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影日||Not Mine

Not Mine


×影日 前篇           (后篇戳 这个

×最近音乐听太多自己的听力也下降了呢

×谢谢食用



【】bgm详情戳 这个




————————————————————————————————————————


  手中的冰棒已经融化了一部分,日向翔阳像是才反应过来,把剩下的冰凉全部塞进嘴里。喉咙深处传来的凉意终于让他稍微回过神来,一直停留在窗外那块不会变动的阴影上的思绪被拉扯回来。他换了一只手撑头,顺便把耳机的音量调响了一格。说来很奇怪,日向觉得自己的听力有些下降,大概是最近不间断听音乐造成的吧。

  

  最开始只用一格的大小就听得一清二楚,现在需要比那响很多。耳朵好像是渐渐习惯了那响度,于是更加渴求更大的声音。他调整了一下脖子,没有停过的蝉鸣不厌其烦得响着,窗外树枝头时不时有飞鸟惊起。马上就要毕业了,恍惚中已经到了学长的位置,教室里的空气沉闷得很,谁都不会选择大中午的在这里呆着,但是他还是抱着“快要离开这里了多怀念一会儿也好”的想法在这里一直坐着。

 

  音乐,已经听得太久了呢。

  

“有什么事吗?”听到门口的响声,日向扯下一边的耳机对站在那里的女生笑着,“先进来吧?大家都还没回来呢。”

  

  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女生显然被吓了一跳,原本以为她挑这个点来教室里不会有人的,但是看到窗边的那个有橘红色头发的男生回过头时,她才终于发现原来还有精力这么旺盛的人。她犹豫了很久,似乎狠下心来说服了自己什么,深深呼吸了一口气:


“请问,影山学长的位子……是哪一个?”


日向看着对方微微涨红的脸颊,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轻轻笑了一下,伸手将另一边的耳机也扯下,起身往前走去。“啊咧,是来放情书的吗?”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是带着一些笑意。


女生没想到对方这么直白,憋红的脸更加红了,她微撇过头去:“诶?那个……”日向大大咧咧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挺直了背让自己看起来高一些:“放心好啦,学长我是不会说出去的!”


“啊……谢谢。”女生跟着他来到一个课桌前,桌上还剩下早上日向帮影山带的盒装牛奶,乳白色的外壳此时被揉进阳光,曝光似的效果刺眼得很。


日向抬手揉了揉眼睛。


“放着儿吧!对,夹在书里或许好一些哦,大惊喜呢。”他帮对方把粉红色的信塞进影山的一本笔记本中,那鲜艳的粉色上细心的用亮亮的红色荧光笔小心地画上一个简单的爱心,亮红跟着心脏一下又一下跳动着,日向不动声色地将笔记本合上。


“学妹是看上影山哪点啦,那家伙一点都不温柔还凶巴巴的。”他在旁边的位子上盘腿坐下,捞起抽屉里的面包撕开包装张口咬了下去,橘红色的毛乱翘着,充满活力的双眼紧紧盯着对方。


“这个……就觉得他很帅气啊……还有……”


“唔?”少年伸出舌头舔去自己嘴角的面包屑。


“我会努力考到影山学长的大学里去,然后当面再向他告白的!我会加油的!”女生一口气说完,耳朵已经红的要命,她慌乱的鞠了一个躬就跑出教室了。


“真好呢,有这样的未来。”日向撇撇嘴起身把手中的面包放下,嘴里又嚼吧了一口,还是没有再勾起自己的食欲,正要把剩下的一大半丢进垃圾桶,想想又有些不舍得。他回过头来去看那本被自己塞进桌子里的笔记本,那是去年影山生日的时候自己送给他的,当时也想不到有什么好送的了,就特意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逛遍了一条街的文具店才选下的本子。


也考虑了很久在最后一页写上“我喜欢你”,顺带附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这句话在已经偷偷交往了两年的他们之间来说已经十分平常了,但日向在递给对方时,脸还是红得一塌糊涂,影山也是一边吐槽着“有谁见过生日送笔记本的吗”一边却有藏不住喜悦地收下了。


于是现在那本本子的中间夹着刚刚自己帮忙放进去的别人给影山的情书。


所以我在自己找心烦吗。日向无奈地笑笑,松手让面包落进垃圾桶里,声音低沉像是在叹息。他歪头想了一会儿,也亏他这样阳光的性格,几秒后就弯起嘴角哼着曲子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塞好耳机,大拇指按着音量键往大调了一格。


说实话,是在上了高中以后遇到影山他们才真正感受到了一个队伍的重要性,相互信任着,相互融合着。“大家就是一个整体!”这与初中时完全不同,那时所有的一切都只有自己。因为朋友里没有一个是会打排球的,也都是在不同的社团里,但拗不过日向一直拿着排球在他们面前不停不停地说着“再来一球!”,只得一次又一次给他托不太像样的球。但日向从来就不觉得哪里不好,反而觉得高兴的要命,因为从来还没有过谁会愿意给他托球,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早起晨跑,一个人对着墙壁练习,一个人加入女子排球部练着接球。然后在初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站在正式的赛场上,和好不容易才求来的朋友们组成一支根本不算队伍的队伍,败给了北川第一。


“因为,还没有输呢。”


只要球还没有落地,只要自己还在场上,他就会一直坚持下去,一直一直,不厌其烦的跳起,然后击球。


“你这三年都干了什么啊?”


记得那时他是这么说的。


“只要有我在的话,你就是最强的!”


记得后来他是这么说的。


就像一串火花将自己的心点燃,发现自己内心情绪的时候却被对方抢先告了白,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支支吾吾面对面干站了许久,最后是影山一句话打破了僵局:“要不要交往试试看?”于是这样一过转眼也就到了要毕业的季节了。


日向将自己的头埋进臂弯里,对着自己的手臂不停地眨眼把自己的睫毛当成刷子一下又一下扫过皮肤,痒痒的,不知不觉也就在蝉鸣中睡了过去。


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短的梦,梦中不知为什么他和影山面对站着,自己脱口而出的就是:“影山,你觉得后悔了吗?”还没弄清楚情况,更准确的说是自己站在不远处看着那个“自己”在跟影山对话。双脚灌了铅一般沉重的要命,根本无法动弹,他只能努力睁着眼睛看着那个他喜欢的影山开口:“我又不是你的。”


如刺卡深喉,日向缓缓深吸一口气,有些颤抖,又缓缓地呼出。


“这么热的天还可以在大中午的睡着,你是呆子吗?”橘红色的头发被随意揉了一下,虽然是嘲笑的话语,但语气里充满着暖意。


“影山你别再揉我头发了啊!以后要是秃了就怪你!”日向不用抬头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只手的主人是谁,他伸了一个懒腰,突然狡黠一笑唰地跳起来一点,一把摸上影山黑色的头发。


“啊喂!呆子你干嘛!!”对方很敏捷地躲开了,日向收回手注视了一下,刚才只碰到一点点,但是出乎意料的柔软。都说温柔的人头发会很软,他现在开始怀疑这句话本身了。指尖还残留着一点点洗发水的香味,他抬起头直视对方。


“影山,再让我摸一下好不好!”日向说着已经再次伸出手来,但是这次黑发的男生更准确的躲开了,两人追追打打绕着教室不知道跑了几圈,最后日向终于一屁股坐回自己的座位把嘴翘的高高的。“真是小气啊,再不给我摸头发我就不告诉你刚才有女生在你抽屉里放情书的事情了!”


影山也停了下来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听到对方的话之后伸手往抽屉里掏了掏,“我还以为你会帮我把它扔掉的。”


“喏,在那个笔记本里,”日向带起一边的耳机按着按键挑着歌,“怎么说好歹是女生给你的情书啊,我可都没收到过,我干嘛要扔掉啊……”


影山没有搭话,他的手在本子上停留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打开了,取出了那个粉红色的信封。


“……好吧,我承认!之前的有些我擅自帮你扔了!”日向用食指摸了摸自己鼻尖,见影山没有回话他又加了一句,“我看这次的女生挺可爱的,就帮你留下啦……”末了还做出一脸等待被表扬的表情。


“你在嫉妒吗,”影山的眼神扫射过来,把手里的本子最后一页翻开来跟对方晃了一下,“如果你真的想让我交女朋友的话还会放在这个本子里吗?”那四个大字刺眼的很,日向赶紧把视线移开。


“我没……”


“你有。”影山将信放在一边,“今天放学后来我家怎么样?会做生鸡蛋拌饭给你吃。”


“那个……影山……不去看看吗?对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呢?”


日向很反常的在听到生鸡蛋拌饭后没有跳起来欢呼,而是把另一边而耳机也塞上,橘红色的头发在光斑中碎片一样拼凑在一起,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你在说什么啊?”影山站起身。


“我啊,对于排球会很自信,因为我对影山的托球很自信,但是啊,我最这种事从来都没有自信过。”日向用大拇指的指腹轻轻摩擦着手心,“今天啊,我才发现歌听久了也是会生厌的,如果我执意再听下去,或许就再也听不到了。我不要这样。”


他没有看向影山,视线转来转去不知道对焦到哪里,也就拼命的盯着自己的手,脑子里胡乱成一片浆糊,开口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但是他就是一股脑的把自己想说的都倾倒出来。


“在一起已经快三年了吧,我从影山那里得到了很多唷,会有人为我托球什么的……”


“你现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影山径直走到对方面前抓住他的肩膀,想要让他的视线聚焦到自己身上。但是日向别过头去,白色的耳机线缠绕在一起,似心绪打结。“在一起这么久了你现在准备说一通胡话然后走人吗?”


“我不想毁了你的未来,不想影山因为我失去幸福的机会。”


有些时候我们拼了命地去努力,想要为身边的人,或者自己博得一些东西,于是我们不停的向前着向前着,不停的追求着,克服了许许多多的困难,甚至已经亲眼看着事物朝着自己想象的方向发展过去,似乎就要握到手的幸福。但是啊,到最后我们才发现我们从一开始就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我们自始至终都没有触碰的权利,无论挣扎与否,那些东西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任何的能力给予出去。


那是我们终将无法得到的幸福。


为什么还要固执的坚持下去哪怕毫无用处呢?


“我的幸福在这里啊!”影山将日向的头埋进自己的颈窝里,橘红色的毛乱颤着,“我不需要你为我设想的未来,从三年前开始不就说好了的吗,我们会一直在一起,我会一直给你托球。”


但是啊,这个世界并没有我们想象的这么美好。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踏出一步之后你才会发现自己束手无策。


“影山你,从来都不是我的不是吗?”


抑制不住的哽咽被吞进喉咙,日向挣脱开对方起身收拾书包,背影在光线下显得很消瘦。 教室里的空气开始变得浑浊不堪,阳光从玻璃外射进,粒子躁动不安的旋转着,再沉淀下来。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影山一把拽住对方的胳膊。


走在熟悉的路上,往往会忽略细微之处不可多得的美丽。而走在陌生的路上,却又会因为迷恋途中的景致而耽误行程,身边的人每天都在为自己默默付出,我们却往往视而不见;而刚认识的人只要对自己好那么一点点,我们就会受宠若惊。


【糖放的太多了就会感到苦,爱得太深了就会感到平淡。】

 

TBC



评论(17)
热度(48)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