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残响||TNT

残响


*12912,9对于女主有些嫉妒啊,不过12看起来乐在其中

*希望喜欢谢谢食用

【】bgm详情戳 这个

——————————————————————————————


       他望着那片泛着暗红色的天空逐渐压下来,身边浮动着的苍白色却带着一点火星的灰烬。视线一点一点被肆无忌惮的颜色吞噬着,强烈的窒息感不仅从咽喉处翻涌上来,深深刺痛着的视网膜也在不断压迫着神经。他黑色的发丝好像已经融入那火焰中去,带着不可否认的炽热的温度。


       嘈嘈杂杂刺耳的声响扰动着耳膜,他的呼吸急促起来,冷汗带着些许的不甘与透心的恐惧袭下。或许不能称之为恐惧,而是面对事物束手无策的哀鸣。他大口的喘息转而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那被夜色笼罩的白净的天花板。


       九重新清晰地听见自己乱了节拍的呼吸声,抬手轻轻抓了下头发,略带自嘲地无声笑笑,起身到水槽边接了点水拍打在自己的脸上。冰冷的液体从脸颊边滑落,发烫的皮肤也随着思绪冷却下来,他关掉了水龙头,两只手撑在旁侧低头盯着那无底的深渊。发尾沾上一点水珠此时紧贴在他两鬓,视线好像被吸进去一般,九重新注视着水以逆时针的方式被卷进那个陷阱,还没来得及发出挣扎的哀嚎就消失的一干二净,那些同样拼命在这座城市的人,大概也会以这样的方式消失殆尽吧。


       直到最后,光滑的银白色隐约映出自己的影子。


       “NINE,”久见冬二在上铺坐起身来,“你又做了那个梦了吧。”


       他还是这样称呼他,NINE,平时那种一直带着笑意的声线此时却被剥去了五彩的外壳,就这样纯粹干净地站在他面前,也露出了只会在他面前才会出现的略带担忧的神情。


       “我就觉得你一定会梦到的。”久见冬二对着夜色勾起了嘴角,他没有用问句,他一向对此自信的很。


       一向对于NINE自信的很。


       “恩?”


       九重新承认他那这种百分之百肯定的话语一点办法也没有,扯下挂在一边的毛巾擦了把脸,黑暗之中他走回沙发,却不着急躺下,而是面对着落地窗凝视着同样被夜色笼罩着的东京。他始终没有去开灯,两人早已习惯了这种颜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记忆倒播着,翻过无数个日日夜夜,一直到他们相见的那天。


       “三岛理沙,你也觉得她的眼神很熟悉吧。”


       九重新皱眉闭上眼。他刚想清晰地再现一遍相见的场景,却被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打断。说不清楚的烦躁感让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指尖触碰到自己的皮肤。这种感觉从哪个女孩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第一天就产生了,并且一直延续到现在。只要久见冬二稍微提及,那种莫名其妙的杂乱感就倾倒而来。


       “TWELVE。”九重新细细咀嚼着这几个字母,平时总是由久见冬二叫他的名字,而自己却略过了这几个音。原因大概是对方总是能够在恰当的时间当他想见他的时候出现在面前,不需要呼唤,即使行踪飘忽不定,即使他就像一只猫一般灵活地穿梭在各处,但他知道这个一直微笑着的家伙在他身边。


       他在。并且不会离开。


       就像一剂定心的毒药。


       “不要过分深入。她不是同伴。”九重新没有回头,自然没有看到对方在听到自己名字后探头出来,又轻手轻脚麻利地爬下楼梯挪到了沙发上。他只是忽然感觉到背后被什么东西抵住了,隔着薄薄的一层衣服传来温温热热的感觉。虽然是半夜,但是不得不承认夏天的温度到现在还无法消散,他觉得触碰的地方渗出一些薄汗。


       “我知道,”久见冬二干净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因为低着头所以不怎么响但是很清晰,“一旦深入的话,之后只会让自己痛苦。”


       九重新想起在天台上他注视着他趴在栏杆上,柔软的褐色头发卷曲起来显得有些乱糟糟的,久见冬二的视线始终停留在前方,哪怕是他也看不清楚他究竟在看向哪里。他明白自己也无法彻底了解这个家伙,他的刘海有些长了,懒散地贴服在干净的额前,阴影之中是闪烁着复杂光芒的眼睛,深邃并且永远无法琢磨透。

       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久见冬二回过头来抬手打了个招呼,九重新看见那闪烁着光芒的眼睛聚焦到自己身上,就觉得好像一下子触碰到了世界。


       他安下心来,打算转身把这个家伙弄回上铺去再回来睡的,但是身体还没有动,就感觉到背后的东西动了一下,头发摩擦过衣服面料的声音在寂静之中突显得很厉害。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我好像对另一个人陷得太深了,你说,对三岛理沙我会不会也这样?”他终于用了一个问句,不过带着满满的嘲讽,“你不是在担心这个吗?”


       被看穿了呢。也只有他可以看穿自己。


       他没有再回答。


       久见冬二将自己的胳膊从九重新的腰间穿过,轻轻拢住了对方,右耳紧贴在背后心脏的位置,静静的听着他一下又一下有力的跳动的声音。扑面而来的强烈的存在感让他昏昏沉沉,小小的打了个哈欠之后他把头转了过去放在对方的腿上。


       “借个床铺。”他还是一样无害的笑容,嘴角的弧度勾起一个绝妙的角度。九重新一低头就和对方对上了眼,不知好歹的家伙带着一些睡意正打算眯眼继续睡去。但很平静,他不打算拒绝这个请求。用胳膊调整了一下姿势将他的头放在自己的手臂上,另一只手也随意的搭在对方的腰间。


       久见冬二睁开一只眼,似乎觉得忘记了什么,他盯着自己枕着的少年凑上前在脸颊上浅吻一下,然后笑嘻嘻的指指自己的脸。看到黑发的少年没什么反应,他终于开口:“NINE。”


       所谓名字,原本是爱的礼物。但是被抛弃的我们的名字中并没有爱的存在,类似于这种表里不一的东西我们必须排除。


       于是我们被赐予了存在着爱的称号。


       被赋予了爱的权利。


       九重新有些无奈的笑了,他没法不满足自己的搭档的要求,出乎意料的,他将自己的唇覆盖在了对方的唇上。像他整个人一样,久见冬二的唇柔软至极,他可以感觉到笑意。原本以为是在脸颊的少年此时反应过来,指着自己脸的手指收了回来,仅是一笑然后用手按住对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真是罕见。”分开之后两人轻喘了几口气,久见冬二弯着眼角。


       就好像那天大楼爆炸以前他对自己露出的笑容一样,那是他从未露出过给别人看的,溢满了自信与胜券在握的独占感。



fin


评论(11)
热度(71)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