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中,请相信我会回来把坑填完的】僕の中にある声は透明だったのかな

侵蚀 番外 【为你而生】

为你而生


*如果觉得甜就太好了(太苦手了

*其实写的很混乱我自己去面壁

*听到一首歌很不错呢。《オ-ダ-メイド》

*谢谢食用








————————————————————————————————————————————





    鬼灯很庆幸自己选择了早晨到现世,阳光熹微不冷不暖地泼洒下来,花瓣零零散散点缀在路边的灌木丛上,洋溢着无限的生机。他紧了紧手臂不让自己怀中不安分的男孩滑落下去,边走边仔细研究起手中的地图。



    “你好请问XX医院是在这个方向吗?”鬼灯还是上前询问了一位路人。



    “啊是,是的!”女子惊慌失措地回答着,突然被一位相貌堂堂地男人问路不禁加快了心脏的跳动,“前面一个路口右拐就可以看到了。”


    “多谢。”



    “姐姐脸红的样子真是可爱唷~”男孩停止了手中玩弄地魔方,玩味地勾起了嘴角,连带眼角的红纹扬起。


  

  “抱歉。”鬼灯面无表情的阻止了男孩即将伸出的手,对女子微微一低头表示感谢之后继续按所说的方向走去。

    


    “嘛啊你还真是没有情趣呢。”男孩又将注意力放在手中的魔方上面,灵活的手指在快速地翻转着这个正方体。他的眼睫毛又长又浓密,像一把小刷子在下眼睑上投下大大地阴影,把乌黑的眼珠衬得更加深邃。自然带有的泛红的嘴唇薄薄地抿着,两颊浮现浅浅地酒窝,一头深黑的软毛乖乖贴在额头。



    简直一模一样啊。鬼灯叹了一口气。



    “早就说过了要对我用敬语的吧。”他用手拨开被对方头发挡住的视线,“等下打针的时候可不要怕地哭鼻子,我会嘲笑你的。”



    “你死心吧。”男孩仅仅弯著灵秀的眼儿甜甜地笑了。经过路边一个垃圾桶的时候,他完成了魔方最後一次转动,随手将它扔进了里面。再来便张开双臂环住对方的脖颈用自己的鼻尖蹭了蹭男人的下巴,只要用这个方法鬼灯就会答应他所有地要求,男孩在心底里暗暗笑着。“去完医院后我要看漂亮大姐姐。”



    “本性不改啊,白泽。”鬼灯没有停下脚步。怀中的男孩像是听到了令他厌烦的两个字,把头埋进男人的颈窝里,声音闷闷地传出来:“早说过了吧,我不是什么白泽啊。”



    “那名字呢?总该有名字的吧。”男人让他的视线聚焦到自己身上。


    “那种东西不需要。”男孩偏头思索了一会儿,“反正不记得啦。”



     男人无奈的叹口气不再强求对方承认,抬脚走进医院,在自助挂号机上不太熟练的用手指戳着。或许是自己过度严肃认真的表情逗笑了怀里的男孩,他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在被用可怕的眼神瞪了一眼之后他还是整个人抖动着趴在男人的肩膀上忍住笑声。四周有窸窸窣窣的人群的声音,脖子被柔软的头发蹭地发痒。男孩毫无预兆地开了口,声音很轻但是鬼灯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我只记得你唷,鬼灯。”

   


    男人默不作声地捏了捏他的脸蛋。

 

 






    白泽消失后的第七天,鬼灯在地狱的入口发现了这个男孩。这七天每天晚上他都不停不停做着噩梦,梦中不断循环着白泽狼狈哭泣着的脸和他逐渐变得透明的全部。他甚至开始不敢入眠,只要是一闭眼便都是他苦涩的笑颜,强迫自己不去想不去念,又忍不住去想去念,内心已经满当当住着一个人。在第七天第一眼看到那个男孩的时候,他就知道是他。



    是他的白泽。



    身上穿着的白色衣服已经被雨打湿,衣角处沾上了些许泥印,光着的脚丫怯生生地浸泡在小水洼里,但是皮肤白净的要命,那水仅是从皮肤上划过而不曾沾染上半分。显眼的红色花纹跳跃在眼角,同样闪耀的还有那样熟悉的笑颜。他下巴微微扬起仰视着男人,杏子形状的眼睛中间,星河灿烂的璀璨。男孩像是终于看到了什么事物一般轻轻松了一口气,顿了顿便开口说出了第一句话。



    “我知道你是鬼灯。”



    纯净的声音自然的带着一点糯气,除此之外更多的是无尽上扬的尾音。男孩好像很满意地看着对方被自己一句话哽住了喉咙,便也眯着眼睛不再说话,任由滴答的雨声拉长时间。



    「许久不见。」



    下一秒他就感觉自己被狠狠地抱住,男人的手臂有力地框住自己,他感觉对方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嘛啊。”男孩笑笑轻轻抬手像是安慰对方一样拍拍他的背,又顺顺他的头发。“抱歉我不能说出什么打招呼的话来,因为好像一不小心就把除了你以外的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唷。”



    「欢迎回来。」



     他的手很漂亮,指尖略呈玫红色,肌肤是透了明的白,尾指微蜷着,有似午夜里含香未绽的兰花。



    「我很想你。」



    “回去吧,我讲给你听。”鬼灯一把将他从地上捞起来放进怀中往回走去,他是抱得那样紧,生怕这仅仅是他的另一个梦境。但是他清晰的知道他回来的事实,知道那样孤独的他还没有脆弱到这种地步。



    「我也是唷。」



    男孩安分的趴在他的肩头,鬼灯静静地感受着对方有规律的心跳。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只用此时此刻彼此强烈的心跳和皮肤上传来的真实地过分地触感和温暖。





——他知道那个笨拙到不愿失去他的哪怕只是记忆的白泽又回来了。




    “从前有只白色的神兽,从白垩纪就存在的笨蛋一样的神兽。”


    “这样说真的不会遭报应吗?”


    “会吧。笨蛋神兽活了这么长久非常孤独,但是还是好心的满足着一个又一个人的愿望,他逐渐开始觉得茫然觉得身不由己。于是他固执地没有去掉自己关于鬼的记忆……”


    “他不是神吗?”


    “是啊,神跟鬼呆久了就会得慢性的重病。但是那个笨蛋就这样谁都不告诉的偷偷地一直容纳着容纳着,就像一个容器一样,哪怕是神也有承受的范围,但他还是笑嘻嘻的记了下去。”


    “病有多重呢?”


    “不知道啊,有多痛苦他也不说,谁也不说。终于有一天他完完全全的垮掉了,那个鬼听说了之后生气的要命,但最后还是没能阻止住神兽的消失。”


    “啊……那就像半夜抽筋一样吧。会突然变得很清醒哦,然后会痛啊,但是也没办法控制呢。”


    “可能吧。”


    “要是鬼能早点知道这件事就好了吧。”


    “或许也阻止不了吧。”


    “那个神兽这么喜欢那个鬼,应该是担心对方不喜欢自己吧。”


    “……为什么说喜欢呢?”


    “不知道呢……”

 

    “……”


    “那然后呢?”


     “恩?”


    “这应该不是最后的结局吧,那个鬼就没有做些什么吗?”


    “鬼啊,他等了整整七天,哪怕其他人都逐渐从神兽消失的悲痛里缓过来并开始了以往的工作,那个鬼还是在等着,然后啊……”


    “然后?”


    鬼灯帮男孩捏好被子,轻轻在对方光洁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吻。


    “然后那个笨蛋神兽就回来了。”

 

 





    鬼灯的抽屉里放着一截杉叶,是某个调皮的小孩在看到他咳嗽了很长时间后偷偷放进去的。


    杉叶。

 


    「为你而生」

 










 

    “白泽。”



    “哈?”男孩正按下上楼的电梯,正想着等下打针的护士姐姐漂亮的脸蛋的时候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声音下来一大跳,勉勉强强接受了他硬给的新名字,不满地撇撇嘴。



    “喜欢。”



    鬼灯像是回答了很久以前地一个问题一般认真。



     “你在说刚才的那个魔方吗真不好意思不好玩我就扔了唷~”男孩习惯性的用手指卷起耳坠,上面的铜钱是鬼灯不久之前送给他的说是抚养费。看起来是个很古老珍贵的东西呢。他也只是这么想着系上红绳就戴起来了。



    “等一会儿由我来给你打针,就不用想着护士了。”鬼灯面无表情地抬脚进了电梯,全然不顾站在门口一脸沮丧的男孩。



    太阳已经全部出来了,洋洋洒洒融化了整个大地,白色的医院里人群也逐渐多了起来,鬼灯看着前面这个还不到自己腰的男孩,黑色的碎发跳跃着,薄唇紧抿。



    那是他的白泽。



    “恶鬼,最讨厌你了。”

 

 


Fin

 

 

 

きっと僕は尋ねられたんだろう【我一定被询问过了】

生まれる前どこかの誰かに【还没出生前就被某处的谁询问过了】

"未来と過去どちらか一つを【"未来"和"过去"的中一个】

見れるようにしてあげるからさ【我可以让你看见其一 】

どっちがいい" 【你要看哪个】

"どっちがいい"【你要看那个】

そして僕は過去を選んだんだろう【然后我准是选了'过去"了吧】

強い人より優しい人に【比起坚强的人还是选温柔的人吧】

なれるように   なれますようにと【我要变成那样的人希望变成那样的人】

想い出って何だか分かるように【然后让我不觉中能理解回忆这东西】

<オーダーメイド>【定制品】

続けて誰かさんは僕に言う【时候那个"谁"又跟我说了】

"腕も足も口も耳も眼も【手、足、口、耳、目】

心臓もおっぱいも鼻の穴も【心脏、胸、外加鼻孔】

二つずつつけてあげるからね【我都成双的配给你】

いいでしょう" 【你觉得如何】

"いいでしょう" 【你觉得如何】

だけど僕はお願いしたんだよ【可是我提出了我的意愿】

"口は一つだけでいいです"と【嘴巴一个就够了】

僕が一人でケンカしないように【为了不让我一个人吵起架来】

一人とだけキスができるように【为了让我只能和一个人接吻】

忘れたいでも忘れない【想忘记却忘不掉】

こんな想いを何と呼ぶのかい【这种心情该叫做什么呢】

少し不機嫌な顔のその人は【显露出些不高兴的那个"谁"】

また仕方なく話し始めた【无奈又开起口来】

"一番大事な心臓はさ【最重要的心脏哟】

両胸につけてあげるからね【我会给你一边一个的啦】

いいでしょう" 【你觉得如何】

"いいでしょう" 【你觉得如何】

またまた僕はお願いしたんだ【我又提出我的意愿了】

"恐れ入りますがこの僕は【不好意思啊】

右側の心臓はいりません【我不需要右边的心脏】

わがままばかり言ってすいません"【尽是些无理要求麻烦您了啊】

僕に大切な人ができて【当我有了那个重要的人时】

その子抱きしめる時はじめて【最初拥抱那人时】

二つの鼓動がちゃんと胸の【会深刻感觉到】

両側でなるのが分かるように【那两个跳动它们各分两侧】

左は僕ので右は君の【左边是我的那右边就是你的】

左は君ので右は僕の【左边是你的那右边就是我的】

一人じゃどこか欠けてるように【让一个人的时候就总觉得缺点什么】

一人など生きてかないように【让一个人无法独自生活下去】

忘れたいでも忘れない【想忘记却忘不掉】

こんな想いをなんと呼ぶのかい【这种心情该叫做什么呢】

胸が騒がしいでも懐かしい【胸中在骚动不过这感觉很怀念】

こんな想いをなんと呼ぶのかい【这种心情该叫做什么呢】

"そう言えば最後にもう一つだけ【说回来最后还有一个事儿】

涙もオプションですけようか【眼泪也当掉它吧】

なくても全然支障はないけど【有说没有它也没影响什么】

面倒だからってつけない人もいるよ【有却很麻烦的人哦】

どうする"【作何处理】

"どうする"【作何处理】

そして僕はお願いしたんだよ【之后我提出了自己的意愿】

強い人より優しい人に【比起坚强的人还是选温柔的人吧】

なれるようになれますように【我要变成那样的人希望变成那样的人】

大切って何だか分かるように【然后让我不觉中能理解珍贵这东西】

"じゃあちなみに涙の味だけども【那么顺便问一句眼泪的味道】

君の好きな味を選んでよ【可以按照你的喜好来选择哟】

すっぱくしたり塩っぱくしたり【有时酸有时咸】

辛くしたり甘くしたり【有时辣有时甜】

どれでも好きなのを選んでよ【怎样都可以按喜好选哦】

どれがいい"【你喜欢哪个】

"どれがいい"【你喜欢哪个】

"望み通り全てが【我的全部意愿】

叶えられているでしょう【都可以实现没错吧】

だから涙に暮れる【那就让我每日以泪洗面吧】

その顔をちゃんと見せてよ【让我能好好看清那样的脸】

さぁ誇らしげに見せてよ" 【来吧让我好好看清楚吧】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真的谢谢了】

いろいろとお手数をかけました【让你费了不少事儿】


最後に一つだけいいですか【最后只有一件事儿了】

どっかでお会いしたことありますか"【我在哪里见过你吗?】




评论(12)
热度(23)
© 非魚乾 | Powered by LOFTER