

 

fin


评论(4)
热度(38)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