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0805||鬼白||急速短打质量↓||贺文

0 8 0 5


*给 @白泽泽泽泽泽泽 的贺文,主题是【鬼灯向白泽发出同居邀请】,不好意思完全跑题了,其实就是想写写一个新来的公司职员怎么挑逗大BOSS的。

*祝你生日快乐啦


【】bgm详情戳 这个



——————————————————————————————————————


“我记得我强调过到公司来衣冠要整洁的吧,尤其是开会的时候。”


鬼灯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蜷曲起来狠狠敲了桌面两下,清脆的声响伴着他紧紧皱起的眉头,在场的其他人心里都捏了一把汗,看样子是发火的架势,后果可不太好那。


话语的着落者似乎并不这么认为,在听到自己的老板对自己发出最后的通牒的时候,他好像还是不太领情,倒是放下左手拿着的文件扯了扯领口:“你在说这个?”可以清晰的看到锁骨处有暗红色的唇印,身边的一个同事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种明目张胆的把自己的风流事露出来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规矩都忘光了吗?”好像什么都没看到一样,黑色的男人严肃的推了推眼镜。


“是——是——是——,”白泽将翘起的二郎腿放下,挺直了背用手扯平了衣角,转而勾起嘴角将眼睛半垂着看着鬼灯,“请问,您在说这个吗?”暗红色的印记若有若无浮现在领口,更加让人注目的是奶白色的皮肤映衬下有美好弧线的锁骨,因为衬衫前三个扣子都没有扣上,仔细盯着看的话,可以看到那光滑的皮肤引诱人向往罪恶的阴影里。


“白泽,”鬼灯并不吃这一套挑衅,他将手边笔筒中的圆珠笔取出一只直直的向对方扎过去,不偏不倚正好从他摊开的左手边蹭过去,箭一般扎进墙壁里。可以听见四下原本唏唏嘘嘘的声音突然就消失了,现场鸦雀无声,就连那个惹事的白色的男人都流下一点冷汗。


“之前忘记跟你说了,如果进入公司一个月之内不把销量提高百分之五十的话是会被辞退的。”鬼灯收起文件起身,“其他人都清楚了吗?都散会吧。”


圆桌前的人默默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也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来。“我说,白泽啊……”“恩什么事?可爱的桃太郎桑——?”白泽将自己衬衫的扣子扣上了一个,好像觉得闷得慌,又扯掉了。发话的男子动作明显僵硬了一下,终于算是习惯了这种情景。


“BOSS给的任务你完成的了吗?何况你才刚到编辑部,需不需要我们几个帮忙?”


白泽偏着头想了下,眯起眼睛笑了,“这点小难度还是难不倒我的,那些可爱的女孩子们可都是非常好说话的呢,桃太郎桑的好意我心领了唷。”说着从口袋里掏出糖果来异常认真的放在对方手里,“这可是我昨天从莉莉丝那里得到的奖励,我现在就送给你啦!”


桃太郎僵硬的看着一脸奇异笑容的男子蹦跶着出了会议室的门,看着手里的糖果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把那些作家大人说成可爱的女孩子就算了,从来没听过莉莉丝是谁啊!大概又是他最近正在玩弄的女性吧……


“白泽先生总是这样笑着呢。”茄子拿着素描本蹭了过来,手中好像在画些什么,桃太郎应付着恩了一声,将手中的糖果塞给了茄子,毫不知情的对方开心的拿着给唐瓜看。叹了一口气后他继续整理文件。


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一直这样笑着呢,白泽大人。

 


【】

 


“白泽。”


被叫到名字的男人停下了故意放轻的脚步,懊恼的挠了挠脑袋把下巴抬得老高,“喂喂,要是早就发现了的话就早说啊,害的我还以为可以吓你一跳特地轻轻的走呢。”


站在窗前的黑色男子转过身来,背光制造的阴影看不清他的脸。


估计又是那张面瘫脸吧。白泽偷偷的想着。


“神兽的存在感还是很强的。”鬼灯把椅子转过来坐了上去,两手随意的搭在椅把上,说话还是那样简略但是无法反驳。他总是可以很干脆的将事情都摆出来,严肃的让人答不上话。


“终于见面了不能表现的激动一些嘛,好歹我找了这么久才找到。”白泽眨眨眼,抬手触碰鼻尖,“至少也……换个表情啊。”说实话鼻子有些酸,不过他想把这点怪罪到刚才喝的柠檬水上,他可不想这么承认。


“还是和以前一样这么喜欢玩弄女孩子的心啊。”难得的,可以听出对方话语中的一点笑意。


真是罕见啊。


白泽无奈的摇摇头一屁股坐到了面对的桌子上,翘着二郎腿闭着眼睛大声的反驳到:“恶鬼还是和以前一样这么暴力冷漠那——!”他把前两个字加重,嘴角掩饰不住的上扬。鬼灯觉得他好像看到了对方眼角的一点红色花纹,还有右耳上垂下的耳饰通红通红的搭在肩膀上随着主人耸肩的动作而跳动的场景。


说的也是。


“白泽。”


似乎觉得耳朵都要起茧了,白泽嘟着嘴用手捂住耳朵:“一直叫我名字很烦诶!”但是还是侧过脸去去看鬼灯的表情,出乎他意料的是对方异常的露出认真的脸。说实话对于一个面瘫来说这两种表情几乎没有差别,但是白泽还是可以很明锐的感受得到。他咽了一口口水。


“好久不见。”


——一直想见你。


空气似乎静止了一样,光线从他白皙的眼角滑下,一直到因惊愕而微张的嘴巴,自然的唇色突显得皮肤更加的光滑。粒子在颤动着,几秒过后好似有微风拂过,白泽微微低下头将眼神撇向了一边,右手托着腮帮子撑在膝盖上,正午的阳光浓浓烈烈从窗帘的缝隙中挤进来,好像在宣布什么大好的消息,停顿了一会儿,他偏头盯着鬼灯看。


“我很想你唷。”


不经大脑思考就说出的话语,不过他也不准备收回来,毕竟怀揣了几百年的感情可不是说收就收的回来的。反反复复轮轮回回,他终于在这个时空见到了他,已经很幸福了。自己也褪去了神格,只有记忆是完好无损的,这种安稳带着一些乐趣的生活不正是自己向往的吗?


和你一起的生活。


——我所设想的每一个未来,都有你的身影。


“白泽。”


第四次被单独的叫名字,他翻了个白眼不准备理对方。


“要搬过来吗?”


鬼灯用右手的胳膊肘撑住椅把,漆黑的眼睛紧紧盯着眼前这个白色的男人,很久以前他没来的及抓住他,这次他一定会牢牢地把对方捆在自己的怀中。不会再让他跑了的。


“不要。”


白泽回答的很干脆,在看到面瘫的男子听闻之后露出沮丧的表情突然觉得解气的很,他向前倾了倾自己的身子顺势将头抵在对方的颈窝里,双手环住他的脖子轻声在耳边说道:


“如果我这么回答的话,你该怎么办呢?”


他一如既往笑的乱七八糟。

 


【】

(下面纯粹是……)


 

“差不多该给那个可爱的男孩子祝福了吧。不过好像还不知道名字那——”


“好像是叫做E酱。”


“呜啊,鬼灯你说‘酱’的时候表情好可爱哦哦哦,快点这么叫我好嘛?!”


“白泽你太啰嗦了。”


“冷血动物啊——明明对别人还是这么热情的呢。”


“不是说要祝福吗,这么磨蹭干什么。”


“好好——,那么可爱的E酱,祝你0805生日快乐唷!今后一定会更加幸福的,啊对了可不要学我一样宿醉了呢,会头疼的要命的!”


“生日快乐。”


“恶鬼你给别人祝福的时候连个感叹号都不会用吗?!”


“这周的家务是你的了,我记得我们约定了如果再用那两个字称呼我你就要做一周的家务。”


“……”


“我没记错吧。”


“……混蛋我要分居啊啊啊啊——”


fin


评论
热度(15)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